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包葉【老大與我之英雄救美】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包榮興x葉修。包子生日快樂!啾啾啾~從包子叫葉修老大開始俺就覺得包葉很萌。

 有捏造!專注過生日的戀愛文……至於背景時間點在什麼時候,就…算了吧(凎

 

二月十一日,這天沒有比賽也沒有要集合的討論會,每個人依照自己的節奏執行著日常訓練。沒錯,就是很日常的一天,平凡到吃完午飯後幾個上了年紀的比如魏琛和葉修竟然頻打呵欠想午睡。

 

葉修想出去抽根煙提神,一摸出菸包卻發現已經空了,他提腳踹了下鄰坐的魏琛:「偷菸賊,下限呢!」

 

「老夫一介良民你這小子不敬老尊賢還冤枉我!再說老夫才不抽你那牌的菸。」魏琛反駁。

 

葉修無奈,他也不太想拿魏琛的菸湊合,既然沒了乾脆出去買算了,當作散散步也好。操作著興欣公會裡的馬甲號回城中安全地區後起身要走。魏琛笑呵呵地說:「幹麼,買菸啊,順便幫老夫帶幾包!」

 

葉修自然不理,逕自走出訓練室。興欣的其他人也沒什麼特別反應,依舊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殊不知他們的隊長葉修就這樣一去去了將近一小時也沒回來,下次打開訓練室門的是老闆娘陳果,還慌慌張張的,馬尾極有躍動感地掃過肩膀。

 

陳果這門開得極重,碰的一聲就算大家戴著耳機仍情不自禁抬起頭看發生了什麼事。只見陳果喘著氣,大概是一路跑上來的,拉開嗓子喊了一聲:「包子!」

 

眾人一驚!包子本人也立刻甩下耳機站起,像新兵被點到名一樣站得直挺挺地回道:「又!老闆娘、包子在!」其他人倒是不怎麼管包子的反應,視線紛紛集中到陳果身上。

 

今天是包子生日大家心照不宣,還以為應該是晚餐時間來個生日蛋糕辦場溫馨小家庭一般的生日會什麼的,看陳果這個樣子難不成是有什麼驚喜?可從來沒聽說過啊!

 

「包子……」陳果順著氣,柳眉緊鎖一臉憂愁,眾人漸漸覺得氣氛不對,這別說什麼驚喜,簡直就是要報噩耗的感覺啊!

 

「葉修他…他被綁了!」陳果痛苦地低下頭,語帶哽咽。

 

「什麼?!哪裡的人這麼大膽敢動老大!」眾人還愣著無法消化陳果的話,包子已經箭步上前,撩起兩袖露出精壯小臂肌,小流氓的氣場全開。

 

「常先說他親眼看到了,他就在下面……」「老闆娘別擔心!我馬上把老大帶回來!」陳果話還沒說完,包子已經興匆匆地奪門而出,留下呆若木雞的興欣眾人。

 

「怎、怎了?到底是怎了?」方銳滿頭問號。

 

「臥槽,就說夜路走太多終究會遇到鬼,去買個菸也出事?不就幾步路而已嘛!」魏琛焦躁地搔搔腦袋。

 

「前輩他……」喬一帆坐立難安。

 

「包子一個人沒問題吧?要、要不要先報警啊!」羅輯慌張地從口袋撈出手機。

 

「各位冷靜點……前輩他怎麼可能被綁呢?」一旁的安文逸淡定地推了推眼鏡,一語道醒夢中人。回想一下葉修是什麼樣子?上半身永遠是那一件外套,下半身是很寬鬆的雜牌休閒褲加拖鞋,也沒半件看起來有價值的裝飾品……綁這種人究竟想得到什麼?就算葉修各種囂張行徑有之,也只限於網遊裡,真有這麼大仇恨要費心費力地找真人下手?

 

「呼,不愧是小安,狀況理解得真快!」這邊陳果卻已經隨意拉了張椅子坐下,早已經沒有方才的緊張情緒了。

 

「果果演技進步好多啊。」唐柔笑了笑。

 

「不要損我啦,剛剛我都快笑出來了!還好包子單純。」陳果無奈。

 

「聽起來像哽咽,反而很逼真呢。」蘇沐橙也笑。

 

「……所以到底是?」興欣三姝胸有成竹,其他男性們卻泰半仍一頭霧水。

 

 

在與網吧只隔了兩條街的旅館中的某一間房間裡,三名戴著口罩遮住半張臉的染髮青年站在床邊,而床上坐著的正是興欣隊長葉修。葉修兩手被反綁在身後,除此之外看起來倒是一如往常,還慵懶地努努嘴說:「不好意思,可以讓我抽根煙麼?不然我怕我會睡著。」

 

「哎,老大,請。」其中一名青年立刻蹲下身,捧著煙盒讓葉修叼起一根,然後小心翼翼地將火點上。

 

「不過老大睡著可能比較好,感覺更像我們對老大做了什麼不是嗎?」另一名青年撓撓下巴思考道。

 

