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黃葉【然後呢】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黃少天x葉修。總之就是…戀愛文…

 

 

藍雨戰隊訓練室,黃少天和喻文州拉著椅子坐在同一台電腦前,兩人都是認真深刻的表情,似乎在討論些什麼。常規賽下半賽季雖然才剛開始不久,但比賽對選手而言就是職業重心,每天花時間討論一下多自然的事。

 

「隊長,你怎麼看?」

 

「嗯……確實不能輕易放過。」

 

「果然這是一個好機會對吧?不把握好不行啊!但到底要出什麼招比較適合啊?一下出大招好像會太誇張,感覺很容易弄巧成拙,但如果招打出去根本比搔癢還不如那真是不如不要了…隊長隊長拜託讓我聽聽你的意見唄!」

 

「你之前怎麼做的?這都第三次了吧?」

 

「嚴格來說是第二次。」

 

「哦,是了,你們是夏休期開始的,第一年自然沒遇到。」

 

「是啊是啊!去年我也沒想在這上面費啥勁,跟那貨過情人節怎麼想都畫風不對啊隊長你說是不是?總不好把對待妹子那套搬來用,逛街吃飯牽牽小手看夜景再遞個包裝特精緻的禮物再鑽進個暗不溜丟的公園接吻抱抱啥的,不知道會被那傢伙損成什麼樣啊!我自己腦補過了,別說什麼浪漫的氣氛了,若沒搞成相聲還會覺得哪裡不對勁哩!」

 

「呵呵……」

 

喻文州只能笑,乾笑。他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成為黃少天的戀愛顧問,何況對象還不是一般妹子,是那個葉修。先不提喻文州自己的戀愛經驗夠不夠資格當顧問,他相信即使是滿等又全身銀裝的情場高手也不會知道和那個感覺會堂堂正正說我的真愛是榮耀的男人談戀愛是個怎麼樣的概念。

 

其實他們倆幾分鐘前還真是很認真在進行賽前推盤的,電腦螢幕毫無疑問是比賽錄像,只不過已經暫停了好一段時間,作為螢保程式的泡泡滿畫面飄啊飄的,可能黃少天下次講話時螢幕就要省電地自動黑屏了。到底話題是怎麼跑到情人節去的呢?可惜現在不是比賽,是不可能回頭再調出畫面重新研究的。

 

情人節就在下禮拜的今天,確實是個再不想想辦法可能就要開天窗的尷尬時點。喻文州不是不能理解黃少天急著想要些靠譜的對策,但這方面他能幫到的真的是少得可憐。

 

黃少天還在逕自說著,英雄史詩一樣慷慨激昂地演說著他是如何從新年開始就在思量怎麼做,聲明他並不是特別想要過這種基本上只有女生才會期待的節日,只是因為想要藉著這個理所當然可以有些特別安排的機會好好讓葉修明白他們倆現在是什麼樣的關係。

 

為什麼要讓葉修好好明白他們倆是什麼樣的關係?他們明明早從搞曖昧階段畢業了,從兩年前的夏休期開始他們甚至還開始同居了呢!但這對黃少天而言就是問題所在了。

 

他們同居生活已經邁入第三年,但是,仍然,聚少離多。事實上,葉修根本還是把黃少天買來就是要和葉修過生活的溫馨小家當免費民宿。說「還是」,是因為兩年前黃少天鼓足勇氣敲QQ對葉修說「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刷屏略)和我住一起吧」之後,葉修乾脆地回:「哦,好啊。」黃少天當下一喜,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卻又馬上被葉修一個鷹踏釘回地面:「但現在是夏休期耶少天,哪有去你們藍雨打客場過夜的機會啊?」

 

天知道葉修是在裝傻弄黃少天呢,還是真沒意會到小情人求同居的意圖呢?總之黃少天還是先炸了鍋,一串應該要被消音發黃牌的粗話後沒好氣地把話講得更明白了。同居!我要你來跟我同居!結果葉修回了個「呵呵」,頭像就在黃少天注視之下灰掉了。黃少天哪裡管,繼續刷屏,還抓了手機撥號給蘇沐橙。

