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11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

 弟兄,葉秋x葉修

 

11.

 

葉秋走了之後,葉修沒有直接投身榮耀,先是帶蘇沐橙到自己現在的房間觀光一番,看她毫無顧忌放鬆撲到床上捲過被子就睡,雖然知道她是Beta不可能聞到除了菸味之外的味道,昨晚他們也努力不弄髒彼此身上以外的地方,當下還是難免心虛,像做了什麼壞事一樣,平常不知道躲在哪裡的羞恥心這回算是補足了存在感。

 

「怎麼了?」陳果已經走下樓,回頭見葉修還有些躊躇地頻頻往儲藏間看,不禁問:「你該不會也還想睡吧?宿醉?」

 

「……可能有一點吧!」葉修聳聳肩,快步跟上。

 

「還真是好酒量……」陳果見葉修難得笑得如此無奈,再看那眼皮底下隱隱約約的半圈黑眼圈,提議:「不然趁現在人家還沒睡熟,讓她睡我那,你再回去睡會兒,中午活動要開始前再叫你。」

 

「不用。」葉修即答。陳果暗嘆早知道也該給那間儲藏室裡的小床買個好一點的床墊。

 

「要不是我肚子餓,我當然樂意多睡一點。哎,那貨應該有買點什麼吧?」葉修下到一樓,邊開電腦邊問。

 

「哦,就那袋。還叫人家幫你買菸,真是的!」陳果數落著,想來昨天葉秋來的時候身上還根本聞不到菸味,住了一晚後卻沾了一身,就覺得葉修這自稱是哥哥的真是沒一處做到榜樣。

 

「不錯嘛,還直接買了一條呢!」葉修哈哈大笑。袋子裡的東西隨便翻都是他喜歡吃的,雖然有些是小時候的偏執,反而因此勾起回憶,撈起便利店兩個一包裝的奶油小牛角麵包,也不知道多少年沒吃過了。

 

便利店裡的東西都是一手抓著就可以吃的,葉修隨便挑了幾樣坐到電腦前就定位,旁邊那拿了蘇沐橙小號風梳煙沐的陳果早已經刷卡登入,還很興奮地搶先密了唐柔,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哦,小唐在線啊!」葉修說,陳果卻已經開了語音和唐柔聊起來,興奮地講蘇沐橙來興欣的事,也不知道是懶得理葉修還是沒聽見。

 

葉修無奈,轉頭擺弄自己這邊開好了的電腦,咬了口麵包邊順手登了QQ,一個離線訊息提醒跳了出來,點開發現是葉秋傳給他的,想起方才葉秋走前有關電腦的動作,不奇怪他會做這種有話就是不當面說的彆扭事。

 

【葉秋:為什麼那個時候要離開?L,C’A

    ……就沒有可以刪除或重新編輯訊息的功能嗎?

    ……

    算了,混帳哥哥新年快樂。】

 

看了下內容,還真不是普通的彆扭!貌似那最彆扭的第一句還是不小心壓到鍵盤送出的,葉修不禁覺得好笑,當然不知道那個時候坐在電腦前的葉秋是走過怎樣的心路歷程。

 

葉秋本來想利用文字多少傳達自己的心情,包括他依然盼葉修早歸好換他完成離家出走的大業,包括經過一夜纏綿後他應該告白的事──我不是一時衝動,我只是一心希望你接受我……不只是作為家人、作為兄弟,還要作為對彼此而言唯一的想要在一起一輩子的那個人。

 

要化心情為文字其實很簡單,不外乎我喜歡你、我愛你,不是親情而是帶有欲望的愛情云云。當下葉秋卻覺得詞窮,腦內浮現一句俗諺叫書到用時方恨少,他知道譬喻甚至隱喻可以讓情感具象化,知道誇飾或映襯可以讓真心更動人……但面對葉修婉曲文藝的或直白口語的好像都不太對,倒不是真的找不到適當的詞,也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或說不出口,只是有種說出口反而會有所不足,不如不說的感覺。

 

本來他們從小就沒什麼用文字溝通的經驗,也根本不用費心想要怎麼做才能讓你知道我的心意或煩惱於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十五歲分開之後才恍然原來理所當然的是在一夕之間就會改變的。從來沒有什麼理所當然,必然也只是偶然,偶然又造成了必然……不不不,其實沒有這麼複雜的吧?葉秋自問。

 

為什麼那個時候要離開?葉秋打下這行字,與其說是真想要葉修給個答案不如說是想自己思考出個理由來,葉修離開的理由或是自己想離開的理由,當年他還想和葉修一起離開呢!明明沒有要去的地方,只一心想走,那個時候的他大概全然沒有意識到未來,正所謂年少輕狂。

 

他那時也以為葉修大概沒多久就會回家,沒想到三天、六個禮拜、九個月、十年過去了,小點走了,某年新年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葉秋原本的房間改成讀書及工作用的書房,床移到另一間空著的小房間了……只有葉修的房間維持原樣,書桌和電腦桌並排,只有一張椅子,靠攏在電腦桌下,衣櫥和書櫃都還是初中時穿的看的,而那張兩個少年躺上去綽綽有餘的加大單人床,頭朝窗而腳朝門,葉秋記得偶然在網路上瞥見過一則轉貼的風水說法,這種床的擺放方式會讓人想出走,留不住。如今再去更動那張空床可能也沒有意義了。

