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準他是喜歡他的,說出口就是你的。
全職高手葉修廚。「職業秋狗」
女角廚。包子廚。各種廚…
喜歡玩遊戲,雖然玩不好。
最近的煩惱是徬徨於人生半途不知所從;3

翔葉【方明華怎麼就把狗兒子托給孫翔照顧了呢?】

*全職高手二次同人創作

2014/07/12臺灣全職only無料

 

星期一

  葉修開門看見一隻高度及腰的西伯利亞雪橇犬,抖著鼻子邊嗅邊頂著他的腰。

  「天啊,孫翔,你終於找回真正的自己了嗎?」

  「葉修你什麼意思!」

  孫翔帶上門,不悅歸不悅,就是臭著一張臉還是和葉修一起彎身撫摸這只毛客人。

  「從哪帶來的哈士奇?是你親戚?」葉修注意到這隻哈士奇脖子上有項圈,一身黑白相間的皮毛漂亮又柔順,紅棕色的瞳孔明亮顏色飽滿,肯定是哪家人細心呵護下的寶貝狗兒子。

  「不是我親戚的!是方明華家的。」

  葉修好奇地揚起眉,孫翔繼續解釋:「方明華的老婆有喜了,他就趁著夏休期想兩個人出去玩,之前都因為忙戰隊的事,沒怎麼好好度過蜜月,說是以後家裡再多個人照顧就更沒時間好好玩了,所以啦,想說托給認識的人照顧比較安心,而且你以前不是也養過狗?所以我就答應了……怎樣,不行麼?」

  葉修想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小點哪有這麼大隻,毛也沒這麼長,好照顧多了,但種種吐槽反駁還可能帶點嘲諷的話語在看到孫翔那種小心翼翼卻又要虛張聲勢的表情後一個字也沒漏出來。和這小子交往同居也有幾年光景,反而是愈來愈沒轍了

  「輪迴人才濟濟,怎麼就托給你了?」葉修笑。

  「因為這隻狗認我。」

  「我還以為牠是天生自然熟。那怎麼就認你了?因為有同類的味道嗎?」

  「才不是!牠是一年多前我去幫方明華他們挑的啦!那時候才這麼一丁點大。」

  「為什麼養狗還要人家挑啊?」

  「我怎麼知道,你不會自己去問他們嗎?」

  「那為什麼又偏偏找了你?」

  「偏偏是你的口頭禪麼?也不是特別找了我,就是副隊和呂泊遠都對狗過敏,杜明和吳啟都怕狗。」

  他們根本只是不想被方明華夫妻倆閃瞎狗眼吧?葉修沒有說出口。

  「那小周呢?」

  「隊長啊…對啊,為什麼不找隊長?」

  「……大概覺得帶小周去跟自己去是一樣的吧。」葉修可以輕易想像被小狗狗包圍的周澤楷在方明華問這隻如何那隻怎樣回應都一樣點頭答應的畫面。

  「帶你的話,確實,明華不愧是獨具慧眼的主。」葉修撓腮作思考狀,瞅著孫翔故意打量。

  「哼,我可是一眼就看上小哈了,方明華他老婆也很中意的。」孫翔正面接受,一股得意勁藏也沒藏。

  「小哈?該不會是你取的吧?」

  「不是,是方明華取的。」

  「嘖嘖,怎麼不叫小二翔呢。」

  「葉修你不要拐著彎子罵人。」孫翔抬起小哈的一隻前腳往葉修身上巴,小哈倒是以為要玩的樣子,很興奮地往葉修身上撲騰,卻又被孫翔阻止了,牠歪歪腦袋不知所措地左看右看,葉修的手又摸了上來,牠於是放心地繼續接受撫摸。

  「小孫翔第二,簡稱小二翔,不行嗎。」葉修呵呵笑:「不覺得牠跟你很像麼?」這次換葉修抓起小哈的前腳,墊在小哈下顎處,看牠圓亮的眼睛無辜眨啊眨的,好不萌啊!但對孫翔而言狗就是狗,再萌,還是隻狗。

