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all葉架空【愚者的征途】01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莫瞧標題以為煞有其事,其實只是很隨興的西方奇幻架空腦洞文……

 大家都跟俺一樣愛慘葉修,大家都是俺的翅膀(?????
 所以有出現的角色十之八九都是攻,都是攻葉修的攻(←

 

 

01.被襲擊的精靈

  ──精靈在你遺忘的時候出現了,乘著風準備消失在日夜交替之間的夾縫中。它們是沒有生命的徒有精神的存在,以星星流轉的角度為食,以笑語或悲泣作為腳步聲,在你遺忘的時候出現,在你回憶起來的時候消失。

 

 

感謝榮耀女神庇佑,榮耀大陸春天的夜晚寧靜祥和,月明星稀。

 

這次春征順利得像郊遊遠足,已經離城半個月,還未遭遇過一場戰鬥。興欣隊長葉修反而因此睡不著,身心都更加緊繃一層。他輾轉反側思索著,沒有和吸血鬼發生正面衝突就算了,連一個蝙蝠影都沒看見實在不太正常。何況近幾年吸血鬼卒士的數量分明是有增無減,牠們是都躲哪去了?

 

葉修忍俊不住,起身掀開帳篷,看見輪值守篝火的喬一帆的背影,撈了菸盒攢進懷裡,武器千機傘上手,悄聲無息想繞過篝火,終究是被喬一帆察覺到了。

 

「前輩,怎麼還不睡……」喬一帆為表尊重拘謹地站直身,神色語氣卻滿是真切的關心。篝火照得他略嫌無血色的臉頰紅通通的,葉修下意識嘆這麼個溫柔的吸血鬼騎士真是百年難得一見。

 

「沒事沒事,今晚天氣這麼好,就想散散步!」葉修隨興地擺擺手,看不出來跟剛剛在帳篷裡猶豫了那麼久的是同個人。

 

喬一帆看著葉修左手做了個吸菸的姿勢,又看看他右手提著的千機傘,還是略顯猶豫。

 

「我不會走太遠的,人老了體力有限啊。」葉修再繼續遊說,左手翻掌讓喬一帆看看他那爬滿複雜符文的手腕,「若真有啥事,依然隨叫隨到囉。」

 

喬一帆微不可察地輕輕蹙了眉。

 

葉修手腕上層層交疊的印記是吸血鬼的契約,吸血鬼是主,而手腕上有印記的是從,也就是主人與僕役的關係,吸血鬼可以透過控制契約之力與僕役聯繫,感知僕役所在,整個興欣不只喬一帆與葉修訂契約,魏琛、安文逸、方銳都是葉修的「主人」,若主人們需要他,他自然應該隨傳隨到。但喬一帆可不是擔心他們這邊,畢竟就算少了隊長葉修,光憑他們要對付吸血鬼卒士已是綽綽有餘,他擔心的是葉修。

 

當然葉修號稱榮耀第一人,實力如何毋庸置疑,不然他也沒能耐認那麼多吸血鬼騎士(其中魏琛還是最高的領主等級)做主人。不過主人有危險,僕役會有感覺,因為主人受傷,僕役會受到幾乎同等的精神反饋,感覺得到主人的痛。但相反地僕役身陷危機,那主人是絲毫不察的,甚至沒有辦法可以知道。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對這次異常平順的春征喬一帆也不是毫無警覺,也知道葉修不是真的心血來潮要夜遊散步,而是要一個人脫隊走遠些觀察附近的情況,那表示無論遇到什麼情況,葉修勢必要獨自面對。

 

「小喬,不用擔心,在你換班前我就會回來。」葉修臉上掛著輕鬆的微笑,喬一帆知道他從來沒辦法動搖葉修的決定,同時也相信他,只得默認般地垂頭不應,就讓葉修在他面前唸了一段禱詞,將清風匯聚在腳底,踏出幾步,擺脫重力束縛飛鳥一般遁進森林,留他兀自佇立篝火前。