「呃,太逼真萬一包子他動真格的怎辦。」第三名青年皺皺眉表示不妥。

 

「你們還真是很即興啊……」葉修感到一陣無力。這三名青年他是認識的,絕不是什麼綁匪,而是包子的同鄉好友,幫他點菸的是小九,髮色偏紅,另外兩個挑染金色的叫大牙,和包子一樣布丁頭的叫何何,就跟「包子」一樣都是暱稱。因為如果直接叫葉修本名會被包子糾正,所以他們也就乾脆跟著一起喊老大了。

 

這場綁架老大劇,就是這幾位包子的同鄉好友們所策劃加主演的即興演出。葉修忽然被拉進防火巷時真的有瞬間心臟停止的驚悚感覺,也算得上是人生難得的體驗了。葉修回想著,邊歪著嘴呼出悠悠菸雲。

 

「抱歉啦!誰叫包子那傢伙要求的生日禮物有夠……哎,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小九捧著煙灰缸接煙灰煙蒂,極無奈地搖了搖頭。

 

「雖然也不能算是出乎意料就是了。」何何聳聳肩。

 

「是啥啊?」葉修挑眉。是怎樣的禮物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大家一起演一齣戲?

 

「呃……」三人面面相覷,各個欲言又止。

 

「就說唄,那小子的跳脫思維哥也差不多習慣啦!嚇不倒的。」葉修大方地鼓舞著三人回答。

 

「……哦,可以看到小七了!哈,包子那傢伙跑真快!」大牙像是要轉移注意力一樣看向窗外,從三樓的高度剛好看見他們好友之一的小七和包子從彎處拐到這條街上的身影,包子一味拔足向前沖,及肩長髮飄飛著颯爽至極。

 

「想當時我們還有點擔心包子是不是被騙了,忽然說什麼老大需要我就想立刻殺去H市,我們都驚呆了!」小九邊說,邊從行李包裡再拿出一條紅色絨布帶子,就和綁住葉修雙手的是一樣的料子,很柔軟,要說拘束行動用還不如說是裝飾用。

 

「是啊,那時候我們也驚呆了。」葉修心有戚戚焉。

 

「包子不笨,但就是太單純了些,我們這一群裡面,他其實算是不會鬧事的一個了,但卻是常常在狀況外……最自由奔放的那個。」何何語罷好像想到了過去曾發生過的什麼,隔著口罩仍傳來咯咯笑聲。

 

「可以想像……」葉修也露出微笑。包子就像驚喜箱,在現實中是,在榮耀上也是。包括葉修自己,很多人都覺得包子難以評價,不管是作為隊友還是對手,他都令人難以預料。葉修雖然明白這種不穩定性對包子而言是個缺點,但見他在訓練及比賽過程中漸漸自成一格,卻也不禁湧起一種期待,一種感受到無限可能的期待。

 

「老大麻煩抬個頭啊。」小九說,葉修沒多想就照做抬起頭來,感覺到柔軟的紅布圍上脖頸,葉修「嗯?」了一聲,想說哥不冷啊這裡是室內圍圍巾反而會熱,小九卻已經麻利地在他後頸處打了個結,而葉修自己看不到,那可是個很蓬鬆很可愛的蝴蝶結呢。

 

「就麻煩老大多照顧他了。」何何忽然調整了站姿,站得又直又挺,認真地對葉修說。

 

「差不多要準備囉!老大你不用說話沒關係,我們來就好。」大牙看著小七努力跑過包子拉住他的手衝進旅館,以免他去招惹櫃台的服務人員,坐電梯上來也不過只須幾秒鐘,叮嚀其他兩位做好準備。

 

「所以今天我們要將老大送給他。」小九說。

 

「……啊?」葉修聞言一楞。

 

「讓包子狠狠在最愛的老大面前當一回英雄吧!」何何捏緊拳頭,勢在必得。

 

 

包子從訓練室衝下樓後,果然在網吧門口看見常先,不過旁邊還有他更熟悉的人,那就是同鄉的好友小七。包子趕緊抓住兩人急問老大在哪,常先支支吾吾說不清楚(他真的搞不清楚狀況,他本來好好地和陳果在聊天呢),小七不由分說拉了包子就跑。包子一心只想趕快救出老大,不疑有他在午後街道上狂奔,一路上遭到不少人側目,可當然他一點也不在意,甚至是根本沒感覺。

 

風吹掀他原本遮住半張臉的長前髮,風壓刺激得眼睛乾澀幾乎泛紅,心跳和呼吸都亂了套。明明才跑了兩條街,卻像跑了地球半圈,不是因為覺得距離很長,而是覺得遙遠。為什麼還看不見老大呢?那個應該站在他前面的老大,站在眾人前面的老大,剛毅不屈的背影一旦回過頭卻都是笑容。

 

包子喜歡看老大笑。他覺得老大笑起來很好看,總是讓他心底盈滿莫名衝動,感覺可以跑得更遠、跑得更快,總有一天或許還可以換他站到老大面前,讓老大看看自己的背影,讓他也一樣感動,然後得到他的稱讚,最後要他說「哥沒有你不行」。想成為特別的那一個。

