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雙葉弟兄ABO【兼葭蒼蒼】02

*全職高手二次創作。

ABO設定。ABO設定。還有各種捏造!!!!除了ABO基本上都是原著背景。

 弟兄,葉秋x葉修

 

 

02.

 

新年到了,張杰要坐飛機回老家去,葉秋到機場送她,順便請吃了一頓飯,感謝她一年來的辛勞以及期望明年再接再厲云云。

 

葉秋的美麗女秘書拉著行李苦笑著說又要回去被逼問什麼時候成家真夠嗆了!但他看得出來她在無奈之際是相當開心的,半點都藏不住。家庭啊,最甜蜜的負擔,尤其在身背長輩期望的時候。但倘若卸下這負擔的一天來到時,那也是很茫茫無助的。

 

「不過您壓力應該比我還大得多吧!」

 

「習慣了。」

 

「您討厭回家麼?」

 

「如果能徹底討厭就好了。」

 

張杰會心一笑,重新拉好行李上手,欠身道:「新年快樂。」

 

葉秋也報以笑容:「新年快樂。」看著張杰的倩影消失在春節返鄉的人潮裡,他想起有個妄想拎只布包就遠走高飛的十五歲少年。他至今仍然會想如果當時他真離家出走了會怎樣,但隨著年歲增長是愈來愈編不出什麼可能了,想像力以看得見的速度在流失。他是不可能像葉修一樣的。所以他才更想要他回來。

 

前往葉修口中「對面網吧」的交通問題都搞定了,沒什麼困難的,幾乎沒費心、沒花時。這個世界只要有錢,甚至只要有點稍微強勢的賀爾蒙就沒什麼做不到的事,只有還沒發育的孩子會認為想像力是一種力量。(所以不該說想像力在流失,而是他自主地拋棄了想像力。)他將要去見他。(交通只搞了單人單程,他是聰明人。)

 

雙胞胎是什麼概念?同卵雙胞胎又是什麼概念?葉秋身為同卵雙胞胎的一員已二十餘年,卻仍搞不清楚什麼是同卵雙胞胎。

 

從有意識以來遇到的每個人見到他和哥哥葉修總會驚嘆一番,最常見如:「哎呀!好俊的一對孩子!真是一模一樣啊!」但他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和哥哥一模一樣,要不是家教不允許,他肯定會每次都孜孜不倦地反問對方:「哪裡像了?」。

 

既然不能問對方(畢竟對方清一色都是有頭有臉的長輩),他就常常把這問題丟給哥哥。

 

「哥,我們像嗎?」

 

「你沒聽他們說的?不像。而是一模一樣。」

 

「……哥,我們哪裡像?」

 

「我們都有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兩個鼻孔一個嘴巴兩隻耳朵一雙手一雙腳十隻手指十隻腳趾」「哥!我不是問這個啦!」

 

「呵,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問這個呀。」

 

這對話應該是發生在小學低年級的時候,幼稚園剛畢業不久呢。年紀小小就這麼會說垃圾話,葉秋相信這是葉修的天賦(劣根性)。但事實上小時候他是滿崇拜哥哥的,那些垃圾話常常把他哄得一愣一愣的,不是因為他笨,只是因為他總覺得既然是哥哥說的那怎麼可能會錯呢?這種盲目的想法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有什麼肇因已經不可考,直到小學中年級左右,大概是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學會了垃圾話這個詞,才知道原來他哥每次說得頭頭是道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那些話裡,仔細一瞧保守估計可能有五成都是裝飾用語。(比較漂亮的垃圾話,不改它是垃圾話的事實。)

 

無論如何,在大家眼中,他們是一對可愛的雙胞胎。聰慧、機伶,就算偶爾調皮惡作劇也都不失大雅反而惹人憐愛。優秀的家世、優秀的資質,大人趨之若鶩搶著和這對未來無限好的兄弟作個忘年之交不說,就是在同學之間也依然受到歡迎,人稱天之驕子不過如此。雖然幾乎沒人分得出來哪個是兄哪個是弟,反正他們幾乎都在一起,葉修葉秋一起叫就對了。

 

他們有相同的老師、相同的朋友、相同的遊戲,但終究是兩個個體,即使於外於內都極為相似,在興趣嗜好這一塊仍隨著年歲增長朝向不同的方向發展。也是小學中年級開始,葉修接觸網遊,義無反顧地栽了進去,喜歡到把彈鋼琴課當練手速,葉秋對網遊則興趣缺缺。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分歧,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漸漸變少了,朋友群也錯開,甚至葉秋不再叫葉修哥哥,改直接喊他的名字了。

 