 

 

葉修離開紮營地有好一段距離後便慢下腳步,真的像散步一樣悠悠走著,當然內裡仍保持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高密度警覺。

 

森林很靜。葉修心想他會失眠不是沒有道理,這個晚上真的靜過頭了,反而顯得草木皆兵。他仔細聽著除了自己踏草的窸窣聲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聲音,就這樣在獸徑上筆直走了數分鐘後,他聽見非常凌亂的風聲,呼呼咻咻地忽長忽短、忽高忽低,像拙劣不成曲的笛音。

 

是森林中精靈的腳步聲!而且數量龐大!葉修很快鎖定聲音的來處,從四點鐘方向朝著這裡愈來愈近,速度非常快,但並非針對自己而來,再加上精靈是沒有攻擊性的,葉修不慌不忙地只是往後退了一段距離,找了個灌木簡單掩蔽身形,想觀察精靈的情況。精靈是萬物之靈轉化而成的型態,纖細敏感,它們的出現或許會給這靜得詭譎的夜晚一些啟示也說不定。

 

呼──咻──嗚──精靈愈來愈近時,那聲音更加淒厲像是哀鳴聲。葉修看得見那群精靈了,不意外都是以森林動物的型態出現的精靈,它們身體透明,發著微弱如曉星的光芒。那些動物精靈們發出各自的鳴聲,逃避天敵似的爭先恐後追趕著彼此。葉修皺眉,精靈是不存在天敵的,它們已是超越物質的存在,那它們究竟為了什麼而這麼惶恐竄逃?

 

精靈的隊伍很長,葉修轉而注意隊伍尾巴,赫然發現撲撲鼓翼著的蝙蝠群。那些是吸血鬼卒士,由黑暗滋生出的吸血鬼種族裡最低級、數量最多的一類,以幻惑生物心智、吸吮生物生命而活的惡魔,同時也是葉修他們這些獵人的狩獵對象。

 

從沒見過卒士把精靈當獵物的!葉修心下覺得不妙,精靈已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誰知道卒士會怎樣損害精靈,而精靈遭受損害又會有什麼後果!邊想邊將千機傘俐落甩成一把銀色長劍,口中碎念禱詞,踩著風便追了上去。

 

葉修迅速砍下一只蝙蝠的翅膀,那蝙蝠立刻放棄維持獸型,散成不規則的黑塊,鮮紅色的核浮了上來。葉修下意識緩了緩腳步,做出守態。吸血鬼的核相當於人的心臟,是弱點,卒士只會獸化成蝙蝠不會人形,所以唯有獸型狀態下核是被保護著的,放棄獸型雖能毫無保留地發揮黑暗的力量,但卻會使核暴露出來,是卒士最強大也最脆弱的時候。

 

葉修以為那卒士要轉而攻擊自己,沒想到那黑漆漆流動狀的物體卻加速往精靈的方向捲去。

 

「臥槽!到底是鬧哪樣!」葉修眼睜睜看著那放棄獸型的卒士繩索般捲住一只小鹿模樣的精靈,以牠本身的黑暗將精靈的晶瑩軀體吞噬殆盡,而後那黑影向內凝縮,又變成了一隻完整的蝙蝠,而那只鹿精靈呢?消失不再了,只聽見其他精靈哀鳴得更加慘烈。

 

為什麼卒士要吞食精靈?該說,精靈是可以吞食的麼?精靈雖然有意識(心智),但並沒有生命(血液),能不完全依賴血液的汲取而憑心智能量維生的是較高階的騎士和領主,卒士從來都是追逐血腥而苟活,難道卒士在進化?但也從來沒見過或聽說過有騎士或領主抓精靈來吃的。葉修頓時千頭萬緒,首先決定回去問問隊上那群高級吸血鬼,精靈對他們而言是什麼等級的料理,

 

