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黃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本來以為會短得無話可說,結果……咦?

搜黃葉都會出現秋天變黃的樹葉照片,這什麼真愛的節奏(?????

 

 

看到嘉世掛牌甩賣的新聞,黃少天整個人都不好了。一邊吐嘈自己人家要賣就賣是干你屁事哩,難不成還要先問問你藍雨副隊黃少大大嘛?一邊把新聞拿起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來,掩不住就是很在意。

 

挑戰賽最後葉修帶領的興欣爆冷門擊倒豪門嘉世,讓嘉世的輝煌徹底變成過去式。這個結局黃少天倒是沒有特別意外,因為他本就不覺得葉修會輸。但當昔日葉修帶領的嘉世陷入困境,昔日王朝的衰敗赤裸裸暴露在眼前時,還是怪不舒服一把的,像腳懸著碰不到地,不安得莫名其妙。

 

「少天。」他們現在還在賽期,住在聯盟安排的飯店裡,黃少天像跳針一樣的奇怪舉止同房的喻文州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於公是隊長,於私是好友的喻文州溫聲說道:「有贏就有輸是多正常的事你應該明白。總之,葉秋他是回來了不是麽?我想你應該要開心才是。」

 

「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那個,怎麼說,那傢伙和嘉世、嘉世和那傢伙…嘖!」黃少天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完整了,他自知反常地猛力搖了搖頭,順便啪啪兩聲拍了自己臉頰兩掌。

 

喻文州看著也只能輕輕歎氣,黃少天分明不是多笨的人,被稱為機會主義者的他絕不是沈不住氣的角色,偏偏一遇上和那傢伙有關的事就會整個亂了套。想當初還偷偷摸摸跑去人家網吧幫忙打副本,明明自家要求時都嫌煩,扯些殺雞焉用牛刀云云,當然對他而言去網吧打副本只是順路,像看到路上有牛孩子跑著跑著跌倒了過去扶一把那麼簡單又有人情味的好事,但在第三者的角度看來就只是偏心罷了。那人啞著嗓子喊他少天,說來幫我打副本啊我需要你,他怎麼不屁顛屁顛地就活該被當召喚獸慷慨赴義了呢?

 

謝謝你啊。那時候的那傢伙難得態度柔軟不帶挑釁的,黃少天心底舒服著,卻還是恨恨罵了一句:「別說出去,不然我弄死你啊!」轉個話頭又不禁關心起對方突然退役的種種,結果對方卻又恢復常態打著熟練的太極,讓他怎麼也摸不到中心。

 

我會回去的。他只肯定地給他這麼一句話,黃少天也從沒懷疑地相信了,誰知道那傢伙說的回去跟他原本理解的回去有那麼些個落差,不是以嘉世隊長葉秋的身份,而是興欣隊長葉修。這湯換了,藥也換了,但煮的那個人是同一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嘉世王朝是葉修一手打下的,這話說起來一點也不誇張。現下這個情形簡直就是忽必烈瀟灑西征打下歐亞半壁江山後,卻忽然宣佈不作帝國皇帝而要另建一個小得可憐的方國,這是什麼樣的歷史陰謀還是忽必烈被外星人綁架了?

 

「噢我親愛的隊長您願意聽我說一個藏在我心中已久的小小小的願望麽?先聽聽就好了不要急著答應啊!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我想啊,現在這時間也挺早是不是?這新聞摸在手裡還覺得熱熱的上面的印刷墨都沒全乾呢!所以啊,其實我想說的是­……」黃少天嘴裡不停歇地東扯西扯的當下早已經抓了手機錢包等必要的貼身物品塞進口袋,兩隻腳不住地往門口去,雖然走得那叫一個迂迴宛如戰術走位,以為這樣可以有所掩飾的話真當喻文州是盲胞了。

 

「別說了你就去吧。」喻文州無奈擺了擺手。很快地房門砰地一聲闔上之後,房間頓時安靜得像忽然摘了耳機。喻文州看著茶几上的新聞稿,他相信嘉世不會就此消失,只是物是人非。但大概自從葉修離開之後嘉世就已經不是原本的嘉世了,這是旁觀者很容易看出來的事情,也真的不曉得葉修本人會怎麼想,雖然大概還是那副無甚所謂的死樣子,但心裡頭呢?黃少天大概也不是在擔心嘉世會如何,而是葉修心中的嘉世、或者直說葉修會如何吧。

 

黃少天壓低帽沿,一路上沒想什麼只想葉修,這天秤一傾斜就難以平衡了,何況人的心本來就是長偏的。轉了幾趟車後,硬是在中午就到了興欣網吧附近。他還是沒敢在大白天衝進網吧裡嚷嚷我要找葉修。摸著口袋裡的手機又開始怨恨為什麼對方在這個上至高堂下至奶娃都人手一機的時代竟沒半支手機號碼,找個人也這麼難的?

