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翔葉【青藍清嵐】(上)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孫翔x葉修/唐昊x林敬言。捏造葉修、林敬言已年過而立,孫翔、唐昊已是隊上前輩級大神的未來

 這上篇唐昊和林敬言還完全沒出來OJZ俺原本以為只會有一千字…

 孫翔是個初戀小少女…^q^…

 

 

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場全明星賽,就是平常面對什麼情況都雲淡風輕的葉修也忍不住感慨萬千地環抱雙臂長嘆了幾口氣。

 

這次全明星賽的主題好像就是要送舊似的,只要有點資歷的熟面孔就通通被丟進B隊。同戰隊被拆?不管是粉絲還是選手們自己好像都不是很在意了。B隊不乏歲數三開頭的老將們,他們雖未退役但出賽率已大不如以往,在有限的表現機會中仍然得以入選全明星,無非是粉絲長年支持下的結果。有許多並非完全空穴來風的八卦指出本賽季結束後,將會有一場流星雨──退役潮。千萬光年外的星星墜落我們當美景看,但這些榮耀明星的隕落,可就不是什麼特美的事了。

 

最後一次。老將和老將的粉絲們都不得不感傷一把。這是最後一次全明星賽了。雖然全明星賽一直不是需要認真計較勝負的正式競賽場合,回饋粉絲成份居多,但也正因為如此,這活動誠實表現了榮耀是個「遊戲」的初衷。粉絲開心,選手們自己也得以抱持相對輕鬆無負擔的心情進行切磋,多少可以釋放上半賽季累積的壓力。

 

終究大家都是一樣的,不管粉絲還是職業選手,他們都是因為喜歡榮耀才聚集在這裡。

 

最後全明星團隊賽,B隊老將們以靠時間累積而成鐵錚錚的經驗、默契、戰術意識等推倒一席後輩。沒有什麼壓倒性的優劣,但卻有太多巧妙的細節,雖然打得久,卻高潮迭起。結束後掌聲持續了好久,粉絲、甚至是場上場下的後輩們都有激動落淚的,老將們沐浴其中,回憶他們投注青春後獲得的榮耀,心境大同小異:或有遺憾,卻無悔。

 

賽後記者會仍然以老將為主角,一個都逃不了……除了葉修。他先是發揮早年躲鏡頭的本事溜到體育館外頭的角落吸了根煙,才慢悠悠地走回會場打算和興欣的夥伴們會合。沒想到還在走廊裡晃,喬一帆迎面而來,腳步匆匆忙忙,一臉也是很著急很緊張的模樣,葉修忍不住笑,說:「喬隊,腳步悠點,萬一摔了可傷不起。」

 

沒想到喬一帆竟然先動手了,不由分說地就伸手半推半拉地帶著葉修往會場去。葉修嘖嘖幾聲,抱怨喬一帆一點也不敬老尊賢,趕他這尊榮耀大神像趕狗似的,當然不是真心的,純粹想逗逗這個興欣準隊長。興欣裡把敬老尊賢四個字體現得最完美的喬一帆為難地皺皺眉,委屈地說:「大家在等前輩啊!」

 

「等我做啥?那麼多人欺負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人好意思麼?」葉修也不知道在扯什麼,難道是有自覺榮耀生涯十餘年欠了多少債、吸了多少仇恨,也會怕大家揪團報復的?他自稱榮耀之神臉不紅氣不喘,眾人雖沒嘴反駁,但他們實在更樂意叫他榮耀最大Boss,恭維有之,更多是想推之而後快。

 

「是要照相!」喬一帆無奈補充。

 

「照相?哦…該不會是要聚集我們這些老人拍畢業照吧?噢,如果用黑白沖印一定更有感覺,哈哈哈。」葉修胡亂笑了幾聲,倒是不再那麼被動,乖乖配合起了喬一帆的腳步。

 

葉修一到現場,記者們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問了幾個問題,同時展現高超走位技巧把大神引到安排好的照相位子上。給他的位子十足厚道,穩穩的正中央,只是右邊錢包臉韓文清左邊大小眼王杰希讓他壓力有點大。

 

「就不能給我換個位子嘛!」葉修捍衛人權一般極力要求,但立刻右邊一聲老虎低吼般的閉嘴左邊一聲極其不耐的嘆息,同時攝影師們更已經啪啪啪地快門不斷。葉修搖了搖頭,但終究還是笑了出來。他左右的那兩個人也是一樣。

 

訪問做好了照片也拍完了,媒體人們就如他們來時風風火火,去時散得也很迅速,現場頓時只剩下了選手們。葉秋趁著左右兩個被他們各自隊上的後輩簇擁之間又溜出人群,猛地手臂又被捉住,葉修無奈回首,這次不是喬一帆了,而是嘉世隊長邱非。邱非看起來只是要找葉修說說話,手很乾脆地放開。