  「哪裡像了?」

  「看上去很帥,但是──」「你覺得我很帥?你平常應該要坦率點!」

  你倒是聽人把話說完啊。葉修搖搖頭,罷了罷了,帥就帥吧。

  「可是比做一隻狗還是有點那啥,不如跟隊長比。」

  「啊,你承認小周帥啊?」

  「嗯?大家都這麼認為啊!」

  葉修兩手並用輕重有致地搓揉小哈的脖子,只見牠舒服地瞇起眼睛,粉紅色的舌頭就這樣掛在一邊,浪費了那一張精緻的黑白臉譜。人常說,哈士奇是狗界中遺憾的帥哥,看上去很帥很厲害,但其實很傻很單純蠢真……當然,還很可愛。

  「這傢伙有夠重的!不應該再叫小哈了。」小哈大概太享受,整個身子往孫翔腿上側倒,幾乎把孫翔壓得動彈不得。葉修笑,往下搔撓小哈翻出來的白肚子。

 

星期二

  孫翔只不過是午餐飯後去樓下便利店買個冰當點心吃,拎著一袋香草盒裝冰淇淋回到家,就看到葉修和小哈倒在客廳的長沙發上。葉修仰躺著,小哈就橫著趴在他肚子上,一只爪子搭在葉修腰際,另一只剛好拍在胸膛上,而葉修兩手鬆鬆地環住小哈的脖頸。

  孫翔站在沙發頭看著,不由自主皺緊眉頭。心底湧現的這股微妙的不滿是為什麼呢?

  孫翔拿起一盒冰淇淋先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其他冰進冷凍庫,然後硬是往沙發中央一坐,轉開電視沒什麼興味地看新聞台。沙發是夠大,還不至於壓到葉修和小哈,但小哈還是察覺到動靜敏感地甩了甩腦袋,抬頭看了孫翔一眼,對他擠眉弄眼,一副撒嬌求撫摸的樣子,卻換來孫翔冷冷的一句:「這是我的,才不給你吃。」

  「那我的呢?」葉修半瞇著眼睛,懶洋洋的語氣顯得軟綿綿的。孫翔聞言,反而低頭猛扒,一盒八十五克的冰淇淋立刻一點也不剩。

  「都被我吃光了!」孫翔咬著湯匙,也不知道在兇什麼。

  「好吧,沒關係。」葉修邊說邊伸長左手,輕輕拍拍孫翔的腦袋瓜:「我也不想像某人吃冰吃太快然後偏頭痛。」

  葉修才剛說完,孫翔痛苦地抿緊唇,明明應該是甜的冰淇淋在牙根處卻是酸的,直直酸上太陽穴附近,擴散成遭搥打班的鈍痛。孫翔心一橫,也把身子橫著壓到葉修身上,小哈被擠得嗚嗚兩聲,只好從葉修身上退開,縮起四肢卡在葉修與椅背中間的地方,牠倒不是很介意的樣子,還親暱地用鼻子蹭完孫翔蹭葉修。

  葉修揉揉孫翔的頭髮,順便揉揉他的太陽穴,空著的另一隻手則順著小哈的鼻樑往上摸,回應小哈的撒嬌。

  「你比小哈重太多了。」

  孫翔不回答,兩手一撐,葉修才解放地鬆了口氣,孫翔卻又欺上深長的吻。

  「嗯……只有香草口味?」

  「對我而言是香菸草口味。」

  這時因為葉修摸小哈的手突兀地停在鼻梁一半的地方,小哈不明所以地往上一頂一舔,癢得葉修呵呵笑了出來。

 

