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溯洄從之】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沒什麼ABO意識但或許可以當作【蒹葭蒼蒼】的後續吧…

 一堆私設!就讓咱不要去在意那些細節吧…(凎

 訪談都說葉修退役後就是回家了,只能念聲阿彌陀佛感謝這個世界(?

 

「葉秋,我們家小狗生小小狗了!你要不要來看看!」

 

大學最要好的同窗打了通電話過來,葉秋背著整天的疲憊一腳才剛踏進家門,緊張兮兮地回:「什麼時候?」

 

「週末唄!順便來吃頓晚飯。」

 

葉秋想了想,也好,就答應下來。大學時期他們兩男一女三人成行,發生過的感情故事不多不少至少對他們而言深刻難忘。總之畢業沒幾年,他倆就手牽手給葉秋扔了個紅色炸彈,再之後就少見面了。雖然住得近,但工作上沒交集,加上單身與成家之間似乎總有一種微妙的你在彼岸我在此岸的距離感。當然,最大的阻礙還是時間。出了社會能聚在一起去哪邊遛達的機會實在是千金換不得的奢侈。

 

所謂我們家的小狗葉秋並不陌生。大學時候女方養了一隻狗,呼應她大而化之的性格,名字乾脆叫「小狗」,事實上牠是隻健壯的大型犬,每次葉秋聽她甜著嗓子小狗小狗地喊直覺畫面不太和諧。婚後,兩人又養了一隻,也是威風凜凜的大型犬,剛好兩隻一公一母湊成一對,他們自己都還沒有成績,倒是小狗們先有了愛的結晶,大概這就是自然的生命力吧。

 

葉秋也很喜歡狗。雖然真要他選一種動物養他會選魚。為什麼不選狗,說來可能矯情。小點死後,他真的不想再養狗。

 

小點是葉秋和葉修小學三年級放學回家時從防火巷裡救出來的。那條防火巷本來就窄,還堆了一包包不確定是不是垃圾、內容物也不明的雜物。葉修先聽到有奇怪的聲音從那雜物堆裡傳來,他說好像有小孩在哭。葉秋瞄了一眼陰暗潮濕的防火巷,也聽見了葉修說的那種聲音,他甚至覺得更像是女人在哭,腦內立刻浮現長髮蓋臉、膚色陰白的女鬼形象,不禁發怵,扯著葉修的衣服,卻也按捺不住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葉修逕自伸手撥開雜物堆,找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摸了老半天,一無所獲。葉秋原本還不想動手,見著遲遲沒結果竟也急了,趴得比葉修更低,往雜物之間的空隙左探右探。經過兩人的努力,總算從雜物堆裡挖出了一塊黃澄澄的東西──不是什麼寶物或金子,而是熱呼呼的,才不過兩個巴掌大的小狗。

 

回到家後,衣褲弄髒不說還抱了一隻小狗回家的兄弟倆想當然爾被父母兇了一頓。葉秋忘記當時葉修是怎麼說服爸媽的,總之讓那隻小狗留下了。當晚牠就有了名字,叫小點,是葉修取的。葉秋問為什麼,葉修指著小狗腹側一塊圓禿,沒有多說明,葉秋當時還吐槽取笑哥哥取名很糟糕,但他也就跟著叫牠小點,覺得小點像他們兄弟倆共同的小弟一樣,忽然覺得牠笨拙慵懶的模樣無比可愛。

 

隔天他們帶小點去看獸醫。獸醫說小點感冒了,又有皮膚病,要吃藥打針,因為是幼犬,還有特製的食物,要有耐心地餵牠、照顧牠。他們照著醫生的話做,每天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最關心的事就是小點。

 

學校同學知道後,都說想來看小點。兩人拗不過,當天就帶了一群玩伴到家裡來,沒想到一進家門,就從母親那裡聽到了小點在中午的時候就渾身僵硬不會動了,所以已經不在這裡了。

 

葉秋特別記得那時候同學們在玄關外瞎嚷著怎麼回事啊?小狗呢?沒小狗可看了?葉修看著自己說小點死了,語氣平淡得像在說今天晚餐的菜色。葉秋卻愣住了,大家也都怔住了,眼睜睜看著平常行事風格還挺野的葉修鼻子一皺、眼淚如雨般落下,而葉秋不消幾秒更哭得比葉修還慘。最後母親拿了餅乾糖果打發同學們回家,抱著兄弟倆頻頻安慰。

 

兄弟倆消沉了一陣子,連帶整個家裡的氣氛都變得很不好。父母沒辦法,只好花錢買來一條和小點一樣毛色暖黃的小土狗,很健康,沒有感冒也沒有皮膚病,當然也沒有那塊圓禿。

 

葉秋看到健康的小狗更觸景傷情,覺得他們的小點再也回不來了。他以為葉修也會這麼想,所以當父母柔聲問你們要叫牠什麼呀?給牠起個名字吧?葉修想也不想就說叫小點的時候,葉秋十分驚訝。

 