 

之後其實也沒什麼曲折,幾天後葉修來到G市,一身輕裝,來觀光都沒這麼輕便的,但他倒也就這樣和黃少天一起度過了夏休期。夏休期之後呢?就又回H市了。黃少天從不同意到妥協,再從妥協到斷念。但就葉修而言他是盡力了。就算是在賽期,就算不是和藍雨碰撞的回合,葉修三不五時還是會去G市住上個十天,但那頻率呢,大概是三個月一次,一年也才十二個月,只有冬休和夏休期那住房率才比較紮實。住房率……黃少天真的無言以對。

 

維持著這種情況,名不符實的同居生活邁入第三年,黃少天覺得應該要來點強硬的手段改變一下了。這下葉修退役也是第三年,興欣戰隊的發展也明顯成熟不少,應該不需要葉修再那麼細心呵護才對。這次不能再讓葉修忽悠過去,同居!他要葉修把放在興欣的衣服內褲襪子牙刷浴巾等等日常用品都通通搬來G市!

 

然而想歸想,具體要怎麼做,黃少天真的沒底。想來他不是沒和妹子交往過,那時自己和對方都是小年輕中的小年輕,看場電影再上西餐廳奢侈地吃一頓就覺得好浪漫好幸福,那種氣氛之下真是不管多任性的要求都沒可能被拒絕。但這怎麼想也沒辦法套用在他和葉修身上。

 

於是他將無助又帶著期待的眼光拋向以戰術仔細高明著稱的好友喻文州:「隊長隊長,你怎麼看呀?」

 

「嗯……」喻文州環臂做沉思狀。這問題真的很難,超難啊。喻文州心底忽然浮現了隊友鄭軒的口頭禪…壓力山大。藍雨裡黃少天只有跟他一個人明說他和葉修的事,背負著這一種完全的信任,推也不是,硬扛也不妥,實在壓力山大。

 

「現在先不要糾結對方是誰的問題好了,如果單純就情人節要送什麼的話,你會送啥?」黃少天也看得出喻文州有些為難了,貼心地設了更合理的情境。

 

「嗯……巧克力吧。」喻文州誠實說道。

 

「巧克力啊…確實是個滿妥的選項。不過他好像不怎麼喜歡吃甜。」

 

「也有苦的巧克力,還有酒心巧克力之類的。」

 

「酒心?可他不會喝酒啊!」

 

「那不是正好麼?」

 

「……」黃少天頓時啞然無語,看著喻文州溫和的笑容,覺得這個選項還是跳過不計好了。

 

就在黃少天難得安靜的空檔,訓練室的門被打開了。這下換喻文州露出期待的神情,往來人看去,是宋曉!不愧是我大藍雨值得信賴的關鍵先生!

 

「欸欸欸!宋曉宋曉!你來你來!」宋曉才剛看到隊長副隊才正想要打招呼,黃少天就搶先一步,招呼宋曉入座。

 

「隊長副隊推盤麼?」不知情的宋曉天真地拉了椅子一起坐在電腦前,喻文州沒回答,只是衝著宋曉笑了笑,宋曉皺了皺眉,總覺得隊長笑得有點兒勉強啊,難道推盤遇到了什麼問題?

 

「宋曉宋曉,我知道你和你那準宋太太同居也有幾年時間了,讓我問一些個問題好不好啊?那啥,別緊張,沒有要探你隱私的意思啊,只是求個意見啊!」黃少天說,根本沒去接推盤的話題。

 

「啊?呃、啥問題啊?」宋曉迷迷糊糊地,也只好先答應。

 

「哎呀,其實這是幫我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問的啦!他啊,和我朋友的朋友的堂妹交往也有幾年時間了,兩年前妹子答應和他同居,可今年都第三年了,那妹子還比較常是住在自己家裡啊,只有偶爾才想到似地去和他住個幾天,搞得他很鬱悶。這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啊,同居不就是一同居住的意思嘛,這樣名不正言不順,是會天下大亂的啊……」

 