葉修邊追邊觀察,不再貿然攻擊,首先確定卒士的數量不過五只,而且體型都不大,就算一起攻過來他也有自信可以應付得很從容。

 

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我把你們通通引回營地去,找小喬幫手!葉修下定決心,提起銀劍,左手貼著劍鋒一劃,掌心立刻裂出一道淺淺的血口,鮮紅色的血液迅速湧現。

 

幾乎是同時,五只卒士旋即轉向,不再追逐精靈群。葉修胸有成竹地退了幾步,提劍迎擊,倒是感到一陣安心,馬上就被血腥味吸引過來,這才是他熟悉的吸血鬼卒士──他熟悉的獵物。

 

這幾隻蝙蝠型態的卒士都大約只有兩個巴掌大,卒士中的卒士等級,在葉修劍下只能是砲灰。五隻齊拍翅,張著尖銳森冷的銳齒朝葉修撲來,葉修邊閃邊滿意地看見那精靈隊伍已風風火火地逃得幾乎不見尾巴,這才開始揮劍,刷刷刷地連續三段斬擊,分別命中斜前方左右各兩隻以及正三點鐘方向的一隻,蝙蝠身形從被砍到的地方開始扭曲變形,終至失去原本的輪廓,回復成絕對的黑暗,尖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發出不詳紅光的核眼。

 

變成這種型態的卒士對獵人來說才是最適合攻擊的目標,將手中銀武刺向核,只消這一擊,黑暗就會成為一縷白煙,從此消失堙滅。儘管此時的卒士移動軌跡難以捉摸,且更具攻擊性,只要被那黑影纏住幾乎難以逃脫,但獵人可不同於一般被高等吸血鬼稱之為愚人的尋常人類,獵殺這些惡魔是榮耀女神賦予的神聖使命,而他們也有足夠的天賦去執行。

 

「最後一聲鐘響之前,太陽將起於極東,目送星辰隕落,懇請在妳無限的仁慈之中賜予我等緩慢、堅定而溫柔的意志。」葉修邊念著讓左手手心傷口慢慢痊癒的禱詞,邊在眨眼之間刺穿了三只卒士的核,隨著劍芒收束,三抹白煙升空。

 

葉修旋身正想瞄準剩餘兩個核,四周樹林卻忽然劇烈震顫發出沙沙巨響,好像地牛翻身一般,但葉修穩穩踩在土地上,根本感覺不到絲毫晃動,天氣依舊很好,明月高懸,也沒有刮風。

 

葉修暗叫不好,一抬頭,從四方樹梢竄出顏色比夜還要深還要沉的黑,一整片像塌下來的天花板,從上而下壓過來。那些都是卒士,可能數以百計。

 

「靠!」面對這情況葉修也只能咒罵一聲,根本來不及唱方便移動的御風禱詞。右手一甩,張開銀色傘骨恢復成一面大傘,再使勁一揮,姑且擋掉一些速度較快相對體型也較小的蝙蝠,藉著這個空檔唱了較簡短的守護禱詞,一道白光從傘尖炸裂而出,那團蝙蝠聚成的黑有一瞬間的潰散,葉修只得抓緊這瞬間,邊奮力狂奔邊暗誦御風禱詞。

 

風在腳底匯聚,葉修盡全力在樹林裡迂迴,左手傷口還沒完全癒合,不管怎麼逃卒士都會聞血而來,他迂迴是在爭取時間,這下變得這麼大群,可不能全帶回營地,他想要避戰,打定主意先等傷口癒合,再來要逃就不算是大問題。這些卒士只要不受刺激就會維持蝙蝠獸型,限制自然大,以一擋百做不到,但要慢慢甩開還是有可能的。

 

葉修調整著呼吸,盡量節省體力消耗。他真的萬萬沒想到會演變成這種局面。胸前菸盒連拿都沒拿出來,不禁有些懊悔。天知道這些卒士是怎麼了,一下追著一群精靈跑,一下又不知從哪裡冒出這麼多追他一個,葉修身為獵人有值得驕傲的十年狩獵經驗,卻從沒遇過、也沒聽說過這種情形。