這幕葉秋也記得特別清楚。葉修輕喚了聲小點,然後把牠抱進懷裡,讓小狗溼潤的鼻尖把他白色的襯衫蹭出皺摺。葉秋一手順著小狗的背脊摸牠柔軟的黃毛,目不轉睛盯著葉修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當時覺得葉修又要哭了,他自己眼底已經醞釀出了淚水,另一隻空著的手隨時預備著想撫上葉修的背安慰他。但最後葉修並沒有哭。

 

小點和兄弟倆都親密無間,葉秋一度懷疑牠根本不知道他和葉修是兩個人。當兩人的興趣以至於交友圈,甚至是生活作息愈來愈不相同時,小點成了他們碩果僅存的共同話題,也是同在一起的理由。然而小學畢業後,帶小點去散步、陪小點玩等任務葉修漸漸缺席。再沒多久,葉修就離家出走了。

 

葉修離家的第一天晚上,小點沒有回到習慣的窩裡睡,也沒有去蹭葉秋的床,而是待在玄關,面向門口端坐著。第二天晚上葉秋抱小點上床一起睡,早上醒來卻發現小點又睡到玄關去了。之後小點在玄關睡似乎都成了習慣,葉秋乾脆把牠的窩給搬到玄關鞋櫃旁了。

 

葉秋才恍然,小點怎麼可能分不出他和葉修呢?葉修可是牠的主人,給牠名字的那個唯一的人。小點啊,不要等那種混帳傢伙了。葉秋心想,每次摸著小點的腦袋瓜,說出口的卻是「小點乖,哥哥就快要回來了」。

 

大學畢業後不久,小點享年十四歲。哭得最傷心的是母親,把小點的窩洗乾淨,好好地收藏在櫥櫃裡。葉秋將剩下的飼料送給同學家的小狗,後悔習慣性地摸了小狗一把,手上殘留著狗兒特別高的體溫和毛的觸感,惦著念著,回家路上他就忍不住哭了。一直以來被「小點乖,哥哥就快要回家了」這句話安慰的從來都是他自己。

 

週末晚上,葉秋走在同一條路上,心情自然比當時釋懷多了。他和葉修已經坦白過了,雖然仍沒有得到任何具體的約定。他曾經苦於渴望得到葉修確切的歸期,如今卻覺得無所謂了。大概是因為對葉修會回家這件事毫不懷疑的緣故吧,這或許也是小點能一直等到最後的原因。葉秋不知道小點是怎麼想的,去想像一隻狗的心情好像有些荒謬,那裡面到底有多少是他自作主張的投射呢?

 

本來養寵物就是一件自私的事情。然而他對小點的愛,他們對小點曾經一起付出過的愛情,應該沒有半點虛假。就算常說回憶是被美化過的產物,至少也能證明此時此刻的情感是存在的吧。

 

「嗨、葉秋!好久不見!」

 

「葉秋,謝謝你來了!真高興見到你。」

 

夫妻倆一同開門迎接葉秋,甫過玄關,葉秋就看見客廳一對大小狗和一窩小小狗。小狗們嚶嚶地叫,不像小孩哭也不像女鬼呻吟,倒像是一群小學生在淘氣地吹口哨。

 

三人吃了家常菜,就到客廳像以前學生時代一樣開著電視聊天,當然也順便逗弄那對大小狗和小小狗們。小小狗們就像當年的小點一樣小,葉秋一手就可以輕鬆撈起一隻。他抱起其中一隻花色最複雜的,整體看起來一塊黑一塊棕一塊灰的,分佈完全沒有規則可言,毛一翻卻會發現裡面是柔軟的奶茶色。

 

「對了,牠們是什麼狗啊?」葉秋問,同時小小狗盡往他懷裡鑽,不禁搔癢得笑起來。

 

「米克斯。」「原本小狗他們就是米克斯了嘛!」兩人前後答道。

 

「哦……」

 

「怎麼忽然在意起品種來了?」

 

「沒,就好奇問問。」

 

葉秋低頭仔細把小小狗從頭到尾摸了一遍,溼潤的鼻尖、熱呼呼的肚腩、毛茸茸的小尾巴。這孩子是個小女生,看來很享受葉秋的愛撫,剛剛還睜得圓滾滾的眼睛舒服地瞇成一條線,嘴邊撒嬌似地哼哼呻吟,馬上就在葉秋的雙腿之間翻開肚皮坦誠相見。

 

「哎呀,她好喜歡你!」

 

「葉秋,你就帶人家回家吧!」

 

夫妻倆笑盈盈的,明顯就是早有此意而非心血來潮。葉秋也多少猜到了,這一窩小小狗總共四隻,而且想必未來會長得跟爸媽一樣高大,先別說空間問題,光是吃的用的就是四倍,怎麼想怎麼頭大,一定得分送幾隻出去。

 

「……」葉秋暗暗在心底歎了口氣。他不想再養狗,但他早在答應邀請的當下就知道自己一定拒絕不了。

 

 