黃少天一邊講,宋曉和喻文州一邊用眼神交流了許多訊息。宋曉心底直吐嘈,啥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啊,這分明就是黃少天自己,而那堂妹不就是葉修麼。雖然黃少天和葉修在一起這件事真沒多少人知道,藍雨裡只有喻文州獲得黃少天親口證實,但其他人不是盲人或聽障,誰不知道他們倆早走在一塊兒還搞同居了呢?他們對同志沒偏見,雖然覺得黃少天口味獨特,但到底好夥伴一場,不支持是對不起這份情誼的。

 

「所以,他就想趁著這次情人節製造一個轉機,徹底收服那妹子啊!宋曉,你有什麼辦法不?」

 

「啊……」宋曉心底還在忙著吐嘈,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怎麼?我說太快你聽不清楚麼?所以說,我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

 

「我有聽清楚有聽清楚!」宋曉連忙打斷,要知道再讓黃少天重複一遍不是複製貼上那麼簡單,而是會有一番加油添醋的創新,原本一分鐘的內容被擴充成三分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看他們隊長儼然已經進入對黃少天的話左耳進右耳出的泰然模樣,宋曉知道黃少天已經就這件事扯了有一段時間了,可不能再讓他繼續下去。

 

「那怎麼樣怎麼樣?」

 

「呃……啊!」宋曉靈光一閃,「我記得好像在網路上看過一種說法,有個辦法很適合同居的情侶,能有效增進感情和增加相處時間。」

 

「什麼什麼?」黃少天興趣盎然,這哪是在為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關切的程度?

 

「養寵物!而且最好是狗,如果養成一起去遛狗的習慣,會更有一家人的感覺。」宋曉說。

 

黃少天點點頭,一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樣子。

 

「養狗啊…要養哪種狗呢…」黃少天又開了新話題。

 

「這我們就真的管不到了吧,畢竟是少天你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該煩惱的事啊。」喻文州趕緊接話,瞇細眼笑著看看宋曉,最後話鋒落在黃少天身上。

 

「啊,嗯,也是啊,呵呵呵呵……宋曉謝謝你啊!我代替我朋友的朋友的堂妹的男朋友感謝你!啊、來來來!剛剛那視頻還看到一半呢!」黃少天也不是真的白目到沒眼珠看不到喻文州下的最後通牒,趕緊傻笑幾聲把螢幕從黑屏中喚醒。

 

之後黃少天就很盡業地沒再為葉修開小差了,因為他差不多已經拿定主意要怎麼辦了。

 

 

那禮拜的比賽結束之後,黃少天撥了電話給蘇沐橙。他和葉修的事,除了喻文州,(他以為)就只有蘇沐橙知道了。而且蘇沐橙又是葉修的紅粉知己,黃少天遇到問題第一找最近的喻文州,第二自然就去找離葉修最近的蘇沐橙了。

 

「蘇沐橙蘇沐橙!」

 

「晚上好啊,有什麼事啊?」

 

「我說…他喜不喜歡狗啊?」黃少天直接問,蘇沐橙也自然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

 

「怎麼啦這麼突然?」電話這頭的蘇沐橙起身離開訓練室,就坐在她旁邊的葉修眼睛也沒抬一下,猶自把弄著鍵盤滑鼠。

 

「沒啦,就問問!」黃少天語氣有些急,蘇沐橙不禁呵呵笑出聲來,對於黃少天這一通電話的用意已猜出個大概。

 

「應該不討厭吧?聽說他小時候家裡就有養狗。」

 

「是哦?是什麼狗啊?」

 

「沒聽他說過,我也沒問。」

 

「咦?連是大隻的小隻的胖的瘦的公的母的長毛的短毛的都不知道麼?」

 

「嗯…不知道……」

 

「哎唷!……唉……」黃少天大概原本還想吐幾句,但想到對方是蘇沐橙,只好全部化作一聲嘆息,一方面是對妹子不好太粗暴,另一方面也是知道這妹子惹不起。

 

「呵呵!我說啊,你就別想多了,我相信你不管送什麼他都會嫌的。」蘇沐橙說。

 