然而他們的關係沒有多大變化,葉修還是葉秋的哥哥,儘管只大了幾分秒,但葉秋已經習慣葉修就是哥哥、哥哥就是葉修,不管什麼都會理所當然地先到哥哥那裡,再由他交給他,總是在前面,也總是在身邊。他的不滿或怨懟大多都是帶著撒嬌或徒勞掙扎性質的。葉修極照顧他,從沒真正欺負過他,這他比誰都明白。

 

升上初中後,可能是即將覺醒的Alpha賀爾蒙作祟,那是一段抑鬱難熬的日子,不管做什麼都沒有樂趣可言,好像沒有一件事是順利的,即使他根本沒遇到什麼特別嚴重的挫折,卻無法抑制想要逃離一切的強烈欲望。他想要離家,至少想要離開這個家。在那個年紀有這些想法幾乎是不需要理由的。

 

他向葉修告白(那時葉修依然埋頭在網遊的世界裡),葉修只回問了他一句:「離家後你要去哪?」(葉修大概不會知道這一問惱了葉秋十年。事實上葉秋當時也沒想到。)

 

「去哪都好。離家就好。」

 

「留下。」葉秋記得那是葉修難得、且也是最後一次用那麼認真的語氣對他說話。不是嚴肅,而是真摯,似乎比起說服他更像是想駁倒自己。那樣的語言有著力量,何況聽者是葉秋而說者是他唯一的哥哥

 

「不要走。」

 

「我們一起走。」

 

葉秋篤定地回道,堵得葉修驚訝地說不出話,甚至連葉秋自己也被自己嚇了一跳。但話一說出口就好像已經實現了。他火速打包了行李,少少的,只一包單手拎得起來的布包,很是瀟灑。葉修卻沒有行動,既沒有要一起走,也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葉秋多少有些失望,但不以為意,也不怕他會先一步告訴父母,有不管發生什麼仍勢在必行的自信和決心。

 

葉秋把東西放在床底下,在小時候的玩具箱旁邊。然後在睡前仔細設了鬧鐘,打算在凌晨時披著透明夜色到那陌生的城市偷偷與日出相擁。結果隔天他卻在平常時間起床,茫然面對焦頭爛額的父母。

 

葉修離家出走了,在十五歲的某天夜晚。他在離家前幫雙胞胎弟弟重調好鬧鐘,順便摸走了他床底下的東西,什麼也沒留下地走了。葉秋氣極了,氣到哭出來。哥哥的背叛在心底燒了十餘年,焦炭一層疊一層,火不烈卻不滅。

 

葉秋下了車,榮耀電競界的豪門嘉世俱樂部在他斜後方,他看也不看一眼,只專注探頭望進在新年期間不確定有沒有開張的興欣網吧。

 

背著光他隱約看到有個窩在電腦椅中的背影,他忽然覺得熱,把手臂上的呢子大衣換手掛後才邁步走進去。

 

那人聞聲站起迎了上來,是個繫根俐落馬尾的美麗女性,衝著他嫌一句:「你搞什麼?」

 

葉秋一愣,但很快回了神。他確定自己是沒走錯了,於是扯開禮貌的微笑,不急不徐問那顯然把他和葉修搞錯的馬尾美女說:「請問,葉修是不是在這裡,或者說,是葉秋?」

 

 

 

待續

 

 

後記:

傳說中的日更。天啊,上一次日更是什麼時候?六、七年前吧……

 

俺其實一直不很萌雙胞胎的,尤其長得像的。仔細想了一下為什麼(明明俺很愛兄弟配的),大概是因為會有自攻自受的錯覺吧……

俺覺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真是太不科學了!!!!!心電感應(但也不能太誇張)俺還可以接受,但什麼都一模一樣真的不舒服耶(爆

剛好全職這部作品背景還算真實,所以俺要堅決葉修葉秋兩個人一點都不像的主張(爆)

起碼俺這輩子認識五對同卵雙胞胎,都是愈看愈不像、愈長愈不像的,性格、思考方式或許有類似之處,但真的就像一般兄弟姊妹一樣,頂多只是感情更緊密一些,感覺更沒有祕密、更沒有隔閡一些。何況雙葉其實聚少離多。

俺今天回頭看原作才發現那個瘋癲的(喂)誅仙叫蕭杰,是怎樣,為什麼要學俺用杰這個字(誰學誰啊你說)秘書以後還會有戲份(沒有意義

明明是ABO,究竟俺要多久才能讓兩人有性方面的接觸呢!!!!!!!!!!快了快了,葉修就要出來了,出來就差不多了,他們原作在這新年可是良酒春宵…嘿嘿嘿(←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