一個星期後,葉秋去H市找葉修。甫見面,葉秋就從袋子裡撈出小花狗。葉修藏不住驚訝,但看著小狗崽的視線裡瞬間流露出的專注而溫柔並沒有被葉秋看漏。葉秋心底一陣甜蜜的暖意,直熱到眼眶,竟然差點要燻出眼淚來。他想他心底還是有某部份替小點怨著葉修,怨著那個給了他名字和愛情,卻又不在身邊的小主人。

 

「怎麼樣?」葉秋捧起小花狗,要葉修也抱抱她。

 

「什麼怎麼樣?哪兒抓來毛色這麼一言難盡的小傢伙啊?」葉修嘴上嘲諷,卻很自然地兩手接著小花狗的肚子和軟軟的前腳抱了過來。

 

「幼犬可能會換毛,我敢說她長大一定是個大美人。」葉秋哼哼反駁。

 

小花狗大概是被葉秋抱習慣了,抑或是葉修身上菸味太重很刺鼻,她竟掙扎著,前腳懸空撲騰著想要努力游回葉秋懷裡似的。葉修也就順著她,只見她奮力貼上葉秋的胸膛,鼻子蹭還不夠,舌頭也伸出來了,把葉秋的襯衫弄濕了一塊。

 

「哈哈,看這小美人多愛她媽!」看到小狗已經完全認葉秋作狗媽媽了的樣子,葉修笑得很樂。

 

葉秋只不滿地撇撇嘴,囁嚅一聲要說的話也是我是爸你是媽啊,葉修沒聽清,疑惑地嗯了一聲,葉秋伸手和葉修一起抱著小花狗,幾根指頭貌似不經意地交疊,指間搔癢,不全是因為花狗兒身上斑斕的細密毛髮。

 

「名字。」葉秋這次說得很清晰,簡單明瞭。

 

「我取?」葉修有些意外。

 

「……嗯。」

 

葉修沉默幾秒鐘,輕輕用拇指搔著小花狗的脖頸處,撥開灰棕交雜的表面看到更細更密的一層奶黃軟毛,然後抬眼瞅了瞅葉秋,看他那等待的模樣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期待,葉修失笑。

 

「小圓。」

 

「小圓?……圓滾滾的圓?」

 

「圓點的圓。」

 

葉修拉過葉秋的左手,用右手食指在掌心中間一點,然後畫出一個圓形。葉秋在葉修收回手之前握起拳頭,留住他的食指。葉秋想針對小圓這個名字提出些反面意見,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兄弟倆把小圓夾在中間,吻了一遍兩遍三遍。

 

小圓這個名字語感其實不錯嘛!反正葉秋想要的不是一個好名字,而是葉修取的名字本身。


 完。

六個月後,夏休期第一天,興欣隊長葉修宣佈退役,榮耀圈一時嘩然,就連電競之家也是後知後覺,更別說訪問了。常先當下即說想約時間為葉神作個專題訪問,陳果卻說葉修早就已經離開了。問去了哪裡?答案不過兩個字:回家。


葉修一開門,就被高度及膝的大型犬撲了個滿懷。他努力穩住腳步,小圓真比小點大得多了,他想或許要改叫大圓比較恰當。至於小美人有沒有長成大美人,只能說這六個月她只是長高長胖了而已,毛色還是拼貼布緞般複雜。

「你是想把小圓養成楊貴妃麼?」葉修搔著小圓軟綿綿的肚子,煞有介事地指責葉秋。

「虧你取的名字的福啊。」葉秋不甘示弱,反駁道。

「嗯?這麼說我簡直未卜先知了。」葉修笑了笑。

「……哥哥。」葉秋不想繼續鬥,壓了壓嗓子喚道。

「怎麼啦?好弟弟。」葉修應付著小圓熱情的頭槌,無暇去看葉秋的表情。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反正不看也知道,那表情他再熟悉不過。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

 

活該俺捏造小點有一代跟二代,小學三年級男生面對死亡的反應俺想了好久又改了好多次XDDDD

最後還是參考了自己的經驗和試著以葉修葉秋的性格去想像…俺想葉修對小點死亡的衝擊與難過是很直接的,「死了」意味永遠的失去和不可回復,葉秋則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爆)失去小點的難過可能比不上看到葉修難過。當然失去小點也很難過…只是反應前後順序的問題,就像CPU處理順序(?)

然後小美人(?)的名字也糾結了好久…圓點、原點,就是這麼無聊的諧音雙關,哈哈哈(←

其實只是想要打篇葉修回家而已,哈哈哈

 

另外俺自己的經驗其實是小貓咪…俺自己沒有養過狗(爆)小時候老家當然有狗,但都是感覺兇巴巴的看門犬,根本沒和牠們培養什麼感情…(或是有但俺忘記了…實在太小時候了)

之前鄰居有養臘腸,俺超愛牠的,牠也很自然熟,跟誰都可以玩。但牠之後離家出走了不知道為什麼><

無論如何,葉家雙胞胎加上土狗的組合真是太可愛了,謝謝蟲爹。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