「我次奧!有沒有這麼難搞啊!那傢伙有資格這麼大牌的麼?送什麼都嫌?難討好也要有個限度吧!不如說有人要討好他他還不感激涕泣就已經是可忍孰不可忍,什麼都嫌那是什麼道理?」

 

「有道理啊。」多年交往下來蘇沐橙也習慣了黃少天線上線下始終如一的文字泡攻擊,手機拿遠了一些,直到黃少天語氣告一段落才又順勢接上。

 

「啥道理?」

 

「因為他害羞!」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蘇沐橙再度把手機拿離耳朵,就聽見黃少天的聲音像山谷回音,靠靠不絕。

 

好不容易黃少天發洩夠了,略顯暴躁地說:「唉,沐橙女神,我這次真急著,拜託笑話就省著些吧!」

 

「沒說笑,是真的。」蘇沐橙語氣神色倒是真的很認真,「他不擅長這種事,害羞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但他也不是完全口是心非,你就讓他嫌個一句,他要是真的開心,不會藏的,也藏不了。」

 

「……」

 

「黃少?掉線了?」

 

「……我知道。」

 

「嗯?」蘇沐橙這次倒是得拿著手機貼緊耳朵才能勉強聽見。

 

「那我知道啦!」

 

「呵呵!」蘇沐橙笑得開心。不擅長的不是只有葉修,不然黃少天也不會打電話給她了。

 

「那貨現在在做啥?」黃少天轉了個話題,想裝沒事閒聊起來。

 

「打榮耀呀!」

 

「哼,想也是!」

 

「呵呵,後天的這個時候大概就在你那邊打榮耀了。」

 

「靠靠靠靠我這裡可不是網吧!」

 

「呵呵,興欣這裡也不是他家啊!」

 

「……」

 

蘇沐橙喜孜孜地感受著黃少天的沉默。讓黃少天無話可說,真是滿有快感的。

 

「抱歉,那件事還真的沒辦法給什麼具體的建議了。」蘇沐橙把話題拉回一開始的問題。

 

「沒啦,已經很夠了!謝啦。」黃少天乾脆地說。

 

「哦?有主意了?」

 

「嗯…差不多吧。」

 

「有點好奇吶,是什麼?」

 

「到時候直接問他!」

 

「啊……」蘇沐橙一愣,這還真是沒主意中的主意啊。不過也許是最適當的。她試著想像葉修的反應,想必又會讓他困擾一把,然後又會反讓黃少天不知所措吧。那也不錯,這就是戀愛啊。

 

「我知道有點笨,不過算了,愈糾結愈覺得自己很白痴。」

 

蘇沐橙笑。

 

「妳笑妳笑就都給妳笑!哼!好啦,不耽誤妳時間,掛了。」

 

「嗯,晚安。」

 

「晚安。」

 

蘇沐橙回到訓練室,葉修仍然在電腦前目不轉睛,但在蘇沐橙坐下時,懶懶問了一句:「是誰這麼晚吃飽撐著還打來啊?」

 

「你猜?」蘇沐橙機靈地眨眨眼睛,葉修搖搖頭,歎道:「唉,這猜起來真是太沒挑戰性了!」

 

 

葉修承蒙蘇沐橙提點,早早數著二月十四號的到來,早先搞定交通,在十三號晚上就到達G市。回想蘇沐橙送他出門時說:「這次回家別這麼快就又溜出來囉!」不禁有些無奈,他也知道黃少天其實不滿他這樣好像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為了興欣確實是一點。至於其他因素,老實說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黃少天來接他,兩人胡亂聊著,到家,放下那些少得難以說是行李的包袱,鎖門,由淺至深交換幾次接吻。這熟悉的流程練到今年是第三年了,說不准明年就再也不是這個模式了。

 

葉修似乎心不在焉,黃少天沒看漏。他知道蘇沐橙不可能洩他的底,但也明白葉修不可能全沒察覺。最簡單就是開門見山,這麼多年交情了,迂迴無用,又不是要打比賽來著:「我說老葉,我們養狗好不好?」