 

「小邱啊。」葉修露出少有的很有前輩樣的溫溫微笑。邱非說是他從小看到大的都不為過,是像弟弟一樣的後輩,而且葉修對照顧弟弟也不陌生,雖然邱非看起來成熟內斂,但卻更讓葉修忍不住掛心。不是不相信他,反而是因為按捺不住對他未來的期待而幾乎感到著急。

 

「……」邱非的視線沒有和葉修對上,焦點落在偏下的地方。不是欲言又止,也不像周澤楷在努力思考要怎麼說。

 

這次邱非也被選入全明星,加上孫翔,讓這次全明星賽有兩個戰鬥法師。雙職業的情況並不是第一次,王杰希和高英杰、黃少天和盧瀚文等已經好幾次一同入選,但不同的是邱非和孫翔是不同隊,也沒有前輩後輩的關係,然而他們不是完全沒有淵源,甚至不是三兩句話可以說明得了的關係。

 

孫翔的一葉之秋原是屬於嘉世的鬥神,而邱非是嘉世訓練營學員中被葉修欽點的小新星。在孫翔到來以前,大家都認為邱非會是一葉之秋的繼承人,葉修雖然從不正面回應類似問題,但對邱非的指導從沒少過,誰都看得出邱非的特別。

 

不料葉修忽然退役離開嘉世,新秀孫翔直接轉會進來變成一葉之秋的操作者。結果沒有葉修的嘉世並沒有更好,常規賽被淘汰進入了挑戰賽,然後被葉修新組的興欣戰隊擊敗,面臨拍賣危機,好不容易易主,卻又得打一年的挑戰賽掙回聯盟的一個席位……這當中許多人來來去去或搖擺不定,只有邱非一直都在。那時他才十八歲,年輕的他究竟承受了多少又捨棄了多少,除了他自己又有多少人能夠體會?大家只知道最後他做到了,帶著新嘉世返回聯盟。如今嘉世雖沒有昔日強勢,但身為隊長的他和其戰鬥法師戰鬥格式的表現毋庸置疑。

 

大家都說雖然葉修的鬥神一葉之秋給了孫翔,但鬥神的意志卻由邱非繼承去了。雖然邱非的風格和葉修並不相同,但懂的人在他的戰鬥格式裡,一定可以輕易看到昔日「葉秋」的風采。那並不是一種模仿和複製,而是轉化和更新。這點葉修比誰都了解。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葉修早就知道邱非的青色是多麼純粹漂亮。

 

「怎麼啦?小邱。」葉修伸手揉了揉邱非的短髮,他頓時很能體會在父母眼中小孩不管長多大都還是那個小孩的心境,邱非現在是獨當一面的隊長了,但在葉修眼中無異於當年訓練營裡的小少年。

 

葉修在頭上這一揉,好像按到邱非什麼開關似的,邱非身子一顫,忽然跨出一大步,張開手臂抱緊葉修。突然的力道讓葉修一愣,但很快也領會地拍著邱非的背做為回應。

 

「葉修前輩,謝謝你。」邱非語氣中帶著難察的哽咽,若不是那稍微上飄的尾音,葉修也不會發現。

 

「呵呵,不謝不謝。」葉修繼續拍著,安慰小孩似的。

 

「……」然後邱非又陷入沉默,但仍沒有要放開葉修的意思。

 

「捨不得哥啊?」葉修促狹一笑。

 

「還想和前輩多打幾次。」邱非答,到底沒辦法真把心底的肉麻話拿出來說。相對而言捨不得這個詞還算用得輕了。

 

「我也是。」葉修難得沒繼續打趣,正經地回道,按在邱非背上的手加重了力道。

 

「不過還有半個賽季沒打完呢,再接再厲啊!」葉修搓亂邱非的頭髮,兩人分了開來,邱非才發現孫翔不知不覺站到他旁邊來了。

 

「小邱,你家的小夥伴們在等你喔!」葉修晃晃食指圈出後頭一團嘉世新兵(他們有些已經打了不只兩三年,但在葉修眼中還是新,各個羽毛飽滿閃閃發亮),邱非回頭看了看,此時各戰隊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的隊友顯得十分孤單,有些不知所措地等著他這個隊長。於是他重新和葉修道別,又互相祝福幾句,再簡單和孫翔點頭示意後就離開了。

 

這時輪到葉修把會場看了一圈。

 

「輪迴的人呢?」葉修問。

 

「走了。」孫翔乾脆地回答。

 