 

小七帶著他撞開旅館的某間房門。包子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的葉修,手被綁在身後,脖子上也綁了像血一樣紅的紅帶子,立刻嘶喊一聲:「老大──!」便跨著流星大步深入敵陣。

 

床邊擋著三個與自己體型相似的青年,一齊靠近包子,包子毫不畏懼,抿緊唇瓣,以籃球運球般的姿勢壓低重心,再誘敵般先左後右移動上身,最後迅速抄向右邊,右手準準地擒住最右邊那個人的左腕,再藉由整個身子往右甩的引力拉過他,令對方重心不穩,最後踩穩左腳,再一口氣用全身的力氣驅動上半身,用寬闊的肩膀和強壯的上臂肌狠狠往那人身上撞──…如果對方手上有武器想必包子自己也要掛彩了,但他一點也不在意。

 

被撞的那個人往其他兩人的方向跌過去,配合一聲頗淒厲的哀號,另外兩個承受不住那人的體重,一個撞一個,一個倒一個,最後一起發出呻吟,摔在地毯上作奄奄一息狀。

 

「嫩逼!還敢動老大!」包子一看三人如此不濟,掄起拳頭好像還想多補幾拳,葉修一看不好,趕緊用力喊一聲:「哎唷好痛!」

 

「老大!你哪裡痛!」葉修不堪的演技還是順利吸引了包子的注意力,但卻只有一瞬間,包子反而更氣,葉修甚至能看到他肌肉鼓鼓的小臂上浮出青筋:「太可惡了!」

 

「哎唷不行包子我覺得很不好我想快點回去!這三個嫩逼交給小七就好好不好我們先回去!」葉修趕緊補充,還挪動著屁股想努力靠近包子。

 

大概是葉修被急得語氣也顯出足夠的慌張與不安,成功讓包子放棄再對那裝死的三個人動手動腳,一旁的小七也鬆了口氣,心中默默感謝老大的機智。啊不愧是老大,咱這個包子就交給你了!

 

但接下來就輪到葉修真的真的很不好了。包子一腳屈膝跪上床,一手攬過葉修的肩膀,一手撈過葉修的膝窩,就把葉修這個年齡奔三的壯年男人打橫著抱了起來──俗名公主抱。

 

臥臥槽包子放放我下來──葉修驚駭到有些口吃,離地的浮空感幾乎令人頭暈目眩,兩手還被綁著,不自覺地為了尋求安全感而圈住包子的頸子,哪裡像是拒絕,還彷彿享受。

 

不行啊、老大不是痛嗎?我會走快點的!才兩條街,很快就會到了!──包子非常認真,一點也不覺得這樣有哪裡不妥。不如說這樣最妥了。

 

這樣被抱起來,兩人臉自然近在咫尺,葉修不習慣地別過頭,卻剛好對上一旁小七的視線──那視線之熱烈啊!葉修決定學那三人,閉上眼睛,裝死。雖然腦充血的感覺十分鮮明,臉頰熱呼呼的,就是兩手也清晰感覺得到包子脖子也熱呼呼的還帶層薄汗。腦內又浮現包子拚命的樣子,葉修更覺得這一整齣實在荒唐,真不知道是要讓誰驚喜了。

 

 

回到興欣,訓練室闢來作休息用的一角已經被裝飾成簡易的生日派對會場,掛了幾條彩帶,和一幅寫包子生日快樂的長方形大賀卡,當然桌子中央擺著的是蛋糕。

 

看到被包子公主抱的葉修,興欣眾人沒有爆笑出聲的都在忍笑,葉修依然不動如山,閉著眼睛像睡著了一樣,但稍微有點觀察力都一定可以發覺葉修色白的臉在室內白光照射下卻浮出異樣的紅潮,雖然可能還比不上運動過後又處在極興奮狀態下包子的臉,真的就是熟透的包子,像壽桃一樣。

 

葉修稍稍睜開眼睛,眾人鬧騰著,那邊說要搬酒來然後被喝止,另一邊忙在蛋糕上插蠟燭……抬眼看著包子的側臉,就是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越過包子的肩膀看到自己被紅布纏住的手腕,打著個軟胖的蝴蝶結,又想到包子好友們說的話,決定盡點禮物的義務,輕快地在包子的嘴角啄了一口。

 

「生日快樂。好啦,放哥下──」「老大!」包子一聲驚呼,把眾人的眼球都吸了過來,葉修直覺不好,卻已經是回天乏術──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公主抱著走兩條街,跟在隊友面前被公主抱著親吻,哪一種比較羞恥?

 

 

完。

 

 

 

後記:

想包子的同鄉好友要叫什麼想了一個小時不誇張。最後隨便湊合,算了真的算了……

然後就像趕報告一樣趕著十二點前……媽啊要來不及了包子生日快樂我我我我我我愛你!!!!!!!!!!!!(急急如律令


评论 ( 17 )
热度 ( 93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