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包葉【老大與我之老大的我】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包榮興x葉修~801

 

所剩不多的五月毫不留情地傾注夏季的熱量,等不及六月來接,漫出來似的。葉修穿著短袖單衣,曲著一條腿做著葉秋交代給他的家庭作業,想到做完還有聯盟那裡派的家庭代工不禁略嫌憂鬱。

 

正當他伸展手臂想偷閒點開榮耀時,QQ視窗卻像算準了他鬆懈的這一刻般及時彈跳出來。葉修作賊心虛先入為主以為是葉秋,視窗裡那句「包子有沒去你那?」卻顯然不是出自葉秋的手筆。一瞧,原來是陳果陳老闆。

 

【老闆娘妳是怎麼壓榨人的搞到包子都受不了離家出走?】

 

【誰跟你壓榨!包子到底有沒有去你那?】

 

【沒啊!】

 

【有沒有聯絡你?】

 

【沒!】

 

對面久久沒回應,葉修歪歪腦袋,繼續回:【給他打個電話不就得了,那麼大個人還會被綁架麼?】

 

【就是打了說他要去找你這才敲你的嘛!】

 

葉修皺皺眉,心想找我?找我幹嘛?葉修退役後包子也不是沒來找過他,但總會在前一日捎個通知,即使如此也會被葉秋嫌太突然,第三次時葉秋終於受不了念了他幾句,包子似乎還困惑眼前這個跟老大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不是也該叫他老大,下一次照樣說來就來,可見根本沒聽進去。葉修是無所謂,包子的自由奔放說不上習慣,但也不至於為之一驚一乍了。

 

葉修還在納悶這次包子的反常,該不會真的離家出走?想像揹著長包袱一副天涯淪落人模樣煞是瀟灑的包榮興,葉修不禁失笑。

 

「咚咚、咚咚!」

 

玄關傳來叩門的聲音。葉修立刻領會,不按電鈴而選擇用手敲門的,他真的沒遇過第二個。向陳果送出一句「來了來了」,葉修邊踩著室內拖鞋啪啪啪地迎門去。

 

開了門,室外太陽烤過的空氣送進夏天的味道。葉修抬眼果然對上一雙炯炯的黑眼睛,像太陽一樣又圓又亮又有熱度的,但一點也不刺眼。

 

「老大!」

 

「哎,包子你來啦。」

 

包榮興像外國人一樣親暱地抱了抱葉修當作打招呼,肩膀相碰時還特別用力地撞了一下兩下,真不知道包子從哪養來的這種習慣,在第三者比如葉秋看來,關於葉修毫不抗拒地接受這一點也相當不可思議。

 

確實是很不可思議。葉修暗忖。當不可思議是一種常態,一種平常的狀態,那還能形容為不可思議麼?包榮興就是如此。

 

葉修招呼包子進門,同時快速打量他一眼,普通的短衫短褲和涼鞋,別說包袱了,兩手插在口袋裡蹬掉涼鞋換上室內拖的模樣就像出去散個步回來的自家人似的。雖然以往他來訪也是這樣,最多帶一包老闆娘交代的伴手禮(基本上是要給葉秋的),畢竟他不留宿,總是被葉秋狐疑地問你到底來幹嘛的,而他每次的答案都一樣,就是來看老大的。

 

說得哥好像動物園裡的珍奇動物似的。葉修略感無奈,終究知道包子所有言行皆出自最直接簡單的真心,無奈但不會反感。

 

「所以?這次又是來看老大的?」葉修打趣著問,同時來到客廳,正想招呼包子坐下,卻見包子左顧右盼的,像一隻警戒著陌生環境的大狗。

 

「包子?」包子這反應倒讓葉修奇怪了。

 

「老大,只有你在家?」

 

「嗯,葉秋要晚上八點以後才會回來。」葉修說:「怎麼啦?」

 

「嘿嘿,老大老大!來來來!」包子一掃方才謹慎的表情,興奮地笑著,邊拉著葉修的手臂,像他才是主人一樣把葉修帶到客廳。雖然從葉修的角度而言,包子這樣匆忙急切的模樣讓他聯想到以前飼養過的小狗──當然包子力氣大得多。

 

從老闆娘的訊息到現在被包子半強制地安置在客廳沙發上,葉修的疑問只有不斷增加:究竟包子想做啥?

