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藍葉【伊人】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藍河x葉修。無論如何,他們在俺腦內已經大戰三百回合了。

 

 

H市不錯吧!藍河的QQ視窗跳起來,還在整理行李的他只得瞥頭一看。不看還好,這一看君莫笑三個字,他還真笑不出來。幸好同房的出去解饞了不在,否則在這敏感時間點被看到興欣隊長敲他,語氣是那麼一股子親切,下一句好像就要約出去溫馨敘餐一頓,他藍河真要成為藍雨叛徒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藍河立刻敲敲鍵盤,首先回了個汗顏表情,君莫笑回了笑臉。笑你妹!藍河只在心裡罵。

 

今天晚上是藍雨客場挑戰興欣,對藍雨而言是重要的季後賽開場賽,他們公會一群職業玩家自然組了團跟著選手出征,帶了面兩個男人才扛得穩的大錦旗,附帶數不清的小道具人人一手一雙一對,就是要贏人又贏陣。

 

「葉神有什麼事啊?」藍河姑且一問,汗顏表情堆了多一些。

 

「想關愛你呢!晚點藍雨輸了別哭啊,決絕不是你的錯。」

 

「滾滾滾滾滾滾滾滾滾滾」是可忍孰不可忍,藍河大爆手速猛敲鍵盤,儼然黃少天上身。

 

君莫笑也回得很快,笑臉一個。笑你妹!藍河想直接下QQ眼不見為淨。

 

「好好加油。」結果最後看到這條訊息,君莫笑的頭像先灰了下去。藍河一愣,說到底上場比賽的不是他,是要加油什麼?反而君莫笑對面那個人才該加油吧?他們興欣確實算是黑馬一匹,但也是一場起一場伏的,季後賽可沒這麼甜,一輸就是再見。

 

藍河在電腦前呆了一會兒,不知能回什麼,總不能真打句「葉神加油」吧?雖然公會上他略有迷惑,但他仍是堅定的藍雨鐵粉。藍雨會贏的,葉神。要這麼回的話又有些強勢過份了吧?君莫笑的頭像再沒亮回來,他於是起身,終究沒回一句。

 

葉修是被強迫下線的,蘇沐橙把葉修剝離電腦椅,一邊責備:「又欺負人家!」眼底卻帶著調皮的笑意。

 

「好朋友互相鼓勵多美的事。」葉修臉不紅氣不喘地解釋,就讓蘇沐橙拉扯著,然後乖乖坐到她指定的另一張電腦椅上。

 

「互相鼓勵?」蘇沐橙質疑:「怎不找人家隊長和副隊?」

 

「那手殘跟話嘮心理素質一個太髒一個太煩,消費啥心啊?」

 

「叫人家好好加油算是鼓勵麼?」

 

「是啊,那就是他們的工作不是麼。」

 

蘇沐橙聽了,倒也不置可否。

 

「我猜他八成只覺得你又在亂鬧。」

 

「呵呵,那也挺好。」

 

蘇沐橙搖搖頭,右手拿起銀剪子擦擦有聲。

 

「為了代替藍河懲罰你,我要把你剪成西瓜皮!」

 

「哦,不錯,我期待妳的表現。」

 

葉修笑了笑,閉上眼睛讓蘇沐橙左手上的扁梳把他過長的瀏海往前梳得覆蓋眼瞼,搔癢又有些刺。

 

喀嚓喀嚓,蘇沐橙剪得俐落,駕輕就熟,不消幾分鐘就修完了,雖然只是整體短了一些,看上去有改變的就是瀏海。

 

「呵呵,好可愛。」

 

「那真是多謝。」

 

葉修看了蘇沐橙遞過來的鏡子一眼,不甚所謂地笑了笑,就起身去拿了掃把畚箕,把地上的落髮掃起來。額頭有些涼,不過視線澄明,除了剛剪過的髮梢有些扎人,倒沒啥不好。只是去倒畚箕時遇上陳果和唐柔,被老闆娘過火地狠笑了一番。

 

「是怎樣?這麼好笑?」葉修反而真心感到困惑。

 

「哈哈哈哈哈哈挺可愛啊!」陳果笑得幾乎直不起腰。

 

「呵呵,真的滿可愛。」連唐柔也笑彎了眉眼。

 

葉修自覺沒可能得到更具體可參的答案,默默收拾了掃把畚箕。能讓她們消除一點緊張感也是好事,老闆娘還笑得出來呢,真令人欣慰。想著想著就又黏到電腦前面去。

 

幾小時候,蕭山體育館人潮擁擠、熱鬧非凡,主客隊的選手從兩端通道走出,全息投影上的角色過場和絡繹不絕的尖叫掌聲夾道歡迎著,現場是一只沸騰的大鍋。

 

藍河這時也在看台上,跟著公會夥伴搖旗吶喊。他看到夜雨聲煩和流雲,目前隊上的雙劍客,不禁感到有些炫目恍惚,既感動又嚮往,驀地想起白天君莫笑的一句好好加油,才豁然開朗。接著投影秀上散人君莫笑,沒風格質感可言的混搭竟然格外搶眼,開掛般的武器千機傘瞬息間變換了數種型態,是矛、是槍、又是劍,藍河徹底有了不同的心情,竟然莫名興奮。

 