 

葉秋想著恍神,兩手平搭在鍵盤上,看著輸入符號緊貼在問號後面閃爍,或許他應該要再改一下,改成「為什麼那個時候不一起離開?」,要拿兩人都走父母會更加傷心當藉口的話,其實葉秋會相信,但他更隱約覺得葉修丟下他、留下他、離開他,興許還有別的意義。

 

忽然砰的一聲,蘇沐橙華麗的手製禮炮把葉秋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兩手很自然地往鍵盤一敲,那個問句挾帶幾個意義不明的字元就這樣敲出去了。後來葉秋還花了點時間研究有沒有編輯或刪除訊息的功能,百度了一下也只得到「送出的訊息是不能刪的喔」還有答非所問的歷史訊息資料的刪除方法,他只好尷尬又想故作沒事地打了句新年快樂,連補句混帳哥哥快回家都忘記了。

 

葉修決定忽略那看來言不及義的混帳哥哥新年快樂,針對那不小心送出的第一句做回應:【君莫笑:怎麼都第幾個年頭了還問這個問題?】接下來便是好整以暇看對方會怎麼回了,不過那也要等他回家之後,於是葉修再咬下一口麵包,插卡登榮耀。

 

之後葉修帶著唐柔、陳果一起慢慢推本,三次出來,差不多已經中午,簡單吃過外賣,十二點整準時開始新年任務,不久蘇沐橙下樓來接過陳果在葉修右側的位置,繼續刷活動獎勵,任務簡單,對職業選手的兩人而言就像被要求說聲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就可以拿紅包一樣。

 

榮耀暫時變得像單機遊戲一樣,機械式地接任務、執行任務、完成任務、開獎勵,不知不覺時間也就這麼過去了,因為晚餐陳果有預定飯局,六點前葉修和蘇沐橙整理了下背包倉庫後登出榮耀。

 

「哦。」兩人摘下耳機,葉修輕哼一聲,蘇沐橙自然湊過來看他螢幕,是QQ視窗,窗另一頭的那個人ID葉秋。

 

【葉秋:……

    如果只是要打遊戲,也沒必要走那麼久啊!大學時我本來有機會搬出去住的,那時明明有聯絡你的……

   你別說你忘了。】

 

回的時間剛好就是幾分鐘前而已,對方現在也還在線上。葉修很快速地回:【君莫笑:我還是不太懂你要問啥,說說重點。】同時蘇沐橙盈盈笑了笑,小小聲地說:「你的命運之人。」

 

蘇沐橙肉麻的選詞聽得葉修皺眉失笑,雖然不覺得會得到什麼有道理的答案,還是問了一句:「為什麼這麼覺得?」

 

【葉秋:……

    是因為我嗎?】

 

「今天早上看著他我就知道了。」蘇沐橙說。

 

【君莫笑:我離的是家又不是你。】葉修繼續邊打邊說:「哦?因為我們長得很像麼?」

 

【葉秋:……

    有什麼差別?】

 

「呵呵!」蘇沐橙光笑,沒有反駁卻也沒有肯定,「他是很可愛的人。」蘇沐橙想起早上葉秋一身筆直燙線和凌亂皺痕交織的襯衫,比葉修還短的短髮髮梢睡得微翹,紙花就剛好掛在上頭,他也沒多在意,反而幫她看了禮花筒,低下頭認真打量的樣子特別像葉修,卻又有另外一種氣質,造成兩人決定性的不同。就是在這個時候,蘇沐橙發現他身上有熟悉的菸草味。

 

當然葉秋在興欣過夜的話睡在葉修房間是很有可能的,衣服上沾點菸味也沒什麼,也許葉秋自己也抽菸……但蘇沐橙卻選擇了一般最不可能想到的那個解釋。

 

葉修不常同她提到這個雙胞胎弟弟,有也只是輕巧隨口帶過那樣的程度,但她卻清楚記得「葉秋」或「弟弟」這兩個詞在葉修嘴裡那一種特別的感覺。不掩飾但也並不是誇張,像淺塘裡因魚兒捲尾而蕩起的漣漪,無聲但卻霎時改變了整個水面風景,波紋旖旎,蔓延至兩岸。

 

幾年來蘇沐橙一直在葉修身邊,相對的葉修也一直在她身邊,不是代替哥哥,而是像個哥哥,有他在她便覺得安心,她想這對她而言就是家的感覺。從小是孤兒的她不太懂葉修離家的感覺,但若是要離開家人,那無疑是痛苦的。所以她小時候曾同情過葉修的親弟弟,因為葉修離家了,好像就是拋棄他似的,甚至蘇沐秋走後,她也有過一段時間不安地想葉修會不會像離開親弟弟一樣離開她──當然她很快就知道自己想太多了。

 

