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喬葉ABO【騷】番外

*全職高手同人二次創作

 喬一帆x葉修,ABO設定的AxB

 延續本篇之後的801小段子…801啊!

 

 

<起>

 

雖然喬一帆分去和葉修同房了,葉修房裡還是空著一張床。

 

 

<承>

 

葉修躺平了,床邊電腦桌上的檯燈和螢幕亮光卻閃閃爍爍刺著眼瞼,在意得讓他睡不著覺。他乾脆慢悠悠地挪著身子湊過去,伸長右手臂,姿態像慵懶率性的貓,漂亮的爪子扯了扯喬一帆的衣角:「一帆,還不睡?」

 

「呃、嗯…再一下子。」喬一帆眼角瞄了葉修一眼,看見前輩仰躺著晾出那白皙的頸項(而那喉結上下顫動無疑是在教你一口咬上去),藏不住一陣動搖,坐姿雖依舊挺直,研究螢幕中比賽視頻的專注模樣卻有些勉強。

 

葉修轉了個身,撐起身子就直接與喬一帆的肩膀相碰,忽然貼近零距離讓後輩不知所措地呃了一聲。在反應延遲的這一秒間,葉修霸道地伸手壓上喬一帆握滑鼠的右手。

 

「哼嗯……四分三十五秒,好,咱明天再從這裡開始看啊。」「啊、前輩!」喬一帆驚呼,葉修硬是帶著他的手移動游標,逕直點下右上角的叉叉,又迅敏地按了開始選單直接關機。螢幕上很快地跑出關機時的程式LOGO,葉修抬起左手壓下顯示器的開關,兩手騰空自然重心不穩,藉著讓他倒回床上的自然引力,拉過喬一帆的右手,讓他一起跌進來。

 

「來、快睡!」葉修笑瞇瞇的,另一方面喬一帆下半身還尷尬地踩在地板上,上半身幸虧極好的反射神經用左手撐著才沒有整個壓到葉修身上,不過也差不多了,眼前剛好就是那色白的頸子。

 

喬一帆眼睛一閉,就那麼自然而然地咬住葉修的咽喉。葉修哼了一聲,喬一帆感覺得到那突起的喉結抽搐,又情不自禁伸舌舔了舔,像是要安撫它。

 

「哎,小狗牙癢了嗎?」

 

葉修輕輕笑著,等喬一帆爬上床,捧著他的後腦杓親吻,邊用手指揉梳著後輩柔軟蓬鬆的短髮。

 

 

<轉>

 

喬一帆埋頭在葉修的頸項裡吻著嗅著,淺淺的氣息搔得葉修呵呵直笑。

 

「我聽說Alpha發情期經常都是因為聞到Omega的味道……難道我有味道嗎?」葉修百無聊賴地提問。

 

「就…平常前輩的味道。」喬一帆臉上一熱,意識到自己大概表現得太貪得無饜了,怯怯地從葉修身上起來,含蓄卻倒也誠實地回答。

 

「怎麼這樣講好像哥常常沒洗澡一樣。」葉修挑眉。

 

「不、不是那個意思……」喬一帆忙搖頭否定。

 

「那不然是什麼味道?」葉修繼續追問,找碴似的。

 

「……有點難說。」喬一帆的難說在於要講的話其實就只是菸草味而已,但分明對他而言又沒那麼簡單。

 

「呵呵。不過我也聞得到你的味道喔。」葉修瞇細眼睛笑著。

 

「咦?」喬一帆驚疑間,葉修輕扯了下他的衣領,然後像方才喬一帆做的一樣,鼻與唇尖貼上他的脖頸。

 

「嗯──」葉修深吸了口氣,還鑑賞般停了良久,才抬起頭來點評道:「舒恬薰衣草香。」

 

「……」喬一帆總覺得「舒恬薰衣草香」這幾個字十分親切,稍微回憶便想起是老闆娘愛好的衣物柔軟精的香味名稱。他和葉修今天白天出門購物時,老闆娘還特地交代要選買這種口味。喬一帆頓時啞然無語。

 

「還滿香的。」葉修稱讚。

 

「前輩……」喬一帆語氣有些失望,本來以為前輩終於也能在這方面和身為Alpha的他感同身受。

 

「嗯?」葉修也聽得出來,才想說些調笑話安慰過去,只見喬一帆兩手交叉捏著衣角把自己的上衣反掀過頭就這樣給脫了。

 

「請前輩再聞一次。」

 

「哎呀小喬好大膽、唔──­…」

 

葉修下意識往後縮,反而像是配合著喬一帆好欺上來。兩人緩慢但深刻地交換親吻,披著繾綣夜色相擁。

 

 

<合>

 

乾脆把兩張床都收了,換張大的。聽到葉修這麼說,喬一帆隔天就跑去和老闆娘商量能不能換床,當然錢他會自己出。陳果扶額心想該不該把心底一句秀分快喊出來,現任興欣隊長的眼神卻是那樣真摯誠懇,她如何拒絕得了?葉修剛好經過,陳果趕緊責了句小喬我說你別老寵著這傢伙,篤定要換大床的是葉修而不是喬一帆自己想到的。被點名的葉修一愣,一時間還不知道說的是啥事,喬一帆連忙解釋前輩只是提議真正想那麼做的是我自己云云……葉修仍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了一句想做啥啊?陳果說換床!葉修默然,也同樣感受到喬一帆真摯誠懇的眼神,如何說出口想換床不過隨口說說?

 

 

完。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801嘛,無言以對……

俺還特地去查了衣物柔軟精的口味,發現還有日本進口的杜拜香。

啥?!杜拜香是啥?!?!?!?姑且就不再糾結「日本進口的」杜拜香了(?

本來還想寫到榮耀聯盟走入歷史之後兩人的生活,但打了一小段想,嚇!這跟本篇(ABO設定就是要啪啪啪的喬葉)有啥關係!於是就作罷了。(雖然本來好像就早已喪失初衷……

人生會發生啥真是難以預料。(??????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