星期三

  「孫翔啊,要不要一起洗澡啊?」

  「……你說什麼?」

  「要還不要?」

  「要。」

  孫翔蹦蹦跳跳地抱著換洗衣物進浴室,同居一年,除了某些事後之外這可是他們第一次一起洗澡。開門看到正在搓泡泡的葉修,他的情緒卻急速冷卻下來。

  「為什麼你穿著衣服搓泡泡?為什麼小哈在這裡?」

  「我們不是要一起洗澡嗎?」

  「我以為……」

  「你以為啥?」。

  「葉修你給我記住害我這麼期待結果是幫狗洗澡!」孫翔氣急敗壞地喊,幾乎出氣似地狠狠架住看起來非常不情願隨時想溜走的小哈。

  「期待什麼啊你個色小鬼!」

  「我不小,我很大。」

  「沒用的情報可以不用這麼大方提供,我比較想知道現在一葉之秋的三圍。」

  「你明明就很喜、哎喲!」

  葉修拿著蓮蓬頭往小哈身上淋,小哈低聲沉吟,像在啜泣一樣,趁孫翔和葉修說話分心力道減弱時,掙扎地扭了扭身子,身上和著泡沫的水花天女散花醍醐灌頂一樣灑到兩人身上,一瞬間就折騰得半身濕。

  「哎、孫翔你乖點!」

  「該乖的是小哈吧?!帶去給寵物店洗不就好了!」

  葉修抬眼瞅瞅孫翔,孫翔愣著,心忖道是怎了難道他又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只見葉修勾勾嘴角:「那樣不就沒有藉口可以一起洗澡了?」

  「……真的哦!你說的喔!不可以反悔喔!!」

  「好好好,孫大神請好好壓制住紅血的BOSS,等副本結束東西都歸你行唄!」

  「你本來就是我的!」

  「……」面對孫翔摸不清有意還無心的話語攻勢葉修決定採取狗不理策略,專心沖掉小哈身上的泡沫。小哈抖了抖耳朵,不知為何乖了許多。

 

星期四

  孫翔一回家就喊累,趴倒在長沙發上有從此小爺就要這樣過一輩子的氣勢。

  「今天遇到誰啦?」葉修問。他知道孫翔今天是去公會上線幫忙搶BOSS了,畢竟他也在線上。

  孫翔頭也不抬,話也不應,只往前直直伸出雙手。葉修頗無奈地搖搖頭,他確實是明知故問,今天輪迴公會的對手是迎風布陣帶領的興欣和聲勢異常猛烈的藍溪閣,就是因為藍溪閣裡有個文字泡特別多的劍客,就連老魏都不大受得了,何況孫翔?葉修姑且抱持深切的同理心,姑息孫翔大爺的任性,坐到沙發頭,接過孫翔的雙手,幫他按摩身為職業電競選手運動最多也最重要的部位。

  孫翔側著頭偷看葉修,葉修低頭輕重有致地按捏他的手,看上去認真又專業得不輸他坐在電腦前打榮耀的時候。葉修很會做這種事,明明這些按摩的方式孫翔也很清楚,給葉修按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不僅感覺舒服、放鬆,更像是從每個指頭和指節之間清出各種不堪使用或不必要而多餘的垃圾或雜質一樣,大概就像回復術與治癒術的差別,甚至可以說是復活術的等級也說不定。

  葉修第一次幫他按摩是在某次對霸圖的第三場延長賽之後。那時孫翔擂台賽和團隊賽理所當然地都有出場,只是擂台賽對上結合張新傑的謹慎和韓文清的勇猛的宋奇英,雖然最後還是贏了,卻打得特別累。賽後孫翔第一次感受到強大而難以恢復的疲勞感,就是那時葉修主動幫他按摩,按摩完之後他覺得可以再打十場,雖然事實是和葉修往床上妖精打架去了。後來只要是消耗特別顯著的比賽之後,葉修都會主動提供這個特別服務(至於每次都換得妖精打架這不是葉修預期中應該要發生的事),孫翔喜孜孜的,覺得這是身為戀人的特權,還在隊員面前「不小心」大肆炫耀過,打著和葉修浪漫密戀的主意殊不知早已眾所皆知。

  孫翔享受地閉起眼睛,意識緩緩下沉,幾乎要入睡,小哈卻很即時地歡欣雀躍地蹦上他的背,是想要一起在沙發上休息的意思,只聽見孫翔一聲慘叫,把小哈嚇得在他背上亂踏了好幾步。

  「你看,小哈多貼心,連背都幫你按摩到了。」葉修沒良心的哈哈大笑。

  孫翔不滿地唔唔呻吟,但還是維持著原本的姿勢,兩手朝像葉修伸得直直的。小哈也總算靜了下來,嗚嗚抱歉似地低吟,又求饒似地在沙發邊緣向著孫翔翻過來又翻過去。葉修笑:「好乖好乖。」得到一人一狗瞇細眼睛心滿意足的表情。