如今看到葉秋本人,蘇沐橙就更確定了,這就是葉修特別的那個人。

 

【君莫笑:呵呵。】葉修也笑:「是啊,哥養出來的,那一定很可愛。」還伸手揉了下蘇沐橙的頭,蘇沐橙小女孩一樣呵呵傻笑,也不管長髮被這一揉走了型。

 

【葉秋:呵什麼呵!好歹開個視訊!給我看看你現在是什麼表情什麼語氣!】

 

「你看,命運之人不懂哥。」葉修瞧了蘇沐橙一眼,聳聳肩,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你就跟他說:我不回去,你就不會過來麼?」蘇沐橙淘氣地眨了眨眼睛,葉修只是笑,那種像嬌蠻小女友似的台詞還用不著他說,不如等葉秋任性,他總是比葉修更有脾氣,雖然和葉修總是占便宜的客觀情況有關,多半只對葉修如此。

 

看電腦右下角時鐘已經五點五十分,陳果準備關掉主電腦,提醒葉修和蘇沐橙要準備出發了,葉修利索地打了幾句然後登出關電腦,抓了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拉緊,蘇沐橙從包包裡拿出了一條圍巾,給葉修圍上了。

 

「謝啦。」

 

「畢竟現在不是一個人的身體了呢!」

 

「胡說什麼!」葉修沒好氣地回:「嘖嘖,現在倒也很會噴垃圾話了。」

 

而QQ另一邊,未看訊息先看君莫笑的頭像灰掉的葉秋氣鼓鼓地捲袖子想發洩從頭到尾都感覺被葉修忽悠的悶氣,兩手搭上鍵盤,才看見葉修留下的訊息:【君莫笑:乖,時間不早了,快去吃年夜飯啊!讓老人家等成何體統呢!新年快樂,覺得寂寞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哥呀(微笑)】

 

「……」葉秋眉頭緊皺,若有所思了半天還是沒打出一個字,乾脆也把電腦關了,去赴圍爐宴。

 

每次都是這樣,不管是先斬還後奏,好像總是葉修佔了上風。葉秋恨恨地想,這次他不能再姑息,以後也再不能。

 

寂寞,是啊,會寂寞,恨不得此時此刻你在這裡,但那又如何呢?他們不是少年戀愛,就算曾有共同的生活,如今卻分隔兩地,他有他的工作,他有他的追求,甚至他們沒辦法公開像對戀人那樣交往,他理解了,但這一切又與情感無關。

 

情感。葉秋想到這個詞時倒是愣了愣。果然,他們還是沒把話說清楚啊。到底從哪邊開始是徒勞呢?葉秋不禁自嘲。

 

 

待續。

【葉秋:如果覺得寂寞但卻真的沒辦法的時候呢?】

【君莫笑:呃……

     視頻?】

【葉秋:……】

【君莫笑:哈哈開玩笑的】

【葉秋:……】

【君莫笑:(大笑)】

【葉秋:你好歹給我一下日期吧?我好排行程。】

【君莫笑:大概五號吧】

【葉秋:發薪日…真的假的?】

【君莫笑:自從知道你不再是當年那可愛的小秋秋之後我決定不再唬你了】

【葉秋:……

    可是前天是三十號耶】

【君莫笑:你相信命運嗎?】

【葉秋:啊?】

【君莫笑:(微笑)】

【葉秋:……

    你知道你ID白話翻譯是什麼嗎?】

【君莫笑:知道啊】

【你別笑:哼,姑且相信你】

【君莫笑:呵呵】

【你別笑:又笑!】

【君莫笑:前言撤回】

【你別笑:啥】

【君莫笑:你果然還是很可愛呢!(大笑)】

【你別笑:靠!】

【君莫笑:就五號啊】

【葉秋:我可不一定都有空啊!】

【君莫笑:那就月底確認一下。夏天過後我會開始打比賽,不過應該還好,跟常規賽不一樣不用去別縣市比。】

【葉秋:……

    嗯

    加油】

【君莫笑:當然(微笑)】

【葉秋:……

    混帳哥哥】

【君莫笑:所以有你這種笨蛋弟弟】

【葉秋:不跟你廢話,我要下了】

【君莫笑:晚安】

【葉秋:晚安】

 

 

後記: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關於QQ或許有很多與事實不符的地方,抱歉,因為沒有用過QQOJZ是以一般通訊軟體去想像的,如果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歡迎指教,非常感謝。

 

其實差不多算是完結了,不過還會有像後話一樣蛇足的最後一回。

能把俺心中的兄弟愛梳理下來真的非常開心,雖然用了ABO設定讓兩人可以馬上在一起是很偷懶XD

俺一直都很喜歡兄弟愛,確實俺也有戀兄情結(爆)俺又一直相信愛情當激情退去必定成為親情方能長久相伴,對俺而言是一種情感的昇華。人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確實,因為結婚之後就是家人了,而不是戀人。

所以像兄弟這種基底在親情的愛情就讓俺覺得很理想!

雖然俺也對葉修真的退役後就會回家存有很大的懷疑(←

只要有愛,距離不是問題嘛!哈哈哈(凎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