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10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

 弟兄,葉秋x葉修

 

10.

 

葉修縮回暖被裡又迷迷糊糊多睡了幾分鐘,好不容易爬下床,扶著衣櫃子伸了個懶腰,迎面一片燦金色亮晃晃的晨曦,不禁歎一聲天氣真好,平淡得似乎敷衍,卻是發自內心不消思索的。

 

拖著腳步慢悠悠地去盥洗,一抬眼便看見鏡子裡的自己,看了二十幾年早該看膩、卻又其實從沒認真看過的一張臉。葉修擠著眉眼做了幾個怪表情,重新意識到一件事:咱這對真不像啊。恐怕以後哪天返家探望兩老,是要認不出自己了。若說不肖,確實不肖,所以他和葉秋共享基因,彷彿的輪廓,卻仍是成就了迥異的神態。

 

稍走神,昨晚情事的片段又陡然浮現──溼透的肢體宛如急於結合為一那般交纏,不知道是誰的心跳、不知道誰的喘息、不知道誰的軟語,沒有「你」、也沒有「我」──想來還有些荒唐,卻又稱不上是瘋狂,就單身的Alpha和Omega而言甚至是自然的,偏偏他們是兄弟、是雙胞胎。儘管對葉修而言倫理總是不怎麼可靠的邏輯。所謂同卵雙胞胎,可是打從最初便被迫由一分裂成二的,何故他們的再結合卻成了不倫?況且他們就那麼剛好生成一個Alpha一個Omega,怎麼就從沒人質疑過這兩種陰陽性別之間致命的吸引力?

 

洗漱完葉修回房換下睡衣,瞥了眼像蟬蛻一樣形狀完整的被子,難得有興致地捏起被角抖了抖,井井有條地折成個四方形。他想起稍早葉秋嗓子嘶啞但語氣卻平淡如昔──如仍在十年前的那個家──喚他一聲哥哥,本來昨晚還擔心葉秋會胡思亂想,早做好準備送那老宿敵的一句名言給他:一如既往,看來是不需要了。知我者家弟乎,不枉費自己手把手地養了他十五年。

 

父母早知道這胎是同卵雙胞兩兄弟,早早取了名,哥哥叫葉修,弟弟叫葉秋,就是在父母眼裡,他們也實在太像了,為了強調區別,從嬰兒時期開始就一邊哥哥一邊弟弟地稱呼著,以至於雖然葉修和葉秋只差了幾分鐘,他們之間的兄弟意識卻很強烈。

 

兩人明明都生得機靈,從幼年時的啟蒙遊戲到入學後的課業表現、才藝學習等,都是不相上下的優秀,僅有感不感興趣的差別,但葉修就是會在葉秋前面帶著他走,葉秋就是會跟在葉修後面喊他哥哥。他們如果不說話,那對別人而言就是看鏡子映像傻傻分不清,但只要他們說話了,從兩人互動就可以很明顯知道哪個是哥哥葉修哪個是弟弟葉秋。

 

葉修當然是喜歡葉秋的。不然他該是那第一個抗議為什麼他們不過差幾分鐘,他卻非以兄長自稱不可的。在那個整天鬧玩不休的屁孩年紀,葉修卻欣然做個接近照顧者的哥哥角色。在當下沒有自覺,直到葉修出走,遇見蘇氏兄妹檔,聽著蘇沐橙軟軟的喊「葉修哥哥」,才發現自己在哥哥這個身份裡頭得到了一種滿足,雖然還是模模糊糊的搞不清楚是什麼樣的滿足,但裡頭確實有著不可少的什麼。離家後,葉修想起葉秋的時間是很少的,次數卻很多,直到蘇沐橙改直呼他的名字為止。

 

而要發現從葉秋口中喊的「哥哥」更別具意義卻不過是昨晚的事。

 