 

葉修一方面自嘆倒楣,一方面卻也感激。這下子就可以確定近幾年來卒士數量增加確實是個異像,是該聚集所有獵人,甚至要找以馮主席為首的整個管理階層一起好好面對了。

 

榮耀大陸上有三大種族,分別是受到榮耀女神祝福的人類、生於黑暗的吸血鬼以及崇拜自然的古老族群人狼。人類與吸血鬼對立已久,直到約百年前榮耀聯盟創立,人類中頭腦或體能出類拔萃的獵人與吸血鬼中高貴的領主、騎士開始合作,獵人將血獻給領主與騎士,領主與騎士便不對愚人下手,甚至會幫忙獵人獵殺低級的卒士──反正他們也不齒那些沒有智慧的低等吸血鬼。至於人狼,自古以來就是中立,在荒野各自尊崇著族群領袖過著部落生活,獨善其身,本就與其他兩方沒什麼交流。

 

這種動態平衡維持已近百年,對葉修他們這一代而言,和平是一種常態。近幾年陸陸續續都有獵人提出卒士數量增加,應多注意的報告,卻總是被掌握政治決策權的管理階層忽略,獵人裡有這種憂患意識的也算是少數,葉修是其中之一,甚至算是先聲,但就算他的能力為多數人信服,他的意見仍未被重視,甚至有以為是危言聳聽、惟恐天下不亂的。

 

雖然不排除那些傢伙有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堅定意志,葉修心想,但好歹自己可當個人證,萬一還負了傷,說不准這證據就更充分了。葉修握了握左手,傷口已經癒合,血已止住,他開始提速,穿梭在大小高矮不同的植披之間,每變換一次角度,後面拖著的龐大黑影就剝去一層。少了血味的指引,卒士的愚昧頓時成了牠們最大的盲點,看起來追著葉修的牠們才是被動弱勢的那一方。

 

葉修估量著還需要周旋多久,雖然他是身體能力比一般愚人優秀的獵人,但放在獵人當中比較,他的體力卻不大好,更別說要和根本不知疲憊為何物的吸血鬼比較了,這場你追我跑持續愈久對葉修而言愈不利。他估摸著再轉三次方向就要回營地去,再在前往營地的時候多消耗幾次,這樣最後那數量應該不至於難以應付。

 

沙沙沙沙沙沙────葉修正下定決心,豈料得四周林木又開始響聲大作,完全是重蹈覆轍,毫無新意!

 

「我靠,不是吧?!」葉修忍俊不住叫出聲來,很不情願地抬頭一看,果然,又是一大片黑壓壓的墨色無情襲來。

 

難道真要在這裡交代了?葉修咬牙,千機傘大開成一面大盾,重心下沉,原本後方的和新來上方的兩波匯聚在一起,黑色瀑布似地朝傘面灌注而下,葉修立刻不可抗地往大地的方向墜。

 

砰砰砰砰砰砰砰────一隻隻蝙蝠像巨大冰雹撞在千機傘上,葉修的視界也頓時被這完全的黑暗包圍。

 

在葉修落地前,忽然從一旁的樹叢跳出一隻通體如月色般銀白透亮的巨大野狼。大狼後腿一蹬,昂首一聲凌厲長嚎,壓倒性的野蠻力量竟然震散了一圈蝙蝠,牠們像被摔爛的水果嘩地散開。

 

大狼趁著這個空檔張嘴銜住葉修,頭一甩把因為衝擊而呈現半恍惚狀態的葉修扔到背脊上,葉修下意識抓緊牠柔軟的毛皮,接著只感受到風,呼呼刷著全身,隱隱約約又聽見好幾聲狼嚎,以僅存的意識判斷他這下是遇到了人狼、還被帶走了。這情況或許並不比被卒士追來得好,最後很可能是殊途同歸!