 

只見包子站在坐著的葉修面前,毫不猶豫地兩手交叉翻起自己的上衣,葉修的位置便剛好能欣賞包榮興線條分明的腹肌……不對,給我看這作啥?葉修驚疑地抬起頭,恰恰包子也低下頭,兩人的額頭差點撞在一起,就差那麼一點點。包子略長的金髮垂在兩側,葉修有被包覆住的錯覺,視角被強制鎖定般無法移開。

 

這距離……有點略近啊?葉修意識到,不禁彆扭起來。

 

「這也太突然了,包子哎,凡事總要講個先後……」葉修打渾似地笑笑,推推包子的肩膀想拉開距離,卻反而被一把握住了手。

 

「老大說得對!」包子義正嚴詞,葉修如果有閒工夫回想的話,應該會不無驚訝地發現包子這樣認真凜然的表情真是絕無僅有。

 

「老大,」包子蹲下身,單膝跪地,從向下看變成往上望,雙手一起握著葉修的手,「請簽收!」

 

「……啥?」葉修完全反應不過來。

 

「老大請簽收!」

 

「簽收啥?」

 

「老大的生日禮物!要先簽收才能拆嘛!」

 

「生日禮物?是什麼?」這麼說來今天確實是五月二十九號,葉修後知後覺地想,但他左看右看包子手中只有自己的手,禮物總不會是包子的上裸吧?

 

「我啊!」

 

「……啥?」

 

「我就是老大的生日禮物!老大!生日快樂!」包子握著葉修的手左搖右晃,像個孩子一樣眼神發亮,好像得到禮物的人是他自己。

 

葉修反芻著包子的話,皺了皺眉頭。到底是誰呢?教包子這些奇怪事情的…沐橙?方銳?魏琛?猥瑣氣功師?無下限術士?

 

「老大…老大不想要麼?」

 

「哎?」

 

「老大……不要不要我嘛……」包子垂著眉眼,不知道是不是葉修的錯覺,總覺得眼睛還濕潤濕潤的,既刺激同情心,更讓人覺得可愛……可愛?葉修搖了搖頭。

                                                                                                          

「老大……老大‥‥」包子不安地愈喚愈小聲。

 

或許也是時候承認了。他在包榮興這個染著一頭金髮小混混模樣的大個兒身上看到了作為職業選手的莫測潛力,包括各種跳脫的思考方式和難以預料的打法;看到了直到他退役的現在仍舊像是雛鳥般老大老大地叫他的模樣,葉秋曾開玩笑地說這小弟也對你這只會宅在家的老大太上心了,他自己也知道,就只是一直沒問清楚。

 

「包子,你說,呃……我該簽在哪裡?」葉修反握住包子的手,問著連自己也覺得難為情。

 

「老大…!」包子感動地猛起身,葉修的手仍然被他牽著,自然而然被他那股不容拒絕的力道拉著站了起來。

 

「噢、唔──…」葉修瞬間無法平衡,腰部及時被包子單手攬過,他抬起頭來,好像理所當然似的,嘴唇就被柔軟的東西堵住了。

 

「啾!」這第一次的吻如蜻蜓點水,卻發出了很實在的聲音。葉修中了僵直,瞪大眼睛看著包子咧嘴笑著,葉修覺得就像被太陽直曬般又熱又有一種被這種熱量充滿而愉快的感覺。

 

「嘿嘿,這樣我包子就是老大的囉!」

 

葉修被包子摟進懷中,靠著他赤裸的胸膛,聽見他有精神的心跳聲。總覺得還需要多點解釋,但葉修只是同樣伸出手環抱住包子厚實的背。算了,也好,反正有的是時間。

 

「老大,現在你要我做什麼呢?」

 

「呵呵,」葉修笑了笑,「既然你衣服都脫了,要做的事只有一件。」然後牽著包子的手大步走進他房間。

 

 

 

五月二十九日,這天午後榮耀神之領域的競技場是一片混亂。

 

『喂,真的假的!那邊那個是散人?』

『如果是模仿大神也太高調了吧?』

『打不贏啊!都刷幾場了!』

『有種說句話啊!』

『呵呵~!』

『……』

 

大家都沉默了。會呵呵笑的人很多,會呵呵笑的散人卻好像只有那麼一個。各公會幹部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並不單純,因為這個呵呵跟他們記憶中的呵呵好像不太一樣,記憶中的呵呵應該是平淡卻藏不住濃濃嘲諷味的輕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語尾微妙上揚像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無憂無慮(寫作無憂無慮讀作腦袋都是洞)……啊,起手招又是板磚!已經有人心裡有底了。

 

 

完。

葉修給包子早就準備好的帳號卡,是散人,裝備著實驗作的千機傘Ver.2.03(關榕飛出品),讓他在競技場大戰數十回合。如果以為葉修退役君莫笑也將退隱江湖,那就太天真了。

「累麼?包子。」

「老大給我啾一下就不累了!」

「咳……你這場打完還是就先來吃個飯吧……」

「我只要老大的啾就可以活下去!」

「……等等,你耳麥該不會是開著的吧?」

 

 

 

後記:

俺只要包葉你儂我儂就可以活下去。

謝謝,葉修、葉秋生日快樂。

今天包子可能會過夜,在五月三十日早上八點時將會發狀態附照片「老大還在睡~老大睡臉超可愛~<3」

然後全世界都知道了。(葉秋會是最晚知道的)


评论
热度 ( 36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