說出來也不怕別人笑話,葉修自從十五歲出家做遊戲宅男後,感情經歷零。Omega的性別反而讓他與那些兒女情長絕緣,為了避免「意外」,他不會隨便和Alpha單獨共處一室,更別說身邊親近的朋友清一色是Beta,各個都是專注榮耀一百年也不後悔的同志,本來就是丟著家庭包袱跑出來的,自然也沒有人會追問哪時要貢獻一下基因增產報國。

 

誠然葉修並非無情無愛,卻不知何為激情。偶有抑制劑效果不彰的時候,發情徵狀令他難受不能自己,卻也不覺得非要找個Alpha伴著才好,倒也不是排拒,但就是不會想要。作為親密如家人的蘇沐橙就不知多少次一邊守候著因發情徵狀而難得顯出軟弱的葉修,一邊說:「我們一般人都是感慨喜歡的人不出現,出現的人不喜歡,偏偏你呀,卻是既不期待沒出現的,也不看看出現的。」

 

如此不一般的葉修昨晚卻和弟弟足足做了兩套全的,第一次還可以說是把Omega和Alpha丟到同一個小房間裡而發生的「意外」,第二次就賴不了了,那樣赤裸裸的情欲任憑理智如何辯解也只是愈描愈黑,不如承認了,反而省去迂迴的尷尬。雖然葉修想了想,昨晚他們好像沒有說任何有關情或愛的話,但對他而言,葉秋的一句哥哥就夠了。差不多了。

 

自己總算有了伴,說不准最開心的就是蘇沐橙。抬頭看了一眼儲藏室的小窗,想那妹妹應該會穿過那條迢迢馬路來給他拜年吧,葉修頓感輕鬆,走出還隱約有著酒味的小房,下了樓梯,就看見下邊站著的她,舉起手來招呼一聲:「過來了。」

 

「是啊!」蘇沐橙兩手背在身後,點點頭並且甜甜一笑。

 

總覺得她笑得有點甜蜜過頭,葉修估摸著她大概見著葉秋了。若說明明是個Beta的她卻已經敏感地從葉秋身上察覺了什麼,他也絕對相信。

 

「那貨走了沒有?」葉修一問,在陳果身後的葉秋反應極好地關了電腦站起身,應道:「就走了。」

 

兩人越過陳果想慰留葉秋下來吃中飯的熱心,交換了一個視線。葉修只是微微一笑,一點也沒有要附和老闆娘的意思,葉秋看著那傢伙慵懶的樣子,一方面有些來氣,一方面卻覺得舒心。十年裡他們在不同地方過著如何不同的生活,卻在一個晚上裡又重新交會,才恍然發現分開的只是時空,改變的只是年歲。他是他喜歡的哥哥葉修而他是他喜歡的弟弟葉秋,所以他們相愛著。

 

扔下一句「我走了,混帳哥哥」後,葉秋看著葉修那熟悉的五官面向電腦時卻有陌生的認真專注,驀地意識到他這一趟來了以後,別說何時回家了,甚至沒有約定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連聲再見也沒有說。下意識動了動嘴唇,終究沒再開口。

 

也罷,十年都這樣過去了,難道還值得計較這些小細節麼?葉秋無奈而又心甘情願地想。然後他離開網吧,往回家的路上,打算著他應該向父母報告的事情。

 

 

待續。

 

後記: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終於關鍵的一晚過去了,真是漫長的一個晚上啊……連續搓了這麼多字真是一大突破!但拖愈久卡愈久倒是真的OJZ不過這關鍵一晚過去就表示可以完結了!啊嗚感謝這世間的一切(?????

當然最最感謝的還是蝴蝶藍和全職高手和葉修葉秋陳果蘇沐橙以及等等等所有角色…呃像在說什麼感言似的…很顯然俺又要說俺搓得太晚沒辦法好好組織語言了……

新年雙葉tag多了好多糧食,潮幸福的!如果年假可以一直放下去那就更美了(凎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