 

星期五

  孫翔到訓練營當暑期特別指導員,葉修就牽著小哈跟著去了,說是要讓小哈跟小朋友玩,當作運動,也讓小朋友們在休息時間有事可作,孫翔也就隨便他,結果小朋友們看到小哈很興奮,看到葉修更是幾乎陷入瘋狂。

  「哇!」「是葉修!」「是真的鬥神!」「好強!」

  什麼真的鬥神,難道還有假的嗎。葉修苦笑,邊輕摸一次看到這麼多人圍上來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哈安撫牠,邊往旁邊瞧孫翔的反應,果然孫翔對著小他最少七歲的少年們炸了毛,內容卻出乎葉修意料:「你們樂什麼,葉修葉修鬥神鬥神的,又不是你們的!」

  「什麼不是你們的,鬥神是個東西可以爭所有權的麼?」葉修忍不住吐槽。

  孫翔盯著葉修看:「是我的。」

  孫翔小朋友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葉修只能調整心態按捺極想繼續吐槽孫翔的深層欲望,故作揶揄打算敷衍地結束這話題:「對啊,一葉之秋現在是你們孫前輩的,鬥神是他的是他的。」

  孫翔癟著嘴似乎不甚滿意,和葉修在一起三年了,偶爾還是能感覺得出來葉修分明在忽悠他。

  「你早知道會這樣才跟來的?」孫翔不滿地質問。

  「不是啊。」葉修搖搖頭,連小哈也歪著頭一副難道我錯了嗎的無辜表情。

  「哼……」孫翔懷疑地瞇細眼睛。

  「我以為小朋友都不會知道我是誰了。」葉修老實說。

  「怎麼可能!第十賽季是誰六秒半終結輪迴連冠的?」孫翔氣道。

  「對啊,孫前輩總說那是他永遠忘不了的六秒半…」「啊!少囉嗦!」孫翔煩躁地對小朋友們吼,小朋友們大概早就習慣了,反而嬉笑成一團。

  「那麼令你難忘?」葉修笑,沒那個意思但在孫翔看來就是很無賴,而真正有問題的大概是會覺得他無賴得有那麼點可愛的自己。

  「嘖,少得瑟了,有種現在馬上來一把!」孫翔挽起袖子,幹勁十足。

  小朋友們卻一臉嫌棄,一邊簇擁在小哈身邊摸摸抱抱,一邊眨著一雙雙小狗似的眼睛懇求道:「不要啦!葉神前輩來指導我們嘛!」

  「什麼葉神前輩!你們這些狗腿小鬼!去去去,去坐好開始練習!」

 

星期六

  葉修說要帶小哈出去遛狗,孫翔花了一點時間挑外出服,難得葉修主動提要出門,平常除了採買生活物品外,都是又強迫又要脅再兼利誘與無自覺的懇求才請得動葉修離開電腦離開家,如今由葉修開口,孫翔不由得多了點意識。

  葉修在玄關幫還沒出門就已興奮搖尾不已的小哈扣頸繩,孫翔忍不住說:「看不出來你真的這麼喜歡狗,明明平常那麼懶得出門的人。」

  「呵呵。」葉修笑笑。老實說他本來意思是要孫翔帶小哈出去遛遛而他將擔以看家的重責大任,結果看到孫翔興致勃勃的樣子,他知道孫翔的心思,與他原本的想像必定南轅北轍。他們其實是溝通不良的一對,總是不斷誤解,最後卻不是誰先讓了誰,誰又做了妥協,而是一種負負得正的平衡。

  「聽說不帶出去走一走會很容易生病。」

  「那你平常應該也要跟我出去走一走!」孫翔抱怨,似乎沒有自覺這句話聽起來有多像撒嬌,就是葉修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回。

  換上休閒鞋,孫翔朝葉修伸出右手,葉修很自然地把小哈的牽繩交到他手中。孫翔楞了楞,不滿地揚起眉毛好像要說些什麼,深吸口氣後卻又認命似地順勢帶著小哈往外走。小哈甩著尾,哈著氣,腳步輕盈。