 

正鬱悶著,卻看到有個馬尾美女從網吧走了出來。黃少天馬上認出那是興欣老闆娘陳果,宛如在海難時遇見媽祖顯靈似地差點沒拜上去。陳果當然是嚇了一跳,她還沒能習慣把這些大神當尋常人士看待,卻也沒驚訝多久,知道黃少天來意是為葉修,反正黃少天不是八卦記者,藍雨和興欣目前也沒啥需要特別照顧的利害關係,也知道黃少天沒少幫過葉修,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就把黃少天帶回上林苑了。

 

葉修看到黃少天來找他,看得出來也有些意外,但語氣還是相當平淡,像是黃少天一直以來都住在隔壁,三不五時來打打醬油是家常便飯似的:「哦,少天啊,吃過午飯了麽?」

 

陳果把葉修房裡的老魏一起拉出去,後者遇見直屬後輩正想開開嘴泡呢,卻就被老闆娘強勢地宣佈下台。陳果憑著女人的第六感推測黃少天是有滿要緊的事想找葉修,想給兩人獨處的空間。黃少天本人沒注意那麼多,倒是葉修向陳果使了一個堪稱感謝但又實在欠揍的眼神,陳果按捺住一種老闆當得像奴婢的鬱結,和老魏一起消失在門後。

 

「嗯?所以少天,你有啥事?不會是特地來恭喜我們的吧?你家隊長同意?還是藍雨派你當代表?這麼上心我是挺感動的……唔!」葉修身子震了一下,因為黃少天兩臂一張很有魄力地抱了上來,猛得像判定強勢的抓取技,不同的是動作就到此為止了,像忽然掉線一樣停格在那裡。

 

對黃少天而言這不是抓取而是像受身一類是操作先於思考的反射動作。所以他這一抱完,兩手嵌著葉修,肉麻地鉗得緊緊的,體溫和他身上的煙味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強烈,他才猛然有了自覺狠狠吐嘈自己:我是在搞毛?但也只顧著在心底糾結,啞巴似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他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他!黃少天他!

 

到底是在搞毛或許還不是此時此刻黃少天最關心的問題。怎麼把葉修抱在懷裡竟怪舒服一把的?他發現自己正拿假想中妹子柔軟又香噴噴的嬌小身軀來與葉修做比較,立馬讓他年輕健康堪稱強壯的心臟觸電般漏跳一拍,之後又開始猛跳如暴走的見紅Boss。這下回不去了。

 

夜雨聲煩黃少天竟沉默了五秒有餘,葉修默數著,雖然看不出來但內心倒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受了一驚。黃少天的動機葉修可能比他本人還清楚,但要怎麼突破這被抓取到一半的僵局也讓他傷腦筋了。

 

「為什麽我會想抱你?」黃少天總算開口了,卻是相當簡短的問句,而且好像沒有要補充的意思。

 

「這問題可刁了。」葉修語氣透露出無奈。

 

「而且我已經抱了。」

 

「確實。」

 

「……」

 

沒什麼意義又有失兩人平常高端垃圾話水平的對話反而讓黃少天淡定了不少,鬆了手臂的力道,卻仍沒有要放開葉修的意思。兩人呼吸在幾句話之間不知不覺竟有默契地同頻了,起伏的胸膛相貼互應,輕輕叩著彼此有著空位的右胸口。平時互動隔著電腦螢幕,如今近在咫尺黃少天才恍惚意識到這幾年來不管他緊跟在葉修後頭追逐多少勝負,也不曾如此接近過他。而他一直想要的都不只是勝負。

 

「葉秋我說…欸,到底要叫你葉秋還是葉修?」

 

「我是葉修,但也是你口中的葉秋。」

 

「所以勒?」

 

「隨便你。」

 

「什麼話!你就不能別迂迴了嘛?這又不是要扯什麼輸贏勝負的,就算你無所謂,對我而言可是挺重要的,不,是滿重要,狠重要,超重要!」

 

「好了好了!」葉修受不了黃少天近在耳際的文字泡攻擊,「我是真心覺得無所謂的,你叫得順就那樣叫唄!」邊說邊試著想稍微推開一些距離卻發現對方紋風不動。

 

「……好吧。」黃少天似乎對這答案仍然不甚滿意,悶悶應了一句後,把下巴支在葉修肩膀上,兩人身高相仿,黃少天瘦歸瘦卻比較有力氣,這一壓壓得葉修喊了一聲重。

 

「可我還是搞不懂。」黃少天無視葉修的抗議,就這樣抵著葉修的肩骨頭說話。

 

「你想搞懂啥?」葉修聳聳肩膀去嗑黃少天的下巴,想要對方知難而退。黃少天輕輕搖了搖頭,頭髮搔著葉修的頸子和臉頰,這下可癢得葉修掙扎起來,黃少天卻像不知道在賭什麼氣,好像一放手就輸了似的,又把葉修圈得更緊了。

