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09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 

 弟兄,葉秋x葉修

 

09.

 

葉秋的生理時鐘精準,到了平常該起床的時候他就不由自主睜開了眼睛,但意識還沒醒,恍恍惚惚的,看見葉修的睡臉近在眼前,直覺是場夢,沒經過思考身體就靠了過去,腦袋往葉修肩窩蹭。

 

「嗯……」葉修輕吟,右眼勉強撐開一條縫,左手臂擠了擠湊過來的葉秋,右手卻親密地捧著葉秋的後腦杓,梳著他睡亂的頭髮。

 

葉秋這時才真正清醒,卻是怔怔楞楞地看著葉修的眼瞼又完全闔上,那右手動得愈來愈緩慢,最後指間還纏著髮絲就這樣停了下來。葉秋握住那隻手,交扣十指。葉修的手指比他的還要細長一些,手掌卻是一般大,相合著不露絲毫空隙,葉秋重複鬆開又貼緊數次,輕輕搓磨那些個突起的指關節。他覺得應該思考些關於他們倆之間的什麼,腦袋卻直想著他預計幾點離開這裡幾點又該到家,明明確定葉修不會和他回家,卻想從現在開始不再放手逕直拖著他走。

 

「哥哥。」

 

「嗯……?」

 

葉修還覺得睏,雖然判斷得出葉秋在叫他,卻仍閉著眼睛,只用喉頭單音虛應。昨晚他酒喝得比葉秋多,再後來發生的事不用說,後勁就是現在腰部附近還是痠痠軟軟的,一施力還有些疼。他昨晚睡前有想些理性的問題,比如為什麼偏偏是今晚他的生理規律有了例外?為什麼在還沒碰撞前他就能聞到葉秋的信息素?結果當然沒一個有答案。比起生理的異常,或許心理的變化反而更容易釐清。

 

說是變化可能有失精準,大概只是一種確認。

 

葉秋也沒說什麼就鬆了手,就是在撐起身子下床前不小心擦過那樣輕輕吻了葉修一口,然後小聲小聲地說:「這回換我跑腿去買吃的。」葉修哼哼兩聲也不知道是答應還是無意義的夢囈,扯著被子又重新把自己裹實了,他愈清醒就愈覺得熱,但就是因為熱,才把自己包得更緊,像昨晚蜷在沙發裡一樣,只露出頭頂一撮毛。

 

葉秋沒懷疑葉修只是想賴床,逕自下了床。即使是在室內,隆冬早晨的空氣仍冰涼冰涼的,他不禁一陣哆嗦,趕緊套上昨晚扔在床頭的外衣,整著領子時剛好面對葉修的衣櫥,好奇心驅使之下他打開了它,看到裡面零星掛著幾件長袖,唯一一件外套大概就是還躺在床頭的那件。

 

走去洗手間稍作洗漱時,葉秋頗震驚地想,難道昨晚葉修想坑他外套是因為真心需要?他的日子有這麼不好過麼?欸,不可能不可能,絕對只是想藉口坑他,還想能順便連他的善良和同情心也坑一坑。混帳哥哥,就算真落魄到沒外套可穿也是活該,叫你不回家!葉秋恨恨地想,走下樓、出了門、好不容易找到有開張的超市時,他發現最後卻恨不了葉修反而恨到自己。

 

把超市裡有的他覺得葉修會想吃想喝的都各買了一個,最後還要了菸,看到店員只拿一包,忙補充要一條。提著沉沉的塑料袋回到網吧,葉秋重重嘆了口氣。活該他自己勉強提起又放它不下,所謂理想想了十年終究未果,而他還要繼續想下去;所謂兄弟情誼用十年的時間與空間打磨得未損反亮,只是一句喜歡也說不出口,以為那個人總有一天會用回家當作最肯定而堅定的答案。

 

葉秋拿起牛奶盒,插了吸管急急吸了一大口,又隨意翻了翻袋子裡的東西,邊暗忖著那個人還要賴床多久,他小時候應該還沒這麼懶的,當然也是容不得他懶就是了。閒來無事發呆間竟想像起萬一現在是在家裡,就算父母當他們大了早就不想管了,他自己會不會管呢?但一想到父母卻又憶起昨晚剛發生的事,下意識出現了小時候的習慣,前臼齒咬扁了吸管。

 

現代社會對Omega已經沒有存在多大歧視了,在Beta為壓倒性多數的人口結構下,不管是Alpha的強還是Omega的弱都被淡化了不少,但生理上的不同還是很現實的。葉修是Omega頂多讓父母驚訝。當初知道葉秋是Alpha時他們也只是略感意外,因為他們倆都是Beta,雖然兩方上一代都各有一對Alpha和Omega,但若知道他的伴侶是雙胞胎弟弟那可能就有一點荒唐了。

 

沒得解釋。葉秋想。他還很懷疑昨晚那些情事到底會改變什麼。本來那可能只是Omega發情而又剛好與Alpha共處一室會有的衝動事,雖然做到標記這步儼然已超過了意外允許的範圍,但卻又是使這個乍看之下野蠻的行為變得合理而見容於社會的理由。若非兩方都真動了情,可不是想著要標記就可以完成標記的。