  往往公園的路上遇到不少遛狗的人,不知怎地每對都是年輕的情侶,看得葉修有點窘,因為感覺到身旁的孫翔愈來愈興奮。遛狗約會!孫翔心裡只剩下這件事,就算小哈有點雀躍過頭難以控制,他也心情好地任由牠把牽繩拉得老長。

  到了公園,孫翔拿出方明華提供的道具──小布球和飛盤。小哈認得這兩個東西,眼睛發亮地看著孫翔,尾巴搖動的頻率快到簡直剩下灰色的殘影。

  孫翔沒指望才剛到公園就往樹蔭下椅子上一坐的懶宅葉修,只能脫下外套自己來,對著寬闊的草地又是扔球又是丟飛盤的,小哈幾乎等於把整個公園跑了兩三遍,仍然興致高昂,繞著孫翔又跑又跳,還不停頂撞孫翔的手,嗚嗚呻吟彷彿催促著再一次再一次,反觀孫翔丟得汗流浹背,畢竟是夏天,太陽辣得很。

  「休息一下吧?」葉修遞來旁邊販賣機的罐裝運動飲料。

  「不管,換你來!」孫翔一手接過冰涼的鋁罐,一手將布球塞進葉修手裡。

  「哎,好吧。」

  換孫翔一屁股坐到公園鐵椅上,拿著鋁罐往脖子、手臂上冰,好整以暇看踩著涼鞋的葉修簡直是被小哈推著走一樣慢悠悠地走到草皮邊,心想葉修真是不適合這種健康活潑充滿動感的場面,倒想好好看看總是窩在電腦前戴著耳機啪啪啪敲打鍵盤的葉修是怎麼和大型犬在公園玩我丟你撿的。

  葉修的左手輕拍小哈的頭頂,拿著球的右手則規律而緩慢地上下擺動,充分吸引住小哈的注意力,小哈隨著葉修擺手的頻率上下點著頭,兩顆栗色大眼睛裡倒映出兩顆圓形物體。整個世界只剩下球值得追逐。

  葉修默數一二三,右手往後一拉,小哈彎起後腿作衝刺準備,專注得連前一秒還搖個不停的尾巴都繃直了。在葉修的手臂往前伸展出去的瞬間,小哈便往那個方向的草叢衝去,迅如風疾如電。

  孫翔一愣,就看葉修又慢悠悠地走回來,坐到他旁邊。

  「我忽然想起肖時欽說過你心很髒。」孫翔看著在草叢中鑽過來鑽過去還不時往地上扒挖看來焦慮又歇斯底里的小哈,眼神略帶同情。

  「什麼?他怎麼能那樣說我?誰心髒呢到底!哪天該找他好好釐清這個誤會。」葉修把小哈想找的球放到孫翔腿上,正經八百地說。

  「臉不紅氣不喘。」孫翔表示不屑。

  「辛苦你了。」葉修一樣臉不紅氣不喘地笑笑,然後伸手把孫翔因為流汗而不自然地貼在眉心的瀏海撥回原本的位置,孫翔撇過頭自己伸手重撥一次,他的臉紅心跳姑且還可以怪在小哈身上。

  孫翔站起身,晃晃手中的球呼叫小哈,小哈立刻放棄飛奔回來,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被耍了,還是很開心地繞著孫翔蹦跳打轉,看著那顆球的眼神依舊熱情。

  「還想玩?真是玩不膩啊你!」孫翔無奈,用力搓了搓小哈的頭。

  「因為喜歡囉,你看牠閃亮亮的眼神。」葉修笑。

  「再喜歡,一直玩還是會膩的吧?不然好歹要換新的吧,這球都這麼破了。」

  「會膩的話,就表示沒那麼喜歡吧,新的可能會更好,但也可能沒有舊的好。」葉修拿過球,這次很正常地往草地拋了出去,小哈自然同樣反應迅速,球還在半空畫拋物線,就被牠跳起來一口咬住了。

  「這就是真愛啊。」葉修回收佈滿小哈齒痕傷痕累累的布球,如是結論。

  「……肉麻。」孫翔不以為然的碎碎念,卻是和葉修一樣想到了榮耀。

 