 

人狼很少會吃人。說是很少,也就是說並不是完全沒有。葉修被夜風刮著,很快恢復清醒。他立刻發現手上沒了千機傘,心下一慌,卻硬生生壓了下去,努力攀近這隻大狼的耳邊,一字一句慢慢喊道:「我武器掉了!如今是一介草民愚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救下我,先謝謝您,但拜託請放過我吧!」

 

人狼和吸血鬼一樣可以在獸型和人型之間變幻,但人狼之間雖然也有天生力量的差別,內部卻沒有像吸血鬼那樣明顯的階級分化。人狼多是半獸型,只有力量最強大的領袖才可能完全轉變為人型,其他多會保留部份獸類特徵,比如靈敏的耳朵,而幾乎只有在戰鬥時、遇到危機時才會完全轉換成狼姿態的獸型。獸型態的人狼更能發揮他們強大的原始力量,但卻仍保有理性,這就是人狼這個種族能獨霸一方如此之久的原因,他們是野性與理性這兩股看似衝突的力量的完美中和。

 

所以葉修假設這隻毛皮柔軟又漂亮的大狼聽得懂人話,極盡誠懇之能事地坦白他沒了武器真的就是愚人,狼為刀俎我為愚肉的狀態。

 

大狼好像聽進去了,以一聲長嗷作為回應。嗷聲極響,振得葉修耳鳴嗡嗡。葉修不知道人狼在狼型態時會不會說人話,他也聽不懂狼語,但總覺得這叫聲雖然震耳欲聾,但卻不帶絲毫敵意,和剛剛震散卒士的嗷聲截然不同。

 

葉修於是決定閉上嘴,好好抓緊不讓自己掉下去。除去這隨著大狼跳躍不時會讓整個身體騰空的顛簸,這背其實挺舒服的,銀白毛皮柔軟又溫暖,沒有野獸的腥味,反而有一股草葉的清香。葉修莫名覺得不擔心了。回想方才二度遇到卒士大軍,再慘也不過那樣。

 

葉修瞥見兩手手腕上斑斕的契約印記,他想還好離開營地時沒有對喬一帆說到「我發誓」之類的字眼,否則他現在大概是要因毀約而痛苦不堪了。意識到自己還能樂觀地揶揄自己,葉修就真的完全安下心來了。

 

 

大狼載著葉修奔馳了好一段路,穿過半片森林,到了一片紮營地,總算停了下來。大狼蹲低身子,讓葉修能踩回地面。葉修辛苦地下了狼背,感覺好像三百年沒踩過地,站不太穩,搖搖晃晃地又撞在大狼身上。

 

大狼轉過身來用鼻樑蹭蹭葉修,簡直像隻被馴服過的狗。葉修一怔,下意識伸手摸摸狼的鼻樑骨。大狼瞇起眼睛坐了下來,蓬鬆的大尾巴捲在葉修身側。

 

坐著的狼大概還比葉修高了將近半公尺,如今弓著背低著頭,就是為了方便讓葉修摸。葉修不可思議地感受號稱榮耀大陸最強悍且孤高的人狼以狼的姿態在自己的撫摸中乖順地垂著耳朵,平穩溫熱的獸息近在咫尺,大狼背著月光,毛尖像是沾著星屑,閃著近乎透明的光芒。

 

「葉修前輩。」前所未有的體驗讓葉修有些失神,忽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驚弓之鳥似地嚇得肩膀一聳。

 

轉頭看向聲源,竟然是輪迴的副隊長江波濤,兩手還小心翼翼地抱著千機傘。跟在他身後還有輪迴的其他隊員,從左至右分別是杜明、方名華、呂泊遠以及吳啟。

 

「小江?怎麼是你們!」這回葉修是真驚訝了。

 

江波濤很有禮貌地兩手呈上千機傘還給葉修,同時葉修也發現平時溫和的江波濤此時神情格外嚴肅。

 

