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03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除了ABO基本上都是原著背景。

 弟兄,葉秋x葉修

 

03.

 

葉秋順利見到了葉修。

 

常常有人問他有個同卵雙胞胎兄弟是什麼感覺?看著對方是不是像在照鏡子?不像。真的不一樣。哪有鏡子裡的自己這麼不聽使喚,你舉右手他偏偏抬左腳?和葉修屁孩鬥嘴似的你來我往辯著的同時,他又有了數種說法來向那些好奇的人分享他不愉快的照鏡子經驗。

 

直到葉秋被陳果領著上樓看今晚要過夜的地方,葉秋才恍然意識到他方才那場和葉修闊別十年的再會,竟一點久別重逢的氣氛都沒有。十年如一日。從十五歲到二十五歲絕對不是有點變化那麼簡單,他們這一日可是忽然就從毛孩變大人了。

 

一定是因為他哥長了十歲的同時臉皮也加厚了十層。曾摸走他付出所有決心準備的行李又光天化日之下偷走他的身份證,如今站在苦主面前仍不覺害臊,真是好個坦蕩蕩的小人。當然葉秋自己表現得也是比預期平靜。二十五歲還稱不上老,但也不小了,二十歲的他好歹會請葉修吃一拳,如今二十五歲的他揪揪對方領子就已經算衝動了。

 

結果只是揪揪領子而已。這十年累積下來的東西回報在對方身上竟然只是揪揪領子而已。葉秋想著想著略恍神,這樣甘心麽?但此時此刻他已經打從心底覺得無所謂了,反正葉修在這裡。

 

葉秋事先已演練過無數兄弟鬩牆好不熱鬧的劇情,但沒有一個喬段實現,反而葉秋心情極好,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明明看到葉修的臉他還是會莫名來氣,但就是像小時候那樣,不是真心覺得討厭,只是想賭口氣,不願折服、不願示弱,以至於無法誠實以對。

 

葉秋還記得葉修離開時他氣極了,沒可能承認的是他同時也傷心透了。他能怎麼說?他能跟誰說?鏡子裡那個少年垮著一張臉,沒精打采的,他說:「我想離開這裡,但不想要他離開。為什麼他不在這裡?」他說得出討厭葉修的一百個理由,卻是基於即使我如此討厭他他還是我哥的無可奈何卻令人心安的堅定。

 

十年過去了,堅定的仍然是那樣堅定。打開葉修買回來的飯盒全是他喜歡的菜,明知道自己酒力不如人卻仍興奮地要了酒喝。他喜歡酒的味道,所以才更容易醉。

 

葉修看到葉秋興致高昂地要酒喝,總覺得心頭涼颼颼的就是不好的預感。當年他離開家的時候也是尚不知菸酒何滋味的,更別說一向比他乖順幾分的葉秋,掂掂自己幾乎難以啟齒的酒量,他不相信與他分享了大半DNA的葉秋能多撐幾杯。

 

結果葉秋倒下去真是在眨眼間的事。葉修想他隨便去競技場撞個玩家也不至於把對方虐得這麼快趴地,看著睡熟得像那酒摻了什麼的弟弟,他搖了搖頭,心底卻油然而生一股熟悉。

 

老實說葉修沒什麼離家多年的感覺。家是家,一直都是家,不管他走去了哪裡仍然在那裡的就是家,不是存在過去而是時時刻刻既在的,自然不用分心神去懷念。弟弟也是如此。他深知弟弟不會莫名其妙就要他回家,更不會哭鼻子說他想他。剛來到興欣時葉秋用QQ傳了訊息,也是因為當時情況特殊,那次以前的歷史訊息可早被系統自動刪除,久遠得不可考了。

 

有都市傳說是這樣子的,雙胞胎都有心電感應,尤其是同卵雙胞胎,會看上同一件衣服、同一本書,甚至是喜歡上同一個人,最威的是還能感知對方的心情或福禍。這是真的麽?葉修覺得這傳說並不是完全空穴來風,但也絕對不是那樣神奇。雙胞胎常常會有這些巧合是有必然可循的。如果和一個人打娘胎裡就一直理所當然地在一起,你能對他多陌生嗎?當然離開媽媽肚子後各自長著健全的兩條腿就不可能再那樣被綁定,但仍是同個巢裡的鳥,朝夕相處得沒有隱私沒有祕密。

 

在這種種前提下討論他們感情好不好是沒有意義的。這段關係得天獨厚、無法替代、毋庸置疑。所以即使分開十年,葉修還是沒忘記葉秋喜歡吃什麼。會忘才難。

 

葉修小口小口地啜著酒,仍一次次苦得皺了鼻子。陳果一看就知道葉修是不怎麼喜歡喝酒的,酒量肯定也沒多好,抓緊這個機會狠虧了葉修一番,雖然葉修不僅攻高,防禦也高得離譜,虧這幾下根本沒多大反應比呵癢還不如,但陳果只管逞逞口舌之快,也算發洩了平常累積起來的仇恨,順便還把稍早葉秋提供的小葉修八卦現學現賣,成功獲得葉修一個往事不堪回首的難得表情。

 

兩人東扯西扯的時間也就這樣過去了,葉秋也總算轉醒,眨著迷茫的雙眼宛如南柯夢後忘記身在何方,看得出來可真不是普通的醉,兩個小時的昏睡仍不夠醒酒。

 

「暈就上去躺著吧!」陳果看不下去。稍長幾歲的她看著葉秋倒也有種想把他當弟弟照顧的衝動,明明已經是個大男人了,醉起來卻很像想裝大人而偷拿老爸啤酒喝的孩子。

 

葉秋暈得走路如初生小鹿,方向不分像中了混亂狀態。葉修和陳果一人一邊頗艱辛地把他扶上樓,在他把茶几指成沙發差點直接癱上去之前,葉修麻俐地把他丟進自己的小房間。

 

葉秋雖然頭昏腦脹但還不至於全無意識,他想抱怨葉修的動作實在有夠粗魯,卻本能地一黏到床就把被子捲進懷裡蹭,也不管樣子好不好看或有沒有禮貌了。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後,更放心地把臉整個埋進枕頭裡。

 

恍惚間他又想起了小時候的事。兄弟倆小學中年級就分了房,但其實一直到初中一年級時還偶爾會跟寵物狗小點睡在一塊兒。葉秋下意識想去嗅出小點的味道,卻只聞到燃燒過的尼古丁殘香,還有更濃的酒味。他來不及分神去想為什麼鼻腔裡的和嘴巴裡的酒味根本不同一氣,睡意已如大潮平穩然而迅速地淹沒他的意識。

 

 

待續。

 

 

後記: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俺不是故意古典言情的,只是因為後天要考試所以滿腦子都是這些東西OJZ

俺肚子超餓的……

這回比之前都還要過場…無言以對。

不如說以後的篇數應該也都是過場、過場還有過場,那麼重點在哪裡?重點?

重點…

重點…

呃………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