「哎呀,那我得去廣播孫翔小朋友迷路了請輪迴的大哥哥們趕快來帶你回家才行……」葉修掐著下巴認真思考。

 

「哼!那可能也要順便幫你自己廣播一下。」孫翔冷哼一聲提醒葉修興欣的人也早走光了,現在會場就只剩他們倆。經過幾年鍛鍊,孫翔對葉修的垃圾話是不會再一句句較真得臉紅脖子粗,但不爽的還是不爽,他絕不是妥協更不會認輸。

 

「嘖嘖,一點也不可愛。」葉修無奈。

 

「沒想要你覺得可愛過。」孫翔就更無奈。

 

「一般時候都是挺可愛的啊。」葉修伸手也去揉了孫翔的頭髮。孫翔的頭髮留得比邱非長一些,髮絲柔軟地捲著手指。

 

「……」孫翔表情還是很臭,但也沒躲開,任由葉修左搓搓右搓搓簡直像在幫他洗頭。

 

「看,扯平囉。我揉邱非可還沒這麼用心的,呵呵。」葉修輕輕拍拍孫翔的頭,似乎對這顆被自己抓成後現代頹廢風的髮型很是滿意。

 

「你還讓他抱了。」孫翔說,聽不出來有多生氣,但就是一股鬱悶。說穿了是嫉妒,幼稚得緊。本來他和邱非之間就有微妙的相對關係,自從邱非殺回聯盟之後就偶爾會被挖起當作炒熱比賽的話題。他本來沒在意,邱非怎麼樣他真的都無所謂,遇上了,就努力爭取勝利,要做的事只有這個。但偏偏葉修就相反地好像不在意會死一樣,邱非的比賽看得特別全神貫注,拿到新聞也會先被邱非兩個字吸過去,看完還時不時會和孫翔分享下心得。次奧,干我屁事!孫翔忍著忍著,因為他覺得就這樣炸毛很不成熟。邱非是葉修的後輩,但他可不是。

 

「抱?噢,老韓和老張也抱啊,幾年前在霸圖主場的全明星夜開場抱過一次,今年又抱了一次,在沒人看到的地方說不定這是他們的習慣耶,難道他們倆就有啥麼?嗯……好吧,老實說我也不能斷言……」葉修說著說著,皺起眉頭兀自琢磨起來。聯盟史上最霸氣勇猛的選手韓文清跟他謹慎冷靜的搭檔張新杰是直的還是彎的?好像也是有那麼一點八卦價值在的。

 

「沒意識到也不代表沒有啊……」孫翔則低聲自言自語著。

 

自從當年得到一葉之秋,他就一心想要徹底擊敗葉修以證明自己不只是繼任者,更是個適任者,但並不順利,一開始屢屢吃鱉,即使他自行領悟葉修獨創的龍抬頭,甚至創造了新式龍回頭,還是打不贏葉修。他永遠記得挑戰賽最後的團隊賽中,葉修說的那句話;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

 

然後他離開分崩離析的嘉世,帶著一葉之秋進入當時頭號勁旅輪迴。他知道很多人都覺得他心高氣傲,怎麼可能甘心待在周澤楷無可比擬的光芒之下,但事實上他融入得極好,一槍穿雲和一葉之秋的強攻組合不知道突破了多少戰隊精心設計的陣列。輪迴這個特殊的環境剛好適合讓他親身驗證葉修說的那句話。在周澤楷的強勢下,輪迴其他人好像都成了陪襯,但孫翔一旦身在其中就立刻明白,輪迴之所以強絕對不是因為有周澤楷,而是因為周澤楷有這些隊友。周澤楷確實很強,但卻是因為有隊友的催化,才強得令人無法招架。

 

他一直想成為無堅不摧的新鬥神,猛烈剛毅又靈活多端。他沒有崇拜過葉修,但卻很憧憬他在場上橫掃的姿態,令他年輕熱血不知沸騰多少次。但當葉修變成敵人時,他發現那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絕對不是一蹴可及,甚至不是一人可就。

 

進入輪迴後葉修的存在還是懸在他心上,他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真正擊敗他,不管手速、操作、意識、判斷等都要贏過他。

 

於是孫翔開始有意識地在意葉修的事。葉修發生了什麼或說了什麼,竟然漸漸佔據了他的日常所思所想。起先他覺得他恨葉修,然後是討厭葉修,再來變得想知道葉修在想什麼,不知不覺他好像不討厭葉修了,最後就是像被雷劈到一樣他發現他喜歡葉修。真的就是被雷劈到。

 