 

實在沒什麼需要解釋。葉秋捏著吸管好不辛苦地吸起一小口牛奶,舌尖上一點點的奶香一下子征服味覺,獨特的甜味緊捉著舌根不放,然而他捏著吸管靠在鼻前的手指上沾著的果酒氣味卻令他有一瞬間的暈眩。他還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甜膩的果子釀出來的,才能這麼醺得人心亂神迷。雖然酒本來就是他的罩門。

 

葉秋驀地想起在浴室裡葉修提到他也聞到了他的味道,自然而然好奇了起來。他想像自己應當也要是酒,最好是最烈的那種蒸餾酒。他昨晚在餐桌上豪邁演出一杯倒,比起自己出醜,更恨沒看到葉修也醉倒的那瞬間,諒同卵雙胞胎的葉修酒量也不會好到哪去。下一次再見面,再有同桌共食的經驗,他絕對還要再喝酒。不消多,一兩杯就好,即使灌不倒葉修,就看看他躲酒的樣子也足夠了。葉修不擅長的事情不可謂不多,但往往被他隱藏得極好,雖然這一點葉秋也不遑多讓,但就是因為了解,才更想揭穿。

 

樓梯下來了一個人,葉秋視線追上去,是老闆娘,馬尾在後腦杓精神奕奕的隨著腳步左右甩動。葉秋搶先禮貌地道早,心下卻有些涼,僥倖老闆娘是遲鈍的Beta,有些心虛地搓了搓雙手。

 

「哦?是你起來了。」老闆娘看看他身上規矩的西裝打扮,這次沒認錯人。

 

「是啊是啊,那傢伙還在睡,被我扔到裡面去了。我出去轉了一圈,買了點東西,不知道你們早餐是不是吃這些啊?」葉秋招呼老闆娘吃早點後,迅速喝乾了牛奶,瞥了眼樓梯的方向,毫無動靜,翻掌看錶,他想至少和葉修面對面道別再走,不免又撇撇嘴在心底罵那睡懶覺的傢伙。

 

左右看了看,網吧裡理所當然地除了電腦還是電腦,他找到昨天葉修坐的那臺,湊了過去。

 

也真佩服那個傢伙能天天打遊戲,還這樣打了十年。葉秋摸摸鍵盤滑鼠,輕輕搖了搖頭。對他而言,葉修建立在榮耀裡的理想實在有些傻。儘管他也有自覺與之相比不過半斤八兩。

 

葉修用葉秋的名字打了七年職業比賽,有贏有輸,但「葉秋」代表的榮耀卻在那個圈子裡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成果不言而喻,即使電競成就在他們家裡論起來就是一文不值。葉秋知道葉修從來不是想要名或利,無論好名壞名、增利損利,他只是想要勝利,熱愛並且享受它。

 

看到「葉秋」退役的新聞葉秋笑了,一方面他確實妒羨著離家的葉修,同時盼著他回來,另一方面卻是帶有遺憾的苦笑。雖然葉秋不厭其煩地叫葉修回家,但他或許從來都深信葉修總是會拒絕或插科打諢地混過去,並因為從未落空而感到安心。想來矛盾,但也無可奈何。

 

問了老闆娘一聲,葉秋開了那臺電腦,戴上耳機,兩手習慣性地搭上鍵盤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做什麼。網吧的電腦會自動清除各種登錄資料,帳號卡匣也是空的。榮耀Online被設在快捷列中,被隔在令人眼花撩亂的軟件列表之外,可見她有多炙手可熱。葉秋右手握住滑鼠,鼠標終究從那圖示上面直直滑了過去,打開瀏覽器。

 

熟練地在網址列打上信箱地址,清了清收件匣各種應酬群發的賀年電子郵件,再隨便瀏覽了一下新聞網,鼠標一游登了QQ,點開那唯一的聯絡人君莫笑,右手放回鍵盤上,卻不知道要先動左手還是右手。

 

忽然「砰」的一聲,葉秋驚叫並從位子上跳了起來,只見周身落英繽紛好不熱鬧,五顏六色的紙禮花中,站著一位容貌亮麗的長髮女性。

 

「咦,你不是葉修,你是葉秋?」

 

被一眼認出他不是葉修,葉秋也有些驚訝,再加上那禮炮在耳邊爆炸的威力心有餘悸,一時顧不上禮貌,倉促反問一句:「妳是誰?」明明答案很明顯,她是葉修的朋友,而且定是交往多時的好朋友,是葉秋不知道的這十年裡葉修交到的好朋友。

 

葉秋心跳怦通難定,可見蘇沐橙這一記嚇得他不輕。

 

 

待續。

 

後記:

請閒來無事回頭看看甩同人三條街的原著第四百零三章新年快樂(←

俺快把這幾章看到會背了XDDDD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不知不覺卡了十天有餘…哎呀…(抹臉

擼完肉後反而糾結的點變多了(?)比如說葉秋用電腦是在用什麼啊,俺跟陳果一樣(不如說比她更甚!)好奇,但也跟陳果一樣最後仍然不知道答案……(惆悵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