「這麼說,這裡是輪迴的營地……千機傘…我剛剛……不只一個人狼…」葉修腦內努力推理,嘴上碎碎念的內容一片混亂。

 

「抱歉,葉修前輩。我們不是故意要瞞著聯盟,只是這身份多少有點尷尬,就是族群裡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我們這麼做。」江波濤說。

 

「……」葉修楞楞地半開著嘴,經過江波濤的一番話,腦內各種資訊很快便整理成一塊:輪迴其實是人狼組成的、剛剛救下自己的是狼型態的輪迴隊員們、而背著他一路趕到這裡的是……

 

「周澤楷?!」葉修猛地轉頭看向那隻銀白色的大狼,大狼眨了眨一雙金色的圓亮瞳孔,頭上下晃了晃,點頭的樣子。

 

「我去……」葉修感嘆地拍了拍大狼──輪迴隊長、目前榮耀第一人、位稱聯盟主冠的青年周澤楷──的頭,說道:「你也長太大、太大了!」

 

周澤楷聽到這句話,好像被開啟了什麼開關似的,興奮地舉起尾巴,下顎一收讓葉修整個人撲進毛茸茸的胸膛裡。

 

葉修曾救下小時候的周澤楷,那時候他還是個高度及膝的小不點呢!葉修只當萍水相逢,結果數年後周澤楷領著輪迴進入聯盟,拿著卓越的狩獵戰果去和葉修相認,葉修那時就已稱讚過周澤楷長得好,真是天生的獵人,哪想得到他竟然是人狼。

 

葉修有些困難地掙脫大狼的懷抱,差點吃得一嘴毛。

 

「小周怎麼不變回人型麼?那樣比較好講話啊。」葉修說。

 

「其實狼型態也可以講人話,應該沒什麼差別……」江波濤有些汗顏地答道。

 

「啊、也是……」葉修想起就是人型的周澤楷也是不怎麼會說話,「但至少我不用一直仰著頭,你也不用一直低頭,比較輕鬆吧?」

 

周澤楷卻慌慌張張地搖了搖頭。

 

「呃,因為隊長現在變回人型的話沒衣服穿……」江波濤繼續代言。

 

「……」葉修無語。這還真是滿科學得找不到點可以吐槽的理由。

 

 

待續。

 

後記:

設定寫了幾乎一張A4,覺得不打渾身不舒服,唉……但也只是這樣了,沒有任何其他理由與目的(????

一開始完全只是因為俺覺得哇周澤楷好適合狼人喔!霹靂卡霹靂拉拉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打完如今俺還是一心覺得哇周澤楷好適合狼人喔!

周澤楷好適合狼人喔!哎呀說一百遍俺也不會厭煩欸嘿嘿(←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打後續,只好把希望能寫到的角色列一列讓以後的俺憑弔憑弔(????

興欣:葉修(獵人)、包榮興(獵人)、方銳(騎士)、羅輯(獵人)、莫凡(獵人)、喬一帆(騎士)、蘇沐橙(領主)、唐柔(獵人)、魏琛(領主)、安文逸(騎士)

   方銳、喬一帆、魏琛、安文逸與葉修結約;蘇沐橙原本與葉修結約,後與唐柔結約。

藍雨:喻文州(獵人←領主x愚人的混血)、黃少天(領主)。兩人結約。

霸圖:韓文清(騎士)、張新杰(獵人)、張佳樂(獵人)、林敬言(獵人)。

   韓文清與張新杰結約。

嘉世:邱非(獵人)

雷霆:肖時欽(獵人)、戴妍琦(騎士)

微草:王杰希(獵人)。微草是全獵人隊。

義斬:樓冠宇(領主)、孫哲平(騎士)。義斬是全吸血鬼隊。

輪迴:周澤楷(人狼)、江波濤(人狼)、孫翔(獵人)。除了孫翔,輪迴是全人狼隊。


评论 ( 17 )
热度 ( 35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