星期天

  方明華和妻子下午回到S市,趕在晚餐前來孫翔這兒領回愛犬小哈,帶了一袋旅遊地的特色零食當伴手禮。

  「不確定你們需要不需要什麼,就聽內人的話買了些吃的,咱都有先嚐過,都挺好吃的,有甜有鹹。」

  「客氣了客氣了,要不進來坐坐?」

  「謝了,不過等等還要和內人去外面吃晚餐,所以抱歉了。」

  「哎,哪兒的話,我也只是客氣地說說而已。」

  「哈哈,你還是老樣子!」

  「都這把年紀了也很難再有什麼變化啦。」

  「說得也是。但我想心境上還是會有變化的。」

  「呵呵,恭喜你。」

  方明華靦腆笑了笑,看得葉修也忍不住跟著笑。

  「小孫呢?」

  「哎,他不想被你看到他哭出來的樣子。」

  「葉神您又對人家做什麼了……」

  「明華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人家是對你家狗兒子產生感情了。」

  「啊……」方明華半信半疑,還是覺得孫翔八成是為了什麼兩個人的事在和葉修鬧彆扭,但既不好意思問也不好多插手,只好應付著點點頭:「總之謝謝了,幫了大忙!」

  「舉手之勞。反正小哈很乖,可聽話多了。」葉修擺擺手,也不知道那聽話多了是跟誰比出來的。

  方明華拍拍小哈的頭說我們回家吧,小哈卻從剛剛開始一直坐立難安,看到主人要往外走,立刻發出嗚咽似的哀鳴聲,方明華和葉修還沒能有所反應,小哈發揮本能,敏捷地鑽過兩人腳邊,衝向客廳,往躺著孫翔的沙發猛然一躍──

  「小哈!」「哈嗚───」孫翔和小哈幾乎同時叫出來,孫翔用力搓揉小哈身上的毛皮,小哈則熱情地以鼻樑頂著撞著孫翔的臂膀。

  「看來孫翔不是單戀了。」葉修笑。

  「哈哈,從一開始大概就是同性相吸天生一對吧!」方明華也附和著開玩笑。

 

 

 

 

星期一

  孫翔開門看見葉修懷裡抱著一個像熊寶寶填充玩偶一樣圓滾滾、軟呼呼、只有兩個巴掌大的小毛團。

  「看,小二翔,馬麻回家囉!」

  「馬你妹!我是把拔!」

  哎呀,竟然不是先對小二翔有反應嗎?葉修本來還想讓孫翔自己來給他們的狗兒子起個名字的。

 

 

 

<方明華怎麼就把狗兒子托給孫翔照顧了呢? 全文完>

 

 

新後記(?):

原本的目的是賣萌短篇,誰知道呢,俺會寫萌這個字不代表俺理解它是什麼意思

雖然說俺覺得孫翔跟哈士奇超級搭,但老實說要說狗系還是貓系的話,俺覺得孫翔是貓系男子(?

原本想寫本五萬六萬字的翔葉本,構思好了,打了五千多字的開頭,然後期末就到了。真的那麼沒有時間麼?回頭想想可能也不是那樣。這種感覺跟送喜歡的人禮物有點像,俺總是躊躇,患得患失,最後什麼都沒能給對方。

接觸全職約九個月,宛如陷入熱戀般的九個月,很早就心屬翔葉。孫翔的成長與改變至今仍是整部全職給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之一。葉修是名符其實的主角,孫翔在俺心中卻是二主角。老實說俺覺得這兩個人不會是最配的,卻是很適合的。

打這篇無料想像他們同居,就覺得他們與其說是戀人不如說是家人,然後就被自己這種想法萌到歪過去,哈哈哈完全就是俺自己喜歡的一套XD很難想像孫翔和葉修當朋友,但卻可以想像他們成為家人(?)

回想葉修給孫翔的各種錦言佳句,回想對孫翔在嘉世的表現既失望又感傷的葉修,後來到了輪迴,戰法與神槍的雙一組合,葉修曾淡淡陳述孫翔打得不錯,還有最後決戰輪迴,壞心眼地說「用一葉之秋的那個」,唉,葉修…T_T好可愛好喜歡(??????