他一直沒辦法把葉修當成完全的敵人,雖然不代表他不想看他最喜歡的夜雨聲煩把君莫笑狠狠打趴。只是葉修,在他不以一葉之秋而是君莫笑、不是葉秋而是葉修的身份出現在榮耀世界時,他對於藍河而言竟然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藍河其實很想看看,想看看興欣這支隊伍會爬到什麼高度,而葉修又會走出什麼風景。

 

他不由自主分了神,看向興欣選手的方向。葉修領頭,緊跟著的是他的最佳搭檔蘇沐橙,明明該是看慣了的組合,今日一看卻覺得新鮮。

 

此時蘇沐橙忽然抬了頭,好巧不巧就與藍河對上視線。藍河心一驚,竟極其不自然地用力扭過頭去看回另一邊藍雨隊的方向,欲蓋彌彰感令他紅了臉,只是和美女視線對上了那麼一瞬,至於這樣麼?他自己也搞不懂。

 

下面蘇沐橙笑盈盈地拉了拉葉修的外套。

 

「怎麼?」

 

「我看到他了!」

 

「看到誰啊?」

 

「臥底劍客。」

 

「妳認得他?」

 

「呵呵,你看啊。」

 

蘇沐橙指向看台,葉修抬頭看上去,密密麻麻都是人頭和不停甩動的旗幟或加油棒,場燈又亮晃晃的,他瞇細眼睛皺了皺眉,問:「哪啊?」

 

「瀏海和你一樣短的。」蘇沐橙說。

 

葉修抬手遮在眉梢,燈光間隙間他就真那麼剛好瞧見了藍雨隊徽大旗子旁的一個年輕人,在一片熱情拍向另一側的人海浪潮中,他的猶豫顯得那麼不合時宜,而他也發現他了,短瀏海下眉目清楚,有點慌而不知所措,眼神一交會,閃拋沙一樣迅速別過頭,反射神經堪比職業選手。葉修倒真的笑開了。

 

「很可愛吧?」蘇沐橙擠著明亮的桃花眼,還伸手撥了下葉修的短瀏海。

 

「哥不懂妳們的審美,不懂不懂啊。」葉修嘆了三次那麼多,卻不住笑。

 

葉修沒看過藍河本人,就算看過也不會認得,就是他的態度此地無銀三百兩自曝家門了。藍河窘極了,卻也不知為何而窘,明明被認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他要上場,而自己在台下,雖是不怎麼徹底的旁觀者,終究不在同個面上。

 

總覺得葉神看起來好像不太一樣。藍河心裡亂七八糟竟然莫名其妙在意到了這一點上。他以前沒特別粉過葉秋,加上他根本不露臉,就是比賽也總是只看得到一葉之秋,直到葉修正式帶領興欣殺出挑戰賽,才在報導上看到他。那張照片是側拍,乍看就是個很普通的青年,就是皮膚白了點,大概是因為在談榮耀,眼神也是那樣認真,一時之間無法把他跟在網遊裡專吸仇恨第一MT君莫笑聯想在一起。但那就是葉修,是那個鬥神操作者,榮耀第一人、榮耀教科書、榮耀之神……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的。

 

「他們派葉修打擂台首發!」

「為了士氣麼?」

「那麼囂張的人說不定是為了繼續第一場連勝。」

「我去!有意義嗎?!」

「誰知道啊!」

 

四周七嘴八舌的,忽然話題都帶到了葉修身上。藍河重新看回場上,果然葉修和他們藍雨的首發宋曉在大家握手下臺後仍留在原地,兩人靠近再握了次手,這時藍河仔細看了看,發現葉修的瀏海短了不少。

 

「瀏海剪了啊……」藍河自言自語,對於能發現這麼小細節的自己感到無以名狀的成就感。

 

「你呆啥!快加油啊!」兩旁的同事抓起加油棒左右各推了藍河一記,他被擠得五官扭曲,但還是努力敲起棒子製造聲響:「上啊!打爆君莫笑!」他們異口同聲,這仇恨值可終於得到發洩,藍河心底卻是另起了一爐灶,是很歡快的興奮的,為未來準備的。

 

 

完。

 

後記:

無論如何,他們在俺腦內已經大戰三百回合了。

藍河本名許博遠俺會記得的,很有中文系或歷史系或反正人史哲領域的教授的感覺真的不是俺的錯覺

終究沒有用藍河真名是因為俺希望能在原作中看到蝴蝶藍為藍河正名雖然這真是機會渺茫…大概就跟俺想知道那年新年葉修去買飯時葉秋對陳果分享的小時候葉修的糗事是怎樣的糗事一樣機會渺茫(凎

俺很喜歡短瀏海,哈哈哈,全世界最好都是短瀏海啦(凎

大概跟短瀏海能看清楚表情(尤其眉毛眼睛)有關吧,太可愛了,還可以舔額頭哈哈哈哈哈哈(絲毫不想隱藏的邪惡本音

其實俺沒有去詳考藍河年紀多大,不過俺想大概跟黃少天他們差不多所以就用年輕人稱之了。

俺肚子超餓好餓霹靂無敵餓!

好想看藍葉大戰三百回合,為什麼俺腦內的畫面印不出來?都二十一世紀過去十三年了多啦A夢還沒出現啊,大雄你爭氣點好不好?你還姓葉呢,跟葉神N年前同一家啊!你能不能爭氣一點!(凎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老實說這麼一氣打下來真的很愉悅…為什麼報告不能這麼做?(←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