 

「養狗?」葉修皺眉,這倒真的是他沒有想像過的展開。不過見招拆招一向是他的長項,很快反駁回去:「有你一個就夠吵了,還養狗?是多想不開?你好歹也要想想鄰居的痛苦啊!」

 

「你也很吵好不好!」黃少天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會被狠狠吐嘈,但還是不可忍地反嘲諷回去。

 

「不,我是說認真的少天大大……有你一個就夠了,我承受不起,這房子的隔音效果恐怕也承受不起。」

 

黃少天撇撇嘴,明顯的不開心。說好的有效增進感情和增加相處時間呢?說好的害羞的葉修呢?這不是哪個都沒有嘛!還說什麼有我一個就夠了……嗯?有我一個就夠了?

 

黃少天沒有繼續纏過來,葉修反而有些不習慣了。正想轉身去開開電腦,黃少天忽然像是罩了一圈治癒光芒,神采奕奕得像換了個人。

 

「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黃少天興奮起來很明顯那就是語速又快上一層,「再說一次再說一次!剛剛那句!」

 

「啥?」葉修一愣,難道黃少天喜歡被損?這還真是新發現。被虐體質有這樣突然覺醒的?

 

「為什麼不想養狗?」

 

「因為有你一個就夠吵了。」

 

「把吵字去掉。」

 

「因為有你一個就夠了。」

 

「再一次。」

 

「因為有你一個就夠了。」

 

「再一次!」

 

葉修很配合了,但事不過三。他看著黃少天開心得像個十八歲少年,都不知道該覺得可愛還是覺得無奈。確實,有你一個就夠了不是假話,至於黃少天以為的雙關涵義,不得不說是有那麼一點。但這樣反覆重申實在太噁心了,黃少天右手已經攬在腰間,葉修只覺氣氛不妙。

 

黃少天湊近又是一個吻,這次吻得久了些,曖昧的空氣早已醞釀完畢整個爆發。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是冬休期,並沒有隔很久,但顯然一旦有了肢體接觸,那些是很容易被遺忘的。不管多久都是久。

 

好不容易結束一個長吻,兩人都不可抗地紅了臉。葉修乾脆兩手伸過黃少天的肩膀,下顎撐在他肩頭上,多少有迴避視線遮掩臉上紅潮的意思,順便再把話題拋出去,像丟個舒露露轉移攻擊目標:「好,那就養寵物。」

 

「你說的喔,食言弄死你!」黃少天說著用下巴撞了葉修肩膀一記,不痛,反而癢。

 

「但不要狗,養貓。」

 

「啥!不要!不行!不可以!」

 

「為啥啊?貓多安靜!你難道就真的沒有一點為鄰居著想的心麽?不應該啊!」

 

「我對貓毛過敏!」

 

「啊?真的?哈哈哈!那正好了!」

 

「好個屁!」

 

「你就不要呼吸吧。」

 

「靠靠靠靠葉修你唔!」

 

黃少天還想罵什麼,他自己下一秒也就忘記了。葉修主動吻上的機會不多,不把握他就不配叫機會主義者了。這吻有些亂七八糟,兩人氣息混亂地雜和在一起,理性的力量也漸漸弱了下去。

 

明天情人節兩人會出門去,要說約會也行但他們沒什麼自覺,一路上胡亂聊得經過的人以為他們是專業唱雙簧的在對練。至於他們會多牽個什麼樣的新成員回家,只能確定那小傢伙該是個毛茸茸會汪汪叫的過動兒。

 

完。

 

後記:

打完這篇俺發現一件事,俺打的黃少天的台詞是否太文言…粗話率似乎有點低(????

然後就…

就沒有然後了OJZ

如今已經超過俺的睡覺時間,這種感覺好久沒有了,記得應該是六年前,俺也曾經打文打到忘記時間……(遠望

然後也是那樣子的晚上,會讓一篇應該一千字就要完結的東西拖成六千字。

哈哈哈。(乾笑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评论 ( 11 )
热度 ( 29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