 

「少天大,你知道最可怕的問題就是不知道問題在哪裡,那就真的沒救了,就算如榮耀大神我也莫可奈何。」

 

「我才不信你不知道問題在哪!玩戰術的我可熟了!最愛裝傻裝無辜裝不知情!你敢說你不知道麽?你不可能不知道啊不可能不可能!」

 

「喂喂,你的問題我怎麼會知道!」

 

「因為不是我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啊。」

 

「……」

 

「還很有救吧!呵呵!」難得葉修被堵得沒有回嘴,黃少天有種勝利感,喜孜孜地笑起來。

 

「到底是誰在裝傻裝無辜裝不知情了……」

 

「我是真的不明白啊!」

 

「那就別想了吧!」

 

「可是沒個答案我豈不是白跑一趟了?太不划算了!回去怎麼面對我大藍雨的徒子徒孫?」

 

「抱我這一回不是已經值回票價了?」

 

「誰想抱你啊呸呸呸!」

 

黃少天說得倒像是真的挺嫌惡的,兩手卻又重新攏緊。

 

「……欸,少天啊。」

 

「不要又說垃圾話忽悠我,不然我不知道我會做什麼。我可比你年輕不知道幾個年頭,心也沒你髒,乾乾淨淨一張白紙,今天卻落到這般田地,你怎麼對得起我廣大的粉絲和生我養我疼我愛我憐惜我的父母……」

 

聽到黃少天又扯了開來,葉修無奈失笑,抬起手捏住黃少天的臉頰,把這俊小子的臉擠成章魚狀,不得不承認還真有那麼幾分可愛,而且因為對方不再繼續發泡,就更覺得迷人了。

 

「看了新聞?」

 

黃少天默默點了點頭,還嘟著嘴呢。

 

「呵呵,明白告訴你吧,我是挺開心的。」

 

黃少天歪了歪腦袋。

 

「結束跟開始是同時發生的。所以我回來了,不是麽?」

 

黃少天沒太遲鈍,知道葉修是把自己退役後又帶領興欣重回職業圈做比喻。葉修的回應其實在黃少天的預料之中。他知道葉修心底的嘉世是不可能消失的,就算他離開了,就算嘉世易主了,嘉世還是曾經的那個嘉世,甚至會是一個全新的、光芒更加燦爛的嘉世。

 

「所以你就乾脆承認你這趟是白跑了吧,少天。」葉修笑了笑,彷彿佔盡優勢似的語氣。

 

「……」

 

黃少天瞇繫眼睛,眼神道盡不滿。他捉開葉修捏著他臉頰的手,說道:「不管不管不管,就當我來是為了抱你,可以吧?反正你沒差又不少塊肉什麼的,不如說若你真能因此少塊肉你可能還要感謝我你說是吧,看看你肚子上這一大塊,丟不丟臉啊,榮耀大神其實只是個死肥宅!說出去能聽麽?能不幻滅麽?你對得起你廣大的粉絲還有生你養你疼你愛你憐惜你的父母麽?」

 

「那你就別抱了吧,反正肉不會少的,再抱也都是肉,不如我去市場幫你秤包肉給你抱,順便晚餐還可以料理料理吃進肚子裡一舉兩得。」

 

這時候黃少天扁扁的肚子傳來一串果子從斜坡上滾下來似的悶悶聲響。他才回想起來他早餐是邊看新聞邊吃的,所以只吃了一半就丟著不管了,而一路來到這裡也沒停下腳步買什麼東西填胃,現在都已經是飯後午休時間了,不餓才怪。

 

「呵,還真的餓了?」葉修笑得嘲諷意味濃厚。

 

也不知道是想掩飾害羞還是單純洩恨,黃少天又箍緊葉修一次,把葉修抱得幾乎喘不過氣。還沒能掙扎,葉修猛地又是一顫,黃少天埋頭在他白皙的頸子上輕啃了一口,介於癢和疼痛之間的感觸莫名有種暗示的味道。

 

葉修還在顫慄後的僵直,黃少天臉一抬,往嘴角吻了上去,輕得像是不小心劃過去的,但兩人的呼吸都變濃重了幾分。

 

「去吃飯吧,少天。吃完飯後,就乖乖回去,去場上等我。」

 

黃少天沒說話,抓準了葉修慢悠悠眨眼的瞬間,這回堅實地吻在嘴唇上。

 

 

完。

 

 

後記:

天啊,俺原本以為一千字而已,俺原本想著打完就去買午餐吃,結果打完已經快要吃晚餐了(四點半)天都暗囉…^^

啊簡直被附身!誰啊,這誰啊,這打出來的人都是些誰啊,俺又是誰啊(存在主義疑惑

算了(棄械投降

那啥…黃葉真好啊。(貧瘠的詞彙量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


评论
热度 ( 22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