至於葉修對孫翔的影響那真的是不用再說了……

1644:「 他想贏興欣,更想贏葉修。他承認是葉修,是興欣讓他變得清醒,但這更讓他無法抑制地想去戰勝他們。他希望讓興欣,讓葉修都看看,自己再不是那個被他們擊敗過的孫翔。」

1648:「掌聲響起,來自於職業選手們。聲勢不大,但卻含金量十足。孫翔並不是一個討喜的選手,在圈裡也沒什麼好人緣,第七賽季出道的選手,輩分上也比較靠後。他拿過最佳新人,收到過各種各樣的讚揚,但是這一次,是他第一次如此收到來自職業圈中的,如此隆重的尊重。因為他做到了太多人恐怕都沒辦法做到的事。」

太多人恐怕都沒辦法做到的事。俺最後對孫翔好感度破表大概也是如此…在無比得意之後受到挫折,能不沮喪也不遷怒,重新省視自己並實際做出改變,這樣的孫翔真的很帥…很帥……很帥T_T

俺打什麼文啊,應該寫篇論文……OJZ

 

 

 

前情提要:(提要?)

興欣奪冠後次年,輪迴又入手了一個冠軍,那個夏天,孫翔虛歲二十二,正是躊躇滿志意氣最是風發的時候,他就向葉修告了白,說我怎麼樣都忘不了你,說得好像他們曾經在一起求復合一樣,葉修不明所以,孫翔說你哪日有空出來見個面,對葉修而言就是你哪日有空來輪迴切磋榮耀,葉修心想人家都主動邀請了,不去白不去是吧。豈料葉修主動前往S市,那天行程卻是和孫翔吃中餐然後逛街逛進網吧裡,確實打了幾場榮耀,但孫翔竟然在旁邊上網不知道在查什麼資料,等到覺得有些不對時,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晚餐的地點是西式餐廳,特別有氣氛的那種,進出的都是手挽手的年輕情侶以至於熟年夫婦。就是在這樣的地方,他們倆在時不時會互相平行錯過的微妙應答中,也成了像其他客人一樣那麼一回事。對孫翔而言就是雖然手心汗涔涔也告訴自己這是裡所當然的結果,對葉修而言則是這小孩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卻又打從心底明白看著這小孩走到現在他有時會想還好那時候陶軒選到的是他。或許沒有到命中注定那麼誇張,但兩人的因緣應該還可以持續下去。

又再隔一年的夏天,兩人無事交往到了第二個年頭,一進入夏休,孫翔一個人東奔西跑的也不知道在忙什麼,直到他開始打包宿舍的東西,杜明驚恐地問孫翔你要做什麼,孫翔理所當然地回了一句搬家啊,再曲折地傳了幾天,輪迴經理以至於老闆才知道孫翔竟然要搬出宿舍一個人住,房子都買好了,就只差搬東西,這樣可以嗎,可是又有什麼不可以呢,方明華也住外面啊,那是因為人家成家了,孫翔也可以說是成家,把宿舍的東西該丟的丟不該丟的仍進新家後,最後再加上葉修他的搬家才算完成。

葉修不過拎了一包行李,剛踏進新家第一句話竟然是孫翔你客廳沒有沙發不能招待客人這好意思嗎,其實也只是真心覺得沒有沙發的客廳不像回事,卻被孫翔過度解讀,當場拉著葉修又是做這個又是做那個的,葉修知道反抗無效甚至是會造成反效果的不明之舉,也就配合著做,只是事後揉揉自己的腰就覺得絲絲無奈,都幾歲的人了還搞得像熱戀中的青春期。沒幾天,家具店的人就搬來了一張沙發,超大的長沙發。葉修也不過說了句天啊感覺比床還舒服,就又被壓倒了。你以為買沙發是幹什麼的?為了讓你滿意啊,你不滿意嗎,不是說很舒服?葉修又還能說什麼。


评论 ( 8 )
热度 ( 139 )

© 頹毛說不出口 | Powered by LOFTER