那是一次個人賽,經常在守擂的他卻意外對上那時已以團隊賽為主的葉修,然後他贏了。看著紅血的一葉之秋和倒地的君莫笑,他忽然有衝動想跑去狠狠揪住葉修的衣領,大聲告訴他,他發現原來他想要的不單只是擊敗葉修證明自己,而是想和他站在同個地方。

 

勝利與榮耀,那裡的風景說多好就有多好,卻絕不是一個人可以得到。

 

之後發生的事應該要很浪漫,但事實證明現實不是偶像劇,何況對方已經老大不小,又不是什麼與魅惑熟女談姐弟戀的故事,孫翔被早已洞察一切的可恨的葉修套話,真心話一股腦兒地爆出來,藏都藏不住。孫翔好陣子都沒消氣,就是看到「葉子」都可以把嘴巴歪得像要吊豬肉,但一看到葉修本人就又覺得無所謂了,反之就是心頭癢癢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客觀言之就是初戀不解釋。就結果而言總結一句:他們走到了一起。

 

「為什麼就那樣讓他抱了……」孫翔也不是真的生氣,但就是覺得不平衡。他對邱非沒什麼偏見,就是對手沒有其他,但一扯上葉修這就莫名不快了。

 

「小邱很單純的,如果我是他,一想到不能再和這麼強的人比賽了,也會感到悲痛萬千的。」葉修捧心作悲痛萬千柔腸寸斷狀。

 

「那是因為是你啊。」孫翔還是衝動地吐了一句。

 

「哦?你這麼想麼?」葉修開始提問。

 

「……是又怎樣?」孫翔於是開始警戒。這真是一個又不知道要被誘導到哪裡去的節奏,既視感強烈。

 

「那你還猶豫啥?」

 

「啊?」

 

「嗯,抱一個唄。」

 

葉修張開雙臂,一臉理所當然坦蕩蕩地等孫翔抱上來。

 

「不要!」孫翔果斷拒絕。

 

「唉,不可愛不可愛……話說回來了,你和小邱」忽然啾的一聲葉修的話被打斷了,孫翔踏出一步不是抱葉修,而是精準地啄了葉修嘴角一記。

 

葉修一愣。他本來是想既然孫翔不想和他不顧場合年齡談情說愛一場,就乾脆正經八百地作個前輩稱讚孫翔和邱非在剛剛全明星賽時的聯合攻勢,沒想到孫翔卻來了一個吻,雖然是個幼稚的啄吻,但仍然是吻,這可比擁抱來得有份量,就是親密如他和蘇沐澄也是不會隨便親來親去的。

 

既然如此葉修也不躲,攫住孫翔的視線,想著接下來應該要親上嘴了吧,結果等了幾秒鐘卻什麼也沒發生,孫翔好像還在等他把話說完似的盯著他呢。

 

「你和小邱」啾的一聲,葉修的話又被打斷了,不過是換了一邊嘴角。

 

「這是玩哪招呢?小翔。」葉修故意叫得親暱,平常孫翔百分之九十會炸毛嫌噁心,但他這次定定地回答:「繼續說,我在聽。」

 

「你和小邱」這次葉修自己做了一個停頓,孫翔照樣湊了過來,不出葉修所料是瞄準了中央,但被一個手掌格擋住了。

 

葉修得以好整以暇地說下去:「搭檔得挺不錯啊,讓我想到了那年挑戰賽…呵呵,當時他是你的影子來著,今天卻是配合得更好了,主攻和輔攻不是很明顯的情況下節奏很容易亂掉,但顯然你和小周搭檔久了,對於節奏的把握是愈來愈強了。」

 

葉修說著,孫翔也有在聽,他捉過葉修的手腕,沒有再用親吻打斷他,而是把下巴靠到了葉修肩膀上,兩手繞在葉修腰後,但沒有抱緊,比起擁抱更像是倚靠著。

 

「不錯不錯。」葉修伸手拍拍孫翔的後腦杓,順便幫他梳平了剛剛被自己弄亂的頭髮。

 

「我不是你的後輩。」孫翔說。

 

「是哦?呵呵,不然你以為呢?」葉修抱住孫翔的肩膀,消弭兩人之間的距離。

 

孫翔想這時應該要用親吻來當作答案,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葉修臉一側就率先主動吻了過來。

 

待續。

 

後記:

下篇是唐昊x林敬言…如果俺打得出來的話OJZ

俺原本以為只會有一千字,而且CP味不要這麼濃的,可是…很顯然…俺內心渴望翔葉的野馬已經脫疆了。凹嗚~~~~~(馬不是這樣叫的

而且其實俺一開始是想寫唐昊x林敬言的,葉修跟孫翔應該只是配角…配角……凹嗚~^q^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俺到底在做什麼……(揉眼←報告GG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