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唐林【同居後萬萬沒想到】01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只是想發洩…實在很腦殘的。這篇是唐昊x林敬言。之後可能會有02之類的是別的CP,故事沒有連貫。

 

 

01.以為的不是真的

 

同居第三個月,兩人滾床單的次數從兩天一次妥協為一星期一次。(唐昊覺得自己願意這樣配合對方真的非常不容易,應該得到一番盛大的表揚,但對方都沒什麼反應,其實這才是他覺得最不滿的地方。)

 

其實對唐昊而言第一次也不過是三個月前的事,加上還年輕,根本還在躍躍欲試多多益善的階段,這一星期的一次簡直是數著饅頭過來的,一進門也不顧盥洗,就把休假在家開電腦掛榮耀刷些報導或帖子的林敬言拉扯推拖又擁又吻地趕到床上去了。林敬言想說不用那麼急,兩人的衣服卻已經都剝得差不多了,不禁有些懷古傷今地想當年、應該是想三個月以前,這年輕人可是青澀得不知道該從何脫起。

 

唐昊那是誰,學什麼都特別快啊,剛出道就成功下克上的功績不知引起多少後輩爭相模仿卻是東施效顰,這會兒和前輩妖精打架,仍然是手到擒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但唐昊也是好強過頭的,要說真的游刃有餘那是不可能。坦白說吧,做這檔子事還是挺害羞的。唐昊主動吻林敬言,閉著眼睛吻得自己兩頰紅撲撲的,林敬言則瞇起眼睛忍不住盯著瞧,說起來他大概就是喜歡看他這麼拚命到莽撞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雖然多半是一種自嘲。

 

「嘖!」吻罷,唐昊當然發現林敬言根本不專心(不如他專心),不愉快地打舌,摘了林敬言的眼鏡,扔到床頭櫃上。林敬言下意識又瞇細了眼睛,聽見唐昊冷冷地說教你再看,吻又落了下來,他不介意地配合著闔上眼瞼。

 

摘掉眼鏡後才算正式開始,林敬言也不太懂拿掉眼鏡這件事這對唐昊而言是有什麼特殊意義,不知答案是多麼簡單,但他大概不可能自己琢磨出來,就是唐昊以為林敬言脫了眼鏡就等於中了眼盲狀態,以為這樣他就可以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反正一直到林敬言戴回眼鏡以前他都看不見!

 

床單滾完一圈半後,林敬言先去洗澡,唐昊志得意滿地抱著林敬言平常用的枕頭回味睽違一星期的親熱,忽然看見床頭那副眼鏡,不知怎地就鬼使神差拿了起來,戲謔地想說不定是副老花眼鏡,沒想到鏡架一掛上鼻樑,他僵住了,看著眼前一片清明,腦袋卻是一片混沌。

 

浴室門打開的聲音傳來,唐昊默默將眼鏡折好放回床頭櫃,下了床,迅速從衣櫥抽了一條領帶,然後去攔截那踩著輕鬆腳步,被熱氣蒸得全身上下都是空隙的流氓前輩,用那迅疾猛烈又精準微操的手勁拉平領帶矇住對方雙眼,然後在後腦杓打上結。

 

「去你的猥瑣平光眼鏡!」唐昊把林敬言壓回床上,這回林敬言是真中眼盲了,唐昊也更不客氣了,一點也不像剛剛才完事的樣子,手腳並用地把林敬言徹底壓制。接下來就是沒有懸念的一波攻擊,驚人的連擊數大概無法以科學計量了。

 

隔天林敬言帶著覺得人老該服老的惆悵心情起床時,那折騰他的年輕人已經出門了,床頭櫃上眼鏡底下壓著一張紙條:再這樣騙我,我不知道我們還能在一起多久。

 

「……」林敬言也只能無語,不知道能怎麼回應,始終不明白自己哪時騙過他了,他可從沒說過自己有近視的啊!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才在想要怎麼讓兩個人牽個小手啾個嘴結果……OJZ

蘇就蘇,俺正大光明地蘇!(凎


评论 ( 